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6月27日,保加利亚总理佩特科夫宣布辞职。

6月22日,保加利亚国民议会通过了针对现政府的不信任动议,这也是该国近代史上首次成功的不信任动议。根据保加利亚宪法,政府在此后必须提交辞呈。佩特科夫领导的政府将继续运转至新内阁或看守内阁成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加利亚“我们继续变革”联盟领导人之一佩特科夫

有分析指出,此次不信任动议将是保加利亚政治的分水岭,佩特科夫领导的政府被“推翻”无疑让保加利亚的“亲西方主流”面临严峻考验。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保加利亚政局的剧变或将成为西方国家的灾难,分析人士称,美国总统拜登的“巴尔干危机”已经到来了。

“脆弱而散乱”:执政联盟因俄乌冲突彻底分崩离析

据报道,佩特科夫的“我们继续变革”联盟在2021年的选举中借助支持改革与反腐,抵制能源等俄罗斯商业利益在该国“盛行”的浪潮战胜了对手获得组阁权。随后,与保加利亚社会党所在的政党联盟、“民主保加利亚”联盟和政党“有这样一个民族”结成执政联盟。

作为一名亲西方的总理,佩特科夫上台时表示希望“将保加利亚变成一个正常的欧洲国家”。然而,俄乌冲突的爆发打乱了他的议程。

环球时报援引外媒报道称,俄乌冲突爆发后,佩特科夫领导的政府选择了亲欧盟和北约的立场。这对一个传统上与莫斯科友好的国家来说,这是非同寻常的,但保加利亚执政联盟也因此开始变得不稳定。民主研究中心(CSD)的鲁斯兰·斯特凡诺夫表示,乌克兰冲突“加剧了分歧,削弱了政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月28日,佩特科夫到访基辅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见面

据报道,俄乌冲突爆发后,佩特科夫所在的“我们继续变革”及“民主保加利亚”联盟都主张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并同意修理乌重型军事装备,但保社会党却都对此坚决反对。今年2月,因其拒绝将俄乌冲突称作“战争”,佩特科夫解除了国防部长亚涅夫的职务。

此外,尽管保加利亚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佩特科夫仍支持欧盟对俄制裁,俄罗斯切断了对保加利亚的能源供应量。位于索菲亚的区域和国际研究所所长明切夫认为,乌克兰冲突在 “当前的(政府)危机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在能源运输中收取佣金的保加利亚寡头发现收入被‘剥夺了’,这加剧了政府联盟内部以及商业界与政府间的紧张关系。”明切夫解释道。保加利亚政治学家雅沃·赛德洛夫则补充道,“俄罗斯的举动对保加利亚的影响非常强大,很多圈子都很容易受其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月8日,保加利亚俄罗斯大使馆入口处被泼上红漆

此外,执政联盟内部还在国家预算、邻国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等问题上存在分歧。6月8日,“有这样一个民族”退出执政联盟,导致执政联盟在国民议会中的席位数降为不到半数的109个。

分析称,执政联盟内部的分裂其实在建立之初便已埋下了伏笔,这几乎就是一个“由不可能的伙伴”组成的“脆弱而散乱”的联盟:由于没有一个政党有足够的选票独立执政,它们最终选择联合起来。但在这一执政联盟上台后,却没有一个共同的执政目标,每一个提案都是为了各自政治宣传的目的,使其内部分歧越来越大,最终走向彻底破裂。

对俄立场或转变:亲俄派有望崛起

有政治分析人士称,如果佩特科夫政府最终下台,新政府或将采取更中立的对俄政策。据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爆发后,亲俄的保加利亚复兴党的受欢迎程度有所上升。从目前来看,亲俄政党可能在接下来的选举中表现突出,这将使保加利亚近年来的亲西方共识面临首次重大挑战。

有媒体报道称,随着保加利亚亲西方派政府被“推翻”,美国总统拜登的“巴尔干危机”已经到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加利亚总统鲁门·拉德夫

按照规定,保加利亚国民议会通过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后,具备组阁资格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共有三次组阁机会。“我们继续变革”联盟拥有的议席最多,将再次获得组阁权。若该联盟未能组阁成功,保公民党所在的政党联盟将获得组阁权。若仍未能组阁成功,保总统将授权其他政党或政党联盟组阁。如果具备组阁资格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均未组阁成功,保总统将解散国民议会并成立看守内阁,随后举行新的议会选举。

分析指出,目前在议会内部组建新政府的可能性极小,这意味着保加利亚或将在今年秋天迎来一年半以来的第四次议会选举。而在此之前,被视为普京“盟友”的保加利亚总统鲁门·拉德夫将暂时接管保加利亚政府。而拉德夫的盟友、被解职的前国防部长亚涅夫或将再次“复出”担任看守总理。

这意味着,这个在战略上夹在土耳其、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之间的黑海沿岸国家可能很快会从“乌克兰的重要支持者”转变为“俄罗斯的盟友”。

分析人士表示,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保加利亚政局的变化或将成为西方国家的灾难。在佩特科夫执政期间,与乌克兰武装部队武器系统相匹配的大量弹药通过美国国防部合同,经由保加利亚流入乌克兰。如果拉德夫接管政府,这一安排就会“陷入危险”。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张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