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25日消息,曼联不能自诩商业经营出色了,其商业经营其实跟球场上的表现一样糟糕。

现在的曼联管理团队,只是在利用曼联的历史积淀在进行经营,而不是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曼联球迷与格雷泽家族关系最紧张的时刻。因为,又到了曼联俱乐部给格雷泽家族分红的时候了。

去年因为疫情,为了保障俱乐部现金流,格雷泽少分了一半,今年要补上。过往每年分红差不多2200万英镑,所以今年会拿走3300万英镑。

曼联名宿加里-内维尔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格雷泽最好延迟分红,把这笔钱用于修缮卡灵顿训练基地和老特拉福德主场。

曼联是纽交所上市公司,很多经营数据都清晰可查。其实现代企业给股东分红很常见,但这些分红的现代企业中,曼联是唯一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

在疫情之前,曼联每年营收规模5亿英镑,其中利润规模3000万英镑。但疫情之后,曼联已经连续两个赛季亏损,2020年亏了2000多万,2021年亏损高达9200万英镑。

前CEO三德子曾在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中说,“球队场内表现对俱乐部实际经营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但实际上,在他离任前的这个财年,因为缺少比赛日收入,曼联亏损接近1亿英镑。

曼联比赛日收入最高的时候达到过1.1亿英镑,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恢复球迷入场,预期获得1亿英镑收入。

但实际上曼联的亏损不仅仅是缺少比赛日收入造成的,还有很多球迷关注比较少的因素,比如,支付贷款的利息。

格雷泽家族买下曼联的时候就使用了杠杆,此后十多年来不断借贷,曼联的债务规模已经高达5亿英镑,每年数千万英镑用于支付利息。

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亏损”就是转会市场的操作。过去十年曼联买人花了10亿英镑,但出售球员没赚太多钱,导致每个赛季在球员买卖方面都是亏损。

三德子和现任CEO阿诺德都擅长赞助商开发,但随着曼联战绩不佳,下赛季欧冠都参加不了,曼联的商业收入也会有所降低。

这家俱乐部的问题不仅仅是换一个主教练就能解决的,体系的迟滞慵懒,体现在今夏的转会市场运作。利物浦曼城的转会基本都要结束了,而曼联还没有真正的大动作。

博格巴、马塔、马蒂奇等球员离队,但德容、安东尼、卡拉斯科等一大堆与曼联传出绯闻的球星,一个都还没来!

两周后夏训开始的时候,滕哈特手里还是上赛季的残兵败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