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京的电影《战狼2》中有这样一幕,吴京饰演的冷锋在送着牺牲战友的骨灰回家时却发现战友的老家遭到了强拆,无良的开发商甚至试图用挖掘机捣毁战友的灵堂,最后被冷锋几人阻止,而冷锋也因此入狱,从此脱下了军装。

作为电影中的一幕可能存在一定的艺术修饰在其中,但艺术源于生活,强拆这样的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其实也不是很罕见。今年七月,湖北发生了一场因强拆而起的纠纷,在这起纠纷中甚至还有两人丧生,两人重伤,这是怎么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7月12日清晨,湖北武汉65岁的舒大爷正躺在居住的一个集装箱里睡大觉,他与老伴住在这个没水没电的集装箱里面已经大半年了。突然一阵挖掘机的轰鸣声传来,舒大爷像是触了电一样从床上翻了下来,然后拿上手机就往外跑。

见到朝自己缓缓驶来的挖掘机,舒大爷连忙打开手机开始拍照,这时挖掘机旁边一个像是领头的人看了看舒大爷,然后跟旁边的两人说了点什么,两人点了点头就朝正在拍照的舒大爷走了过去。

他们伸手想抢舒大爷的手机,舒大爷见状立马将手机死死攥在手里,但那两人不肯放弃,试图掰开舒大爷的手,舒大爷哪里是两个年轻小伙子的对手,争抢没多久他就被按在了地上,手里的手机也被抢走。

还没等舒大爷说话,两人就将抢过去的手机摔得粉碎,舒大爷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居住地集装箱走去,再出来时,他手里多了把水果刀,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随后他就冲进施工队一顿乱捅,最后有四人中招,倒在了地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究竟是什么让舒大爷如此愤怒?难道仅仅是因为一部手机?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舒大爷本来在长江边上有一幢三层小楼,这是舒大爷年轻时和老伴用一点一点攒下来的钱修建的,之后舒大爷一家就一直住在里面。

2020年,武汉市区扩建,而舒大爷所在的村子正好被划了进去,拆迁在村里进行得很顺利,房子一栋一栋倒下,村里人也渐渐都搬了出去,但到了舒大爷这里却出了点问题,舒大爷的子女们得知家里的房子要拆迁,便都回到家为这笔拆迁款的分配争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愿意让步,在分配完成之前,子女们都不同意将房子拆掉,而且舒大爷其实心里也有些疑虑,他怕自己离开后拿不到拆迁款,而且新房子的房产证也还没下来,他又怕自己离开后没房子住,因此他家的房子一直没能拆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不久之后一场洪水将舒大爷家的房子给淹了,为了避灾,舒大爷只能先搬了出去,可等他回来一看,自家房子却已经成了一堆废墟,原来开发商趁着舒大爷出去避灾的这段时间将他家的房子给强拆了。

舒大爷看着已经成了废墟的房子是又气又急,于是他找来一个集装箱,然后就住在了自家房子的废墟上,之后开发商又多次前来,想要清理废墟,并且承诺以1.7万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尽快补偿给舒大爷。

但舒大爷不同意,这个价格明显低于当地房价,于是他便一直不肯答应,每次施工队前来,他就用身体挡在前面,不让他们动工,后来舒大爷又多次到拆迁办商量补偿的事,但后来拆迁办的人说他的手续有问题,补偿可能比之前的还要少。

于是舒大爷便报了警,但警方调查一番后并没有得到什么有力的证据,所以这件案子也就一直拖着,于是舒大爷便想着自己去搜寻证据,于是便有了7月12日的那一幕,舒大爷见手机被摔,之前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一下子涌上心头,因此舒大爷才做出杀人的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情发生后警方立马赶到了现场,这时舒大爷还在现场,看起来并没有打算逃跑,随后他就被警方带走。随后警方认为舒大爷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于是提起了公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故意杀人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犯本罪,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死刑。故意杀人作为一种性质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

但故意杀人的动机是多种多样和错综复杂的。常见的如报复、图财、奸情、拒捕、义愤、气愤、失恋、流氓动机等。动机可以反映杀人者主观恶性的不同程度,对正确量刑有重要意义。在本案中,舒大爷是因为长期受到开发商的压迫,最后奋起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法院在为其量刑时也会考虑到这一点,可能会适当轻判,但无论如何舒大爷都是杀了人,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余生将要在监狱中度过。另外强拆这一行为同样是违反法律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规定: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一开始舒大爷的确是在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后来因为一时冲动,将自己推到了法律的对立面,而与法律对抗的结果只可能是被法律制裁,也希望法院能对此事作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