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发展伴随着地区经济发展差距,不断扩大的基本现实情况。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出现了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当剩余劳动力开始向城市转移的时候,农民工这个群体也就出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和大基建时代的开启,离不开这个特定的群体,农民工也成为了外资眼中“廉价劳动力”的代表。但如今,“农民工”要改名了,新的名字已经被提了出来,大家知道是什么吗?我们又为什么要对“农民工”进行改名呢?

什么时候开始成为贬义词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理解改名的大背景。正如前文所说,农民工群体为我国的城市化建设和基建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没有他们就没有城市的一座座摩天大楼,就没有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更没有中国制造业的光辉灿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正是这样一群为社会默默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却成为了部分人眼中的“低端群体”。甚至有些父母在教育孩子时都会说:如果不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就只能去当农民工。

当劳动被区分出贵贱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已经出现了一种令人作呕的病态思维。金钱至上的观念下,催生出一批“高贵群体”,带着他们特有的傲慢,俯视着芸芸众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人大代表提出对“农民工”这个群体词汇进行修改。那么新的名字是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答案是新产业工人,这个名字听起来十分好听,给我国广大的农民工换上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既可以避免社会对“农民工”一词的歧视,又可以让农民工群体提升自信心。然而改了一个名字,农民工真的就会受益吗?

要从根本入手

当这个社会对“农民工”一词形成了固有的认知,但“脏、累、苦”成为人们对农民工群体的普遍印象时,改什么名字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们的社会没有从根本上树立起对这个群体的尊重。我们的城市对农民工的接纳程度高不高呢?

2017年,全国农民工的数量达到了2.87亿,转化为城镇人口的数量只有1000多万,占比只有3.4%。我们绝大多数的农民工虽然创造了城市的灯火辉煌,但是却没有办法享受到这份荣耀,繁华的大都市并没有发给他们入场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并且,我国接近3亿的农民工中大部分是没有被纳入到职工养老保险体系中来的。这也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恶性循环正在悄然启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恶性循环

我国广大的农村老人,也就是农民工的父母一辈,是没有一个几千块钱养老金的,他们大部分只参加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每个月只能领到微薄的一两百元养老金。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养老压力将全部由农民工子女承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重压之下,虽然国家有灵活就业险,但迫于经济的重压,他们之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会主动去购买灵活就业险。等到他们老了以后,养老的压力又落到了自己的子女身上,这将形成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将贫穷作为一种群体基因进行遗传。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克用教授就急呼: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事业建设的重点,是要将2亿多农民工纳入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保障体系中来。

除了这个恶性循环之外,未来我国的农民工随着年龄的增长,将更难在城市中立足。国家在2021年就出台过相关的规定,建筑用工男性60岁,女性50岁是一道用工红线,各地方政府也陆续推出了相关的用工年龄规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沿海的众多大厂在招聘员工的时候,也纷纷附上了最高年龄规定。未来,我们越来越多大龄的农民工朋友将没有办法继续在城市打工挣钱,只能无奈返乡。等到他们忙碌了一辈子,突然休息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依然什么也没有积攒下来。国家和社会对这个群体进行一些实质性的帮扶,比改什么名字都管用,我们需要的是务实!

总结

“农民工”要改名成为“新产业工人”,这一好听的名字之下,我们的农民工朋友的福利却没有发生相应的改变。“未富先老”这个名词似乎是为他们量身打造。

我们是不是对这个群体,应该投入更多的关怀目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