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涉足“造车”领域的周鸿祎,却意外0元对价转让了“黑马”哪吒汽车的股权。

6月26日晚,360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哪吒汽车”)尚有10亿元投资款未支付,对应哪吒汽车3.532%股权。经研究决定,公司将转让该部分投资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0元,受让方有义务向哪吒补足10亿元投资款。

简单来说,360公司原计划向哪吒汽车投资29亿元,但在先后两次支付投资款9亿元和10亿元后,目前尚有10亿元投资款未支付,对应着3.5320%的股权,现在计划将该10亿元投资额度转让。

对于本次股权变更,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回应称,哪吒汽车还是一个创业公司,需要让创始人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而不是完全资本主导,但是现在创始人团队股权太少。

在目前的造车新势力中,“蔚小理”已实现多地上市,零跑、威马也相继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哪吒去年计划登陆科创板无疾而终后,还未进一步披露上市消息。业内预计,股权转让和股改之后,哪吒的上市进程或提速。

雷达财经注意到,“造车”路上,周鸿祎多次强调360不独立造车,而是用自己的资金、车联网安全服务支持别人造车,处于辅助地位的角色。目前来看,面对风口上的新能源汽车行业,360公司除了组建了汽车安全研究团队,为车企品牌提供安全解决方案,其他动作并不多。

有市场人士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安全市场大幅缩水的情况下,造车曾一度被看作360公司打开新增长点的法宝,此次放弃对哪吒汽车增资,或意味着360在造车领域收缩。目前来看,造车或难对360业绩带来较大提升。

放弃10亿增资转让股权

根据360公告,公司拟将持有的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超7999万元注册资本(未实际出资),对应哪吒汽车3.532%股权转让给嘉兴鑫竹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嘉兴鑫竹”)、深圳精诚开阔企业管理中心(下称“深圳精诚”),转让对价0元。

此消息一出,便引起了股民们的热议。有投资者关心,公司放弃投资哪吒是否因为自身资金不足、弥补公司主业的考虑。

对此,360证券部人员回应称,为了配合哪吒的相关的股改以及从公司战略角度出发,公司决定释放部分股权。目前来看,360现金充足。

也有投资者翻出360当年把字节跳动的股份低价转卖的陈年往事,称老周的眼光已经跟不上了。

而这次交易中,360全资子公司三六零私募基金拟分别向嘉兴鑫竹转让4799.66万元注册资本,对应哪吒汽车2.1192%的股权;向深圳精诚转让3199.77万元注册资本,对应哪吒汽车1.4128%的股权。

转让完成后,公司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66%股权。为推进交易和支持哪吒汽车股份制改造等工作,董事会同意统一放弃包括赎回权、优先收购权、追加投资权等特殊权利,授权管理层处理此事。

两个受让方在0元取得哪吒汽车7999万元注册资本后,有义务向标的公司支付10亿元投资金额。

早在2021年4月底,360集团官宣与哪吒汽车合作造车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在这之后,360又因迟迟未正式做出投资动作,一度被外界称为哪吒的“精神股东”。

当年10月份的一纸公告,打破了这种质疑。360宣布以自有资金29亿元投资入股哪吒汽车,合计持有其16.59%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根据最新公告,于2021年5月31日,360实缴的9亿元投资款已完成支付。2021年10月27日,上述29亿投资的 D1 轮交割先决条件已满足,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奇睿天成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随即完成 D1 轮领投方首轮投资款10亿元的支付。

截至公告时,尚有剩余10亿元投资款未支付,也就是在本次交易中受让的3.5320%股权。

资料显示,哪吒汽车并不是周鸿祎首次投资的新能源车。2015年5月,360副总裁沈海寅离职,出任智车优行与奇点汽车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天眼查显示,从2015年的A轮融资至2019年,奇点汽车共进行过11次融资,投资方包括英特尔、联想之星、韬蕴资本和奇虎360等。股权结构显示,天津奇睿天成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直接持有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13%股份。

不过,融资170亿元的奇点汽车量产一再跳票,目前处于股权冻结、被执行的“死亡边缘”。

或为上市做准备

对于这次股权转让事项,各方分别进行了回应。

360在公告中指出,此举是为了优化标的公司股权结构,完善标的公司治理机制,支持哪吒汽车股份制改造等工作。

公告强调,公司与哪吒汽车在车联网安全业务合作进展顺利,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仍是哪吒汽车股东,双方将在网络安全、智能驾驶技术开发等领域持续保持沟通,共同进一步深入研究智能网联汽车安全。

周鸿祎回应《中国企业家》称,哪吒汽车还是一个创业公司,需要让创始人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而不是完全资本主导,但是现在创始人团队股权太少。

哪吒汽车官微公告表示,此次360转让的部分股权的基金,与管理团队形成一致行动人,有利于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经营团队的控制权,对哪吒汽车各项业务的长期可持续经营更为有利。

天眼查显示,嘉兴鑫竹和深圳精诚背后的实控人分别为郝群、王利松,二人和哪吒汽车未有股权或者职位关联。

根据360公告的披露,目前哪吒汽车股权较为分散,最大的三个外部股东为南宁民生新能源产投(14.03%)、北京华鼎新动力(12.3%)、宜春金合(9.98%),背后资方均为地方国资。

而代表创始人团队的桐乡众合、上海哲奥实业加上创始人方运舟合计持股仅7.2%。但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回应《中国企业家》,该持股信息不准确,团队持有的股份超过20%。

哪吒汽车进一步透露出,目前公司正在推进本轮融资的工商变更工作,并将迅速启动公司股份制改制工作。

据了解,股份制改制的目的在于建立产权清晰、权责分明的企业制度,并为企业上市融资提供体制基础及实体资质,这或意味着哪吒汽车将为上市做准备。

众所周知,造车是十分“烧钱”的生意,随着竞争者入局越来越多,需要的资金投入也越来越大。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IPO脚步加紧,“蔚小理”均已实现多地上市,零跑、威马汽车也相继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实际上,哪吒的上市融资也外界预期之中。早在2020年7月,哪吒就曾表示计划2021年登陆科创板,后来无疾而终。今年2月东北证券便指出,哪吒汽车已完成超过20亿元融资,投资方为深创投和中车资本,并计划今年赴港IPO。

公开数据显示,哪吒汽车5月交付量达11009辆,环比增长24.92%,同比增长144%。哪吒汽车1-5月合计交付量49974辆,同比增长213%,行业排名第二位,仅次于小鹏,超过蔚来和理想。

客观而言,上市对实现销量逆袭的哪吒难度并不大,但定位相对低端,产品售价较低让哪吒跟“蔚小理”在营收水平和综合实力上仍有差距。

公告显示,哪吒汽车2021年的营收为57.35亿元,净亏损29.08亿元,扣非后净亏损为30.52亿元。结合360更早的披露,2020年全年,哪吒的营收为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

两年合计亏损42.28亿元,且有扩大之势。目前业内的共识是,想要做到盈亏平衡,一年的产销量要达到10万辆。

但考虑到哪吒品牌向上、高端车型推出后,届时不得不与“蔚小理”直接竞争,这让其过往的低价优势荡然无存,反而不利于销量的增长。站在上市门槛上的哪吒,考验或许还在后面。

造车或难帮周鸿祎再攀高峰

在互联网企业造车大潮中,周鸿祎保持了少见的清醒。

相较于百度合资造车,小米亲自下场造车,360将自己定位为支持别人造车的角色,类似于华为本身不造成,但给车企提供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6月10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周鸿祎再次重申,“360没有造车,我们只是支持别人造车。造手机我都没有造成,造车是很严肃的事情,要找专业的团队来干,我们来给提供整个的后台安全和数字化体系。 ”

他还强调,像“蔚小理”这些造车的企业,未来可能都是360的客户。

不过,华为具备积累多年的ICT(信息与通信)技术,长于算法,也有国内首屈一指的研发实力,而360唯一能打的似乎只有“安全牌”了。

360组建了国内第一支汽车安全研究团队“360Sky-Go Team”,发布了针对汽车网络安全的防护产品360汽车安全大脑、360行车黑匣子等。

2021年11月,360在新车哪吒汽车V Pro上添加了清理大师、隐私保护、手机APP安全加固三大功能,哪吒汽车V Pro也成为全球首款搭载汽车安全卫士的智能汽车。

除此之外,360汽车网络安全的防护产品并未普及到哪吒之外的车企中,也让360的“安全牌”实际价值大打折扣。

事实上,在未来新能源汽车产业中,周鸿祎一直呼吁的网络安全能否拥有一席之地,有不少观点对此持质疑态度。

至少目前看来,新能源汽车面临的首要安全问题,主要聚焦在车辆性能和驾驶的安全性方面,车辆网络的安全还未重要到需独立成一块单独业务来做的程度。

以百度为例,其与吉利合资造车,从自动驾驶入手,在外界看来其最终目标是实现Apollo平台的落地应用,而为此百度从2013年就开始着手准备。

有行业人士认为,360在造车领域并不占据优势,未来究竟能够对公司营收带来多大贡献,还是未知之数。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