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UM心理咨询能力训练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提问:为什么说俄狄浦斯冲突是神经症的主要冲突?其他冲突,比如生和死,男和女的冲突是很根本的冲突,比较好理解,说俄狄浦斯冲突是基本冲突就不好理解,能不能解释一下?

另外,俄狄浦斯冲突和超我的关系是什么?如果感受到了很强的俄狄浦斯冲突怎么破?

我们讨论过很多的关于俄狄浦斯冲突,大家可能有人听说过,我实际上很不喜欢弗洛伊德对这个冲突的命名,他有卖弄的嫌疑,当然他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人,就是卖弄一下也显得很可爱。

但是对我们后来学习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一点障碍,就是对好多内容我们都需要反复地讲:俄狄浦斯王的这个故事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非得要取这样一个名字呢?等等。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在后来的一些专家,比如说刚才提到与自恋有关系的专家,就是科胡特,还有kenberg这些人,他们就没有在对某一个问题做显摆学问的命名,就是到俄狄浦斯这个地方好像已经终止了。

就是以后我们不需要在做命名的时候,还需要对这个命名的典故做很多的考察,这个有点像中国文化的发展的轨迹。

比如,以前你如果要写一首诗或者词的话,就要用很多典故,这个搞得要看懂一首词的话,还要学习相关的很多的历史知识,结果跟弗洛伊德命名的俄狄浦斯冲突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现在我们看现代诗人所写的那些诗,比如余秀华等等,我们就不需要懂得什么典故,我们只要认识字就可以,然后可以看得非常明白,而且表达的非常清楚。

这就是说一下弗洛伊德的坏话啊,俄狄浦斯冲突,我们如果用一句话来说清楚,就是关于渴望成功,但是又害怕成功之后的惩罚。

这种冲突是可以维持一生的,就是所有的“正常人”,“正常人”跟神经症是一回事儿,这个大家看了65集视频应该是知道的,就是所有的人都有的冲突。

当然有的人会说,比如说科胡特,他说如果父母亲对孩子足够好的话,就没有这个冲突。我在重复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点啰嗦,所以我决定不再重复这个。

当然我又想起来有一个德国的精神分析师,他们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次在汉堡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讨论案例的时候,大家又说了一堆俄狄浦斯冲突,结果中间有一个分析师,现在应该去世啦,一个男的,就是非常厉害的一个人。

我曾经给他当过大概十来天的翻译,真的是一句废话都没有,就是讲课让人非常佩服,所以当他后来生病了,然后让我们都觉得有点抑郁,那他就是那种能够高度概括一件事情的这样一个人。

他在听到那么多人又在老生常谈地说俄底浦斯冲突的时候,就来了一句说:是的,我们总是在谈俄狄浦斯冲突,实际上俄狄浦斯冲突就是一种分享爱的能力。

这句话真的是说得非常好,我们把它跟刚才说的俄狄浦斯冲突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关于渴望成功和成功之后惩罚,把它联系在一起。

因为我们潜意识里面渴望的成功可能是搞定所有的人,自己独享爱,这是早期的在跟父母的关系中的模型。

但是独享了之后呢,又担心会受到惩罚,或者是被强大的对手,就是父亲或者母亲,跟自己性别不一样的那个人反抗,然后他们把我们又搞定了,基本上就是这种冲突。

但是当我们如果拥有了分享爱的能力的时候,那么别人也有爱,所以呢,我跟别人的关系就不会搞成水火相容的关系,也不会有灾难性的惩罚在那里等着。

大家可能已经听清楚了,刚才说的拥有分享爱的能力,是巧妙地解决了俄狄浦斯冲突的剑拔弩张的,就是有你没我,我们俩之间永远要死一个的这种的极端的冲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关于生和死,男和女的冲突,也是在俄狄浦斯冲突的范围里面,为什么?

比如生和死,我想到郭德纲说过一句话,他说你如果能够多活一段时间,把别人对手都熬死了,那么你就是艺术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比如你活到140岁,然后其他几个人分别在140岁以前都死了的话,那你就可以得到全部。

这典型的就是在说俄狄浦斯冲突。

俄狄浦斯冲突就是要自己100%的赢,然后别人一无所知,一无所得。

这就是为什么生和死是在俄罗斯冲突框架里面,当然生和死延伸的内容,要远远高于俄狄浦斯冲突,但是那个部分不是人可以谈论的,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死嘛。

而且关于死亡,我最近也读了一些相应的书,比如死亡是不是到另外一个平行宇宙,诸如此类的这样一些东西,但谈论这些东西,已经超过了我们人类现有的能力。

不过需要说一下,就是探讨这些东西,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大家也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去探讨与生死有关系的东西,如果你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这样的事情的话,也有可能是病理性的死亡焦虑在起作用。

或者是你可能抑郁了,就是要通过对死亡这样的终极问题的讨论,来逃避让你没有办法面对的现实。

男和女就是与俄狄浦斯冲突有关的,都已经到了不用解释的程度了,俄狄浦斯冲突与超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有直接的关系,俄狄浦斯冲突和超我可以说是同时出现的,在我们出生之后几个月之内,超我就慢慢出现了,但是这是克莱因的理论。

我还是倾向于克莱因的理论是正确的,超我一出现之后,就涉及到,如果我不遵守规则就会受到惩罚。大家也看到这就是俄狄浦斯冲突的苗头。

所以没有超我就没有俄狄浦斯冲突。但是你如果问到底超我在先,还是俄狄浦斯冲突在先,这又是一个关于鸡和蛋的问题。

我倾向于你这样理解,就是他们是同时出现的,他们不存在时间先后的因果,而是在某一个节点上面互为因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怎么破?你觉得我们刚刚是在做什么?刚才我们的一系列分析都是在想办法去破,这也涉及到精神分析为什么会起作用的原理。

它的原理是什么呢?

就是因为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都在潜意识层面,所以呢,通过刚才那一通胡说八道,潜意识的东西就上升到意识层面的,然后它就不会在后面搞鬼了,就已经破了。

在精神分析里面,没有一个在我们这样理解了之后,再摆出一个什么样的姿势来获得程序的,就是我们刚才所分析的,所理解的一切东西,就是破本身。

所以你再问怎么破,我认为是一个防御,就是你不想破,所以你故意地错过了刚才仔细听我说了之后就可能破的一个机会,这个我不知道说清楚没。

我如果想象一下,就是在我刚才说了这些之后,你如果再问怎么破的话,我用否定式来回答你怎么破。

我们没有一台机器让你躺进去之后,像粉碎肾结石一样的,就把这个情节给粉碎了,或者是我们也没有这样一个手术床,让你躺下去之后,有精神分析外科医生刀子一动,就把你那个问题的给解决了,没有这样的东西。

但是,也还是有操作方面的建议,这个也是我们说烂了的,就是跟人玩。

我可以肯定地说,就是当你一个人孤独地在家里的时候,摆出一副要面壁的状态,要反省自己的一生,让自己以后能够就是产生革命性的改变的时候呢,你不是在破,而是在保护你的俄狄浦斯情节。

或者再换句话说,就是当你孤独的时候,你是在保护你早年的时候和父母的关系,以及由此形成的人格。

但是当你跟别人玩儿的时候,你投入到现在的跟他人的关系的时候,你就没有保护你已经形成的人格,也没有保护你和你爸爸妈妈之间在早年的关系。

大家现在加入这样一个团体,听我在那里胡说八道,而且相互之间有很多的讨论,你做的这个就是在破,就是在没有保护你过去的关系,而是在用新的关系来替代过去的关系,而关系就是人格。

《咨询观摩体验营》第一期招募中

文字整理: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