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传统观点,美国新任总统上任,与公众之间会有一段所谓的“蜜月期”。

但是,对于拜登政府来说,这段“蜜月期”特别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任,到了当年8月,拜登的民调就出现了“死亡交叉”。自此以后,拜登的支持率就再也没有超过不支持率,而且呈现出日渐扩大的趋势。

这对拜登本人和民主党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拜登政府的“蜜月期”特别短,主要跟两个因素有关:

第一,“先天不足”。从特朗普开始,美国社会极化现象非常严重,特朗普大大推进了这一进程,导致拜登上台后,共和党支持者自始至终都对他不太感冒,而且很多人相信了特朗普说法——拜登是靠着选举舞弊才当上总统的;

第二,“后天失调”。拜登政府的执政能力实在是太差了。2021年8月,拜登政府上台才7个月,就出现了“喀布尔大溃败”。美国在阿富汗打了20年的仗,最后“夹着尾巴逃跑了”,完全不顾及阿富汗人民的死活,甚至连北约盟友都没有沟通好,导致喀布尔机场出现了各种混乱。这也是拜登民调出现“死亡交叉”的时间点。

美国很多人经历了特朗普疯狂的四年后,原本期待拜登上台,可以让美国回到“美好的旧时光”,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所谓美好的日子,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拜登年迈,精力严重不济,加上核心团队人员的问题,导致拜登政府的执政能力之差,应该是创了多年来的纪录了。

拜登混迹华盛顿四十多年,是美国政坛的“老油条”,其核心团队很多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拜家班”人选,包括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利文等。这些人,无论是资历、经验和能力,在美国外交和国安系统内,都不算特别出众。

拜登为了体现所谓的“政治正确”,人为在执政团队内部搞多元化。大家可以回忆一下,美国国防部长可是一个绝对关键的角色,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出尽了风头。但是,拜登的国防部长奥斯汀,俄乌冲突搞成这样,你听说过他有什么特别出彩的表现吗?

拜登执政已经接近一年半,无论是从内政还是外交来说,都没有太出彩的表现,反而是美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目前处于40多年来的最高点。

在美国民众非常关心的经济、移民、外交三大议题上,拜登的不满意度都明显超过了满意度,差距分别是26.6、13.3、23.3个百分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多年来,美国民众一直认为,国家处在错误的发展方向上。在拜登政府执政一年多之后,这问题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认为美国国家处在错误发展方向上的民众比例高达69.3%,大大高于认为国家处在正确发展方向上的22.7%。

拜登曾经以“疗愈者”的身份登上美国总统宝座,但美国社会极化、对立、撕裂的现状,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拜登也无能为力。

从民调来看,不仅共和党的支持者对拜登非常不满,大批中间选民也正在抛弃拜登。

美国总统执政两年的时候,都要面临国会中期选举的大考,拜登也不例外。

2022年11月8日,美国将迎来两年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从民调数据看,民主党丢掉众议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丢掉参议院也有很大概率。

美国选民通过中期选举“惩罚”执政不力的总统所在的政党,是一个惯例。

今年的民主党,日子会非常难过。

丢掉国会一院或者两院的多数席位,对拜登来说,将是一个严重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共和党已经可以在众议院中稳拿223个席位,超过了获得多数需要的218个席位,另外32个两党都有机会争取的席位,即便全部被民主党拿下,也无济于事。

参议院,共和党目前稳拿47席、民主党稳拿46席,还有7席两党都有机会。但凡共和党运气稍微好一点,民主党也将失去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即便是当前,民主党明明在众议院拥有多数席位、在参议院也依靠副总统哈里斯关键一票拥有多数,但拜登提出的很多计划,包括那项雄心勃勃的重建计划,也因为民主党内部分裂,而迟迟无法获得通过。

想想看,今年中期选举过后,当共和党控制国会一院或者两院之后,拜登将会面临多大的困难。

到那个时候,共和党一心一意想的就是让拜登政府做不成事、出丑、失败,这样才好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中占便宜。

这就是美国两党执政的政治体制,演变到现在的“异化”。对于两党来说,国难当头,能不能同舟共济,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怎么让对手失败、怎么让自己捞好处,才是美国政客做事的最大动力。

对于中国国内的民众来说,评判拜登,有两点是绕不开的:

第一,拜登政府在俄乌冲突中的表现,可谓因小失大。一些人觉得,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发动盟友对俄罗斯进行极限制裁,这显示了拜登政府对盟友依然拥有强大的调动能力。但实事求是地讲,2021年年底前,拜登政府拒绝跟俄罗斯进行严肃、认真的谈判,把局势直接推向冲突,这在战略上对美国来说,一定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从短期看,美国在调动盟友、打击俄罗斯方面,收获颇丰。美国通过流干最后一个乌克兰人的鲜血,去消耗俄罗斯,实现“以乌制俄”的目标,基本做到了。美国通过煽动欧洲对俄罗斯的恐惧和仇恨,实现“因俄控欧”,也基本做到了。

但是,当前,俄乌冲突进行了4个月,乌克兰在战场上异常艰难,接下来将损失45%的国土,美国怎么跟乌克兰人和盟友交代?

通过乌克兰,很多人都看清楚了,原来美国对自己所谓的盟友,支持也就是这样了。

即便是连台湾民进党一些人,也看清楚了,当美国的棋子没有好下场。

美国想“因俄控欧”,让欧盟承担制裁俄罗斯的巨大成本,导致欧盟国家通胀飙升,欧盟国家的政客和民众,再傻也看得出来,目前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如果俄乌冲突继续进行下去,欧盟承担的成本越来越大,特别是到了今年冬天,欧盟一些国家连供暖都成问题时,看看还有几个欧盟国家的政客和民众,还会继续支持乌克兰跟俄罗斯死磕。

美国自己在俄乌冲突后调门过高,将俄美矛盾导致的这场地缘政治危机,上升到“侵略与反侵略”“民主与极权”的对立,一度扬言要支持乌克兰击败俄罗斯,这导致乌克兰正在成为美国援助的“无底洞”。

美国想借乌克兰之手消耗俄罗斯,俄罗斯也正在借乌克兰之手消耗美国,到底谁能撑得更久?

从中美俄战略大三角来说,拜登和民主党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有“国仇家恨”,逮住一个机会,就想把俄罗斯往死里整,但历史已经证明,俄罗斯不管多么弱,但俄罗斯几百年来从来没有彻底垮过。

美国及其盟友发起的极限制裁,毫无疑问,已经严重打击了俄罗斯的经济,但是俄罗斯不缺能源、不缺粮食,长期耗下去,俄罗斯会怕美国?

拜登政府通过俄乌战争,收获了短期打击俄罗斯的好处,但从长期看,则再次将俄美关系推向尖锐对立的长历史周期中。俄罗斯熬过现在最难的日子,一旦未来缓过劲儿,早晚会找美国算账。

美国想绞杀俄罗斯,客观上也进一步夯实了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拜登政府在想什么呢?

第二,最后,在中美关系上,拜登政府也矛盾百出。

一方面,拜登向中方做出过“四不一无意”的承诺,另一方面,拜登政府的外交和国安团队,天天自食其言,摆出一副要遏制中国到底的样子。

更矛盾点的是,拜登政府一边狠狠地刺激中国,另一边,却希望中国不要跟美国“撕破脸”,为中美关系建立所谓的“护栏”。这个打算,说白了,就是“我可以狠狠打击你,但你却不要掀桌子”。

这是什么思维?

拜登政府还在其他双边和国际、地区问题上有求于中国,包括美国现在面临严重的通胀等问题,需要中国给美国台阶下,以便美国好宣布取消部分对华关税,但美国政府最近在中美关系上没有释放任何善意。

拜登政府到底在想什么?

台湾民进党前立法委员郭正亮最近抛出一个观点,认为拜登政府的执政能力实在是太差了,现在美国各种自相矛盾的做法,究其原因,就是一种末世乱象,换句话说,拜登政府已经崩了。

2022年年底的中期选举越来越近了,2024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还会远吗?

特朗普下台之后,从来没有认输过,也从来没有闲下来过。他依然在到处举行选举集会,给共和党人站台、筹款。

按照目前的态势,中期选举后,如果民主党大败,民主党内部要求拜登不要寻求连任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多。

如果拜登非要继续寻求连任,那么,在2024年,他将面临特朗普的“复仇之战”。

用中国网民的话说,两个80多岁的老人,为了一份工作,还这么拼,固然励志,但对美国国家和人民来说,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