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东德一直依赖外籍劳工,其中不少是来自越南的合同工。1980 年至 1989 年间,约有 60,000 名越南合同工居住在东德,其中大部分居住在东柏林。这些照片拍摄于 1990 年,让我们能深入了解越南外籍劳工在东德的生活。

东柏林宿舍里的越南合同工。东德地区为越南合同工建造了单独的住宅区。Werner Schulze 摄

几个人一起住在一个房间的狭小空间里。合同规定越南工人必须住在为越南工人兴建的宿舍里,房间只有六平方米多一点。

几张海报让人想起遥远的故乡。在东德,合同工的使用受到严格的时间限制。他们在东德只能工作四年,然后返回他们的祖国。因此,没有任何计会融入东德社会。

1990 年左右,东柏林一家国有公司车间的越南合同工。1980 年的合同最初规定了为期数月的语言课程和职业培训。然而,实际上,这几乎没有实施。在东德,很是缺乏非熟练和半熟练工人。因此,公司培训新员工是没有意义的。

大多数合同工本身和越南政府也对培训几乎不感兴趣。一方面,这是因为越南往往不存在相应的工业部门。此外,国家对为他们派出的人赚钱特别感兴趣。因为他们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二流入了越南国库,作为“国家重建的帮助”。

另一方面,大多数合同工对培训自己不感兴趣。人们下班后不再阅读书籍,而是试图赚取额外的收入,例如缝牛仔裤。例如,在 1987 年的合同中,语言课程缩短到只有 4 周,并且完全取消了培训。

一家工厂人事办公室的越南合同工。

许多越南女工在东柏林的Progress 服装厂担任裁缝,轮班工作消耗了她们的体力。

由于东德货币不可兑换,越南劳工只得在东德购买商品并寄往越南。自行车、轻便摩托车、缝纫机或摄影器材,这些寄往越南的东西都很受欢迎。

越南外籍劳工在看轻便摩托车。

越南合同工在宿舍给她的孩子换尿布。

直到 1989 年初,当越南妇女怀孕时,她们只能在堕胎或回国之间做出选择。89年以后,一些孕妇才有可能在东德分娩后继续工作——如果公司同意继续工作的话。无人对这些来自异国他乡的男男女女进行性和避孕方面的教育,所以堕胎是很正常的。

现在随着越南经济的快速发展,越南外籍劳工去国外打工的已成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