在欧美持续加息收紧流动性的大势下,我们坚持独立的货币政策,不断增加流动性,并配套以各种财政政策,希望能够止住始于去年四季度的宏观经济下探趋势。但效果并不理想,从消费到地产,从企业利润到税收,多项经济指标不断下滑。

财政收入进一步验证了上半年经济弱势。1-5月,我国实现财政收入10.87万亿元,同比下降13.9%。财政赤字达到2.97万亿元,赤字率达到27.3%,远超2021年的21.6%。

仔细梳理1-5月份的财政收支,以下6个方面的情况值得我们注意并警惕。

一、财政收入下滑是经济周期所致,疫情只是加速了财政收入下滑的程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少人提到上半年的经济困难,都习惯性地将之归咎为疫情防控。但实际上,这有失偏颇。因为从GDP增速来看,去年4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就开始收窄。而来源于经济活动的财政收入,自然也受经济下行周期的影响。

我们从2022年“1-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速比较”条形图中清晰可见,虽然全国财政收入(包括基金收入)从3月份开始同比下降4.1%,4-5月份下降幅度逐月扩大,分别为下降31.6%、37.1%。但地方财政收入却是从1月份就开始下降了。1-5月分别下降了4.1%(1-2月)、3.2%、39%、27.8%。

二、增值税、国有土地权转让收入大幅减少和出口退税大幅增加,是财政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2022年1-5月财政收入分项完成情况”条形图上看,增值税、车辆购置税、契税、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收入大幅度减少,同比下降幅度都超过20%以上。特别是规模较大的增值税,1-5月减免退回后,仅收到1.66万亿,同比下降43.4%。由于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行,今年1-5月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收入仅完成1.86万亿元,同比下降28.7%。而出口退税达到8518亿元,同比大增25%,也令财政收入进一步下滑。

1-5月份规模较大的项目中,非税收入、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国内消费税和进口增值税分别完成1.43万亿、2.32万亿、0.66万亿、0.85万亿和0.8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1%、4%、8.3%、10.3%和16.8%。非税收入包括各种罚没收入,大家都懂。上半年所得税的征收基数主要以去年的收入为主。消费税征收的对象主要是烟酒、化妆品、金银珠宝、鞭炮、成品油和其他一些高档消费品等等。

三、进出口对财政收入的贡献率下降了三分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以来,进出口虽然增速在下降,但与其他行业对比,进出口的数据还是比较亮眼的。1-5月,出口8.95万亿,进口7.08万亿,同比分别增长15.5%和2.7%。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9.7%。

不过因为出口退税政策力度极大,出口退税基本抵消了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增值税和消费税,导致进出口贸易对财政收入的贡献比较少。1-5月征收关税1208亿元,征收进口增值税和消费税8538亿元,出口退税8518亿元,进出口对财政净贡献仅1228亿元,同比下降28.9%。进出口的财政贡献率从去年同期的1.18%下降到0.77%,下降了三分之一。

自从我们实行出口退税政策以来,海关、外汇局、公安部,每年都会联手查获一批虚开出口增值税票单案超百亿元的骗取出口退税大案要案,这一方面掺水出口数据,一方面骗取了国家巨额资金。从1-5月份的数据看,出口退税与出口额的比例,即退税率已经达到7.7%,比2021年同期增加了0.8个百分点。这个比例是比较偏大的。

四、财政收入大幅下降,财政支出仍刚性增长,财政赤字急剧扩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5月,包含基金收入的财政收入为10.87万亿元,同比大幅度下降13.9%。其中税收收入7.25万亿元,同比下降13.6%;非税收入1.43万亿元,同比增加13.1%;基金收入2.19万亿元,同比下降26.1%。

但财政收入却毫不受控地刚性增长。1-5月全国财政支出(包含基金支出)达到13.84亿元,同比增长12.4%,比收入幅度高26.3个百分点。其中预算支出9.91万亿元,同比增长5.9%;基金支出3.93亿元,同比增长32.8%。

由于存在办公经费、人头经费、防疫经费等刚性支出,1-5月财政出现赤字2.97万亿元(去年同期为结余3035亿元),为去年全年4.38万亿元赤字的67.8%。赤字率为27.3%,比2021年21.6%的赤字率高出5.7个百分点。

五、地方政府债务急剧扩大,实际债务余额接近50万亿,年财政收入的12.4%要用于付息。

财政部官网6月3日消息, 为了更好满足了交通、水利等长期限项目的融资需要,确保“六稳”、“六保”,1-5月地方发行债券31997亿元,同比大幅度增加65.1%。新增债券发行27024亿元,同比猛增加85.3%。1-5月新增债券发行量,已经完成了全年地方新增债务限额47300亿元的57.1%,同比提高9.8个百分点。债券期限进一步拉长,1-5月地方债券平均发行期限达到15.2年,比2019年增加4.9年。

截至2022年5月底,地方债务余额达到35.98万亿元,同比增加32.3%,比2021年末增长8.1%。

1-5月,财政预算中列支债务利息4413亿元,同比增长10.1%,占同期财政收入4.1%。

此外,截至2022年5月底,我们还有城投债存量13.64万亿元。这笔债务统计在企业分类下,但实质上属于地方政府债务。其还本付息也一直并未列入政府财政支出。

如果合并计算,截至5月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最低为49.62万亿元,相当于37个月的地方财政收入。如果按照4%支付利息,49.62万亿元每年需要支付利息19848亿元,占到地方政府2022年包含基金的全年财政收入(按1-5月平均推算)的12.4%。已经接近承债极限。

六、城投债务风险扩大,需警惕城投债务风险对地方财政的冲击。

城投公司作为地方政府以投资、基建拉动经济的主力军,也是债券市场的主要发债主体。随着经济转入低速增长周期,城投的债务风险开始外露。随着2021年报的公布,近期城投评级被调整降级的案例密集出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Wind数据梳理,近两个月来,共有11家城投公司评级被下调,其中4家城投公司主体评级被下调,7家城投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其中大部分城投公司都存在逾期债务或不良贷款,且多次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

几天之后,城投评级又新增下调。6月29日,联合资信公告称,维持文山城市建设投资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维持“16文山债/PR文山债”的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原因是“文山城投”新增2笔欠息,代建项目建设进展缓慢;公司资产流动性弱;现金类资产规模很小、无备用授信,短期偿付压力很大。

在经济下行,财政收入下降的时期,我们需要特别警惕:城投短期偿债压力增大及出现借款逾期、欠息、担保代偿、非标逾期等负面事件,导致尾部城投企业的信用风险,以及城投债务风险对地方财政的冲击。

【作者:徐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