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能堂食,高端餐饮浦江荟提供送餐上门服务,在货拉拉上找人配送,但小费加到了500多元,依然没有人接单;年轻的甜品店老板仔仔,2011年从香港来到上海,2021年终于开起了自己梦想的店,却从30多万储蓄,沦落到负债12万;白家餐厅的老板在上海开了37年的餐厅,头一次返贫了,然而他更担心的是,大家会遗忘上海本帮菜,遗忘这段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