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近日,国产造车新势力之一的蔚来频繁登上热搜,继测试车坠楼两名试车员身亡后,蔚来又遭灰熊做空。

灰熊认为,蔚来很可能利用一个未合并的关联方来夸大自己的收入和盈利能力,使得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虚增约10%和95%。

对于灰熊的做空,蔚来在6月29日的回应中称,该报告并无依据,其关于蔚来公司的信息包含许多错误、无根据的推测以及误导性结论和诠释。

但蔚来股价依旧大跌11.36%,市值蒸发358.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06亿。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突遭做空前,蔚来还因测试车坠楼事件受到广泛关注,彼时蔚来回应中的措辞一度被指冷血。雷达财经注意到,蔚来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此前也曾多次因发表的言论引起争议。

与此同时,屡次陷入争议的蔚来汽车,还面临着交付量“尴尬”的现状,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诸多对手在交付量上将其甩在身后。

蔚来遭灰熊做空

6月28日,国外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的一纸报告将蔚来送上热搜。受此消息影响,蔚来股价也随之大跌。

灰熊在这份做空报告中称,在纽交所上市的蔚来可能通过一个未合并的关联方来虚增收入、夸大盈利能力,而部分散户投资者正是因为蔚来亮眼的经营业绩对其股票进行了竞价,蔚来的股价也因此实现自2020年以来累计450%的大涨,蔚来借此成为中国最具价值的电动车公司之一。

灰熊在报告中提到,蔚来和一投资者财团成立的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下称“武汉蔚能电池”)为蔚来创造了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营收,进一步助蔚来实现高增长和盈利预期。灰熊指出,在截至去年9月的九个月里,蔚来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被夸大了10%和95%,因此灰熊认为蔚来2021财年的盈利增长中,60%的贡献都源自武汉蔚能电池。

在灰熊看来,蔚来把收取月度订阅费的负担转移给蔚能,具体表现为蔚来没有按照7年的订阅期确认出售电池的收入,而是立即确认了这部分收入。换言之,蔚来提前虚增了7年的收入。若不是销售远超武汉蔚能电池需求的电池,灰熊推测蔚来截至去年9月的九个月的净亏损应该高出95%。

灰熊在报告中表示,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蔚来的净收入超出平均预期33%,收入超出平均预期5%。华尔街预计蔚来2021财年将亏损59.47亿,但蔚来公布的净亏损为30.07亿元,比预期低了约50%,相差29.4亿元。此外,武汉蔚能电池在2020年成立后的四个月里向蔚来贡献了2.9亿元的营收,而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直接飙升到了41.4亿元。

天眼查显示,灰熊提到的武汉蔚能电池成立于2020年8月,蔚来控股有限公司是其幕后股东。除了武汉蔚能外,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沈斐还在多家名字含“蔚来”的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如蔚来能源投资(湖北)有限公司、武汉蔚来能源设备有限公司、武汉蔚来能源租赁有限公司、武汉蔚来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等。

这份报告中,灰熊还直指蔚来的掌舵者李斌与瑞幸咖啡业绩造假案的核心关联方愉悦资本及其创始人刘二海关系密切。此外,灰熊还提到,蔚来的股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面临着Users Trust股票被追加保证金的风险,蔚来的投资者将面临股权在未来被严重稀释的风险。

6月29日,蔚来方面发布公告对灰熊的做空指控进行回应。蔚来表示,该报告并无依据,其关于蔚来公司的信息包含许多错误、无根据的推测以及误导性结论和诠释。蔚来的董事会,包括审计委员会,正审查这些指控,并考虑采取适当的行动来保护所有股东的利益。蔚来首席财务官奉玮也在蔚来社区转发了蔚来的回复公告。

事实上,这并非蔚来首次遭到做空。2020年11月,蔚来就曾遭与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齐名的香橼(Citron Research)做空。彼时,香橼称特斯拉Model Y在中国的定价对蔚来旗下的ES6车型形成压力,蔚来的股价脱离合理范围,存在明显的高估空间,香橼认为蔚来对应的股价只值当时的一半——25美元。香橼做空蔚来的消息一出,蔚来的股价随之产生了大幅波动。

雷达财经注意到,此前灰熊曾针对国内多家公司发布做空报告,跟谁学、58同城、斗鱼等都曾是其“狙击”的对象。

蔚来“祸从口出”

而就在被灰熊做空的几天前,蔚来刚刚卷入两名试车员坠楼的舆论风波。6月22日下午,位于上海的创新港蔚来汽车总部发生了一场让人痛心的悲剧,一辆蔚来的测试车辆从三层高的楼里直接冲出坠落,最终造成了两人罹难。

据蔚来方面表示,其中一人为公司同事,另外一人为合作伙伴员工。意外发生后,蔚来成立专门小组,帮助逝者家属处理善后事宜,并在事发后的第一时间协同公安部门启动事故原因调查分析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事件发生后,蔚来的回应一度引发质疑,被指“冷血”。据了解,蔚来在事发后的首次回应中用了“根据对现场情况的分析可以初步确认,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的表述。后续,该回应中的措辞引发争议,蔚来删除了原来的微博,重新发布了新的回应,将原话修改为“这是一起(非车辆原因导致的)意外事故”。

此后,网络上流传一张疑似蔚来汽车公关总监马麟对此事的回应截图,“喷也好,提意见也好,都是为蔚来好,如果这个都不能感受到,我不配在这个位子上”;“什么时候发声,能不能发声,有具体的原因;话怎么说,那句话该说不该说,都考量过,有各种原因,当然不管什么原因。我的考量看起来不全面,不对;大家的意见,是对的”;“公司上下都很难过,绝不是冷冰冰的,都是我的责任,我们持续改进”。文末,还留下了一句“水军搞不倒我”。

有公关人士表示,企业遇到突发事件后,采取危机公关通常是为了将事件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坠楼悲剧原本就是较为敏感的意外事故,出于对逝者的尊重,企业回应时更应在遣词造句上慎重。

雷达财经注意到,身为蔚来“一把手”的李斌,也曾多次因犀利言论引发热议。

去年12月蔚来新车发布会后的沟通会上,李斌对于燃油车的表态在网络上引发广泛讨论,“我简直就完全不明白现在大家为什么还买油车,多怀旧才会买油车,我实在想不出来除了能闻点汽油味,别的还有什么好?”

对于汽车友商,李斌也是语出惊人多次“拉踩”,“保时捷的工厂肯定不如江淮的工厂”、“捷豹I-PACE卖那么贵,性能也不比我们强啊”、“宝马奔驰的电动车跟我们没法比”、“大家别再去捧特斯拉的臭脚了”、“在中国超越特斯拉没什么难度,就跟亚马逊在中国干不过京东一样”。

公开报道显示,多次创业的李斌,曾有过汽车媒体的从业经历。因此有声音认为,李斌作为曾经的媒体人,深谙营销宣传之道,其多次“出格”的言论,或许是他为品牌及产品营销宣传的“有心之举”。

交付量“尴尬”

今年5月20日,蔚来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正式登陆新加坡资本市场后,蔚来成为全球首个三地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同时蔚来也是首个在纽约、香港、新加坡都上市的中国企业。通过海内外三地上市,蔚来进一步完善自己在全球的资本版图布局。

蔚来2021年的财报电话会上,李斌曾寄语“蔚来希望在2024年实现全年盈利”,但当下蔚来的经营业绩却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蔚来营收为99.11亿元,虽与上一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长,但增速较上年同期却出现大幅下滑,降至24.2%;与之对应的是,理想汽车第一季度营收为95.62亿元,同比增长167.49%;小鹏汽车第一季度营收为74.5亿元,同比上升152.6%。

盈利方面,蔚来也不容乐观。2018年至2021年,蔚来连续四年的净亏损分别为96.39 亿元、112.96 亿元、53.04 亿元和 40.17亿元,今年第一季度蔚来的净亏损达到17.83亿元,与去年同期4.5亿元的亏损同比扩大了295.3%。与此同时,对手理想汽车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仅为1090万元,同比收窄96.97%。

除了不能扭转亏损,摆在蔚来面前的还有销量的疲软。一季报中,蔚来表示今年二季度车辆的交付量约为2.3万辆至2.5万辆,

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蔚来汽车4月、5月的交付量分别为5074辆、7024辆,合计约1.2万辆。若以目标下限的2.3万辆来计算,蔚来第二季度两个月的时间完成52.6%的指标。蔚来汽车若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完成预期的交付目标,面临一定的压力。

而让蔚来更“尴尬”的是,此前曾长期霸榜交付量榜单的蔚来,如今却被并称“蔚小理”的对手“碾压”。虽然同为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的产品矩阵暂不如蔚来完备,但后两者今年5月的交付量均过万,而年初至今蔚来汽车都没能拿出单月过万的交付成绩单。

今年1至5月,蔚来汽车共交付37866辆,同比增长11.8%,而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同期的交付量为47379辆、53688辆,分别实现了111.1%、122%的同比增长。即便是“后辈”哪吒、零跑等车企的交付数据,也将蔚来汽车甩在身后。

面对做空机构的“宣战”和同行对手的激烈竞争,蔚来汽车接下来要如何应战?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