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鸣鼎食之家,往往过着不为我们熟知的生活。翻开《红楼梦》,洋洋洒洒几十万文字从服饰、礼仪到饮食无不体现着大家族的奢华与讲究。 同时我们也能看出一个家族必然会从此衰败的迹象,因此许多开创基业的祖先,在伟大的功业前总是为子孙们深谋远虑做好准备,唯恐其不肖而导致家族没落衰败。就像那位开创了不世功勋的张作霖,无论此人生活在什么时代,我们都不能否认,凭借此人的心胸和手段,都将奠定一片基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历史不乏这样的人物,幼时家贫,不得入私塾读书,为讨生活不得不过早地进入生活,看尽了世人的白眼,尝尽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从孟夫子的笔下的百里奚,孙叔敖等人到汉朝的开创者刘邦,再到大明王朝的奠基人明太祖朱元璋,无不从底层一跃而成为令世人耀眼的人物。张作霖的教育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刘邦实行的郡国并行制,明太祖派遣二十五位儿子镇守边关,张作霖的做法则是从大到小,从里到外培养自己的儿女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却将儿子送往国外留学,为其寻找最优秀的教学资源外。张作霖还从生活的一点一滴中去教育儿子。身为东北王的他,不可能如普通百姓那般住在普通的民居,他命人在辽阳市修建了一块占地面积大约3.6万平方米的住宅,住宅里有大青楼、小红楼多个区域。同时为了保证自身和客人的安全,以及日常的待客要求的满足,张作霖专门聘请了70多位厨子。这70多位厨子的擅长的菜系汇聚大江南北,各式菜系,也就是说无论阁下是来自于四川、山东还是广东、广西,甚至是陕西、山西等西北地区,只要您发话,有爱吃的菜,那保准一会儿给您呈现最地道的家乡味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很多人说要想吃到最地道的家乡菜,您不用东奔西走找餐馆,去张大帅的府邸坐一坐,保证满足各位的口味。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再简朴也不至于如平民一样。张作霖深知其中利害,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贫穷和饥饿而过早地离开人世,所谓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万物维艰。但这些要求适用于家族子弟,总不能也适用自己的部下吧?家庭和工作不能按照统一标准去安排执行,于是张作霖巧妙地将厨房分为东院和西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东的东道主、东家之意,自然是本家的妻妾和子女在东院吃饭生活,西院自然就是侍从、丫鬟之类的人。分成这样,一是为了区分地位,二是为了让众人看一看,自己对待家人和对待侍从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当侍从听说大帅待自己如此优厚时,自然忠义之心日甚盛,背叛之心日减。饭桌上的规矩张学良曾多次回忆家中吃饭的情景,两个规矩让张学良害怕吃饭。平日吃饭里父亲严格要切菜和汤的数量,不能过分奢侈浪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按照惯例,往往是四菜一汤,一家人围在一个桌子吃饭,因为妻妾儿女众多,大家伙吃饭的时候往往是看着大帅的脸色,大帅脸色缓和一些的时候,餐桌上的气氛会好一些,一旦大帅表情凝重,餐桌上自然弥漫着一股愁云惨淡的氛围。张作霖因从小养成的习惯,习惯吃高粱饭,高粱饭不同于精细的米饭与白面,不习惯这种饭食的人往往觉得难以下咽。出身在这样家庭的张学良,加上国外留学生活的体验,这种饭菜往往使张学良无所适从,试图逃离这样的家庭聚餐。然而对父亲的恐惧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他只能一口一口吃着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吃饭的时候还要万分地小心谨慎,万一不小心将饭粒掉到桌上,需要用手或者筷子将其重新拾起,而后放入嘴中。桌面还算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若是不小心掉落地面,按照今天我们的理解,这总不能拾起来继续食用吧?毕竟地面上有大量的细菌。没有在艰难岁月里走过的人,不会真正明白粮食的金贵。当初家庭贫困,父亲饿死,母亲受苦,自己流亡天下,多少次被饿得头晕眼花,险些丢掉性命。那时候命都丢了,那还考虑什么卫生,先救命才是第一要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观念告诉张作霖必须让子孙后代养成勤俭持家的习惯。恐怕后辈中出现不肖子孙,因此常常在吃饭中对其进行监视督促,在锦衣玉食中长大的张学良自然受不了父亲的规矩,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家中吃饭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张学良的悔恨子欲养而亲不待,张学良后来长大成人,西安事变后实际上便以囚犯的身份遭到蒋介石软禁,在那些岁月里,除了家国大义外,他还会时不时想到自己的父亲。父亲死在日本人的阴谋中,临终留下遗言告诉他不能丢弃国家大义。他又想起了陪伴父亲吃饭的那些家常岁月,就像李斯临死前的感言一样:想和儿子一块去南郊打猎,却也没有机会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学良知道自己也终于失去这个机会,父亲日常的监管虽严格,但是为自己品格的养成打下了良好的基调。另一个习惯,父亲最爱吃的两道菜,一道是炖酸菜,父亲吃这道菜,他会经常想起以前的岁月,每一口都是品尝出幸福的味道。另外,父亲最爱吃的菜还有蚕蛹,蚕蛹这种玩意儿,他向来嗤之以鼻。可是父亲还有一个让年少的他无法忍受的问题,就是经常给别人夹菜。父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所以常常把自己最爱吃的菜夹给别人。炖酸菜还可以接受,但是对于向来深恶痛绝的蚕蛹,他根本无法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切都成为过去了,如果还有机会回到过去,去看看自己父亲,他想他或许会吃下父亲夹来的蚕蛹。许多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以为稀松平常,直到岁月将其酿就成美好的回忆时,我们往往会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