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采访时,马洛塔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国米CEO讲道:“是有些俱乐部对什克里尼亚尔感兴趣,我们会平静的评估。我们通常不会让重要球员离开,除非他们自己要求转会……”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同时我们必须考虑财政的可持续发展,因为如今的足球需要真正的财政平衡。引援和出售,是实现目标的重要工具。

这是近期内,巨头第二次从侧面证实国米正在运作什克的出售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种悲哀是:别无选择。

举个例子:国米正在尝试引进迪巴拉,交易陷入僵局已十天,需要某个契机——比如球员贪婪的经纪人安敦放低要求——才能突破。

但有卢卡库托底后,国米并不是没有迪巴拉就过不去,条件合适就签,不合适就不签,日子照样过。

蓝黑军有选择余地,不至于被要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什克里尼亚尔的问题就不同。

大巴黎首期报价被国米拒绝,各界都乐观认为,六月底巴黎会抬价来促成交易,实现“国米得钱、巴黎得才、球员得加薪”的结局。固然球迷会难受,但也勉强可算“共赢”。

然而期待中的“加价”并未如期到来。据法国《队报》等媒体介绍,目前巴黎的转会主管路易斯-坎波斯并不认为必须满足国米7000万+的标价,越拖下去,国米越被动,最终会服软。

底气来源于一点:国米财政形势决定了球队必须卖人,而且越快越好

有“精神股东”表示,不卖又如何?凭什么甩卖镇队之宝还得受气妥协?因为球队说了算的,是那些真股东,巨额亏损摆在那,他们盼钱填亏空,早就盼红了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去年夏季国米在出售阿什拉夫、卢卡库两笔交易的过程中,就体现出了“没选择”和“有选择”两者的不同

去年夏季,国米急需资金去发饷、维持运营,高利贷都借上了,被迫卖人筹资。

球队最初给阿什拉夫标出的价格是8000万左右,国米可以接受一些浮动,但必须是容易拿到的——毕竟国米买下阿什拉夫就花了4500万,卖低了没赚头。

但大巴黎的开价低于国米预期。蓝黑军一开始也是非常乐观,想着堂堂土豪,抬价还不是谈笑为之的事,可是直到最后,大巴黎也没有匹配国米的标价。

只是因为当时国米急需资金解燃眉之急,连“磨价格”的时间都不宽裕,也只能妥协,降价。

最终阿什拉夫的成交价,是6000万必付,外加些浮动。浮动部分虽“号称”1000万以上,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必须得是巴黎夺取大耳朵杯才能激活,还限定了时间,国米能否拿到不好说。

因此去年夏季,很多人都认为,国米卖阿什拉夫的价格有些偏低。这就是“别无选择”,所造成的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的卢卡库交易,国米卖人的价格就很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国米有选择余地,价格好就卖,价格不好,不卖也过得去。

在这种相对宽松的境况之下,国米将卢卡库卖出了1.15亿欧元的高价。时至今日,球市专家们还是认为,如果切尔西早一些报价卢卡库,那么可能国米根本就不会再卖阿什拉夫,或者退一步说,压力小了之后,即使卖,价格也会更高一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夏国米的问题在于:要完成张康阳布置的财政任务,就必须出售至少一个高价球员。这属于“必须卖”的死任务,而不是“价格好才卖”的选择性交易。

所以,可供经理们去施展的空间,本就不大。

如今大巴黎是否加价态度暧昧,国米就被动了。甚至,因为董事会希望资金早些到位,留给国米去讨价还价的时间都不太充裕。

在此前提下,经理们想尽可能卖个好价,这是真正的“地狱难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迪马济奥证实,切尔西也加入了什克里尼亚尔的竞争,这个变数,可能会让国米谈价格的余地略大一些

有英、意媒体专家认为,切尔西此举算是“双重搞价”。

首先,蓝军需要买个优秀后卫,此前他们一直在跟进德里赫特交易,但尤文索价太高。

再者,国米正在和巴黎谈什克的出售,大巴黎的开价低于国米预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国米与切尔西开始接洽,也算是对两队都有帮助——即便两队谈不成,若能压低德里赫特的价格,或抬高什克的价格,这也都是两队乐于看到的事。

在卢卡库交易过程中,国米与切尔西建立了顺畅的沟通渠道,此时出现其他交易的传闻,也算顺理成章。

总之,如果国米只能被迫去推动痛苦的“牺牲型交易”,各界也只能期待国米能多收回些资金,经理们如何完成任务,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