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此前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桥段,竟然发生在了现实生活中。

据澎湃新闻报道,6月22日17时22分许,安亭镇安拓路56弄上海汽车创新港8号楼3楼,一辆蔚来测试车从高处坠下,致使杜某和张某某两名试车员受伤,120到场后将两人送至安亭东方肝胆医院救治。其中杜某因抢救无效身亡,张某某经医院手术后效果不佳,于23日凌晨宣布死亡。

对于事故发生的原因,网传是试车员挂错档、踩错踏板导致事故。对此,6月23日,蔚来官方回应称:“根据对现场情况的分析可以初步确认,这是一起(非车辆原因导致的)意外事故。”

很多网友不解,为何试车要在3楼进行。也有声音认为,事故暴露了蔚来内部样车管理的混乱,可能公司为了追求效率,在停车楼测试已经成为了一种日常。

有专家向雷达财经表示,事发时的车既然是测试车,也就意味着其软件或是开发版而非量产版,甚至连车都可能不是量产车。测试时试车员输入的数据可能让决策系统错误地输出了计算结果,导致车辆执行层快速启动倒车,甚至试车员都没有时间进行紧急处理,又或是车门也被锁死了,再加上电动车惯性大、加速快,最终酿成惨剧。

雷达财经注意到,去年夏天,蔚来也曾连发“命案”,也是自彼时起,蔚来的销量开始逐渐掉队。而当下,则正值蔚来连续下线交付新款车型,期望借此扭转颓势的关键时间点。

这次“意外”,会打乱蔚来原本的计划吗?

ET7测试车冲出大楼,蔚来连续“翻车”

有关蔚来冲出大楼的方式,外界众说纷纭。一种被较多人认同的说法是,这辆蔚来是在车尾朝外的状态下,出于某种原因,产生了异常加速,最终撞穿外墙和护栏,直接飞向了地面。

此外,蔚来给出的官方声明中也透露出了几个关键信息。

蔚来称:“6月22日17时20分左右,一辆蔚来测试车辆从上海创新港停车楼三层坠落,造成两名数字座舱测试人员罹难,其中一名为公司同事,另一名为合作伙伴员工。事故发生后,公司第一时间协同公安部门启动了事故原因调查分析程序。根据对现场情况的分析可以初步确认,这是一起(非车辆原因导致的)意外事故。”

从该声明中可以看出,事故车是蔚来的测试车,事发当时除公司员工外,还有合作伙伴在场,很可能双方是在进行对汽车的调试。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的声明也“翻车”了。第二次声明与初版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最后一句,此前蔚来的说法是,“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在网友们看来,在事关人命后的第一条声明中呈现如此急于撇清关系的态度过于冷血。

对此,网传一张蔚来公关总监马麟对坠楼事件的表态称:“这个事,第一句,感谢大家。喷也好,提意见也好,都是为蔚来好,如果这个都不能感受到,我不配在这个位子上。第二句,什么时候发声,能不能发声,有具体的原因;话怎么说,那句话该说不该说,都考量过,有各种原因,当然不管什么原因。我的考量看起来不全面,不对;大家的意见,是对的。第三句,公司上下都很难过,绝不是冷冰冰的,都是我的责任,我们持续改进。第四句,水军搞不倒我。”

上海明华有道咨询公司总监封士明对雷达财经表示,两篇声明本质内容基本一致,但对车辆的描述和对罹难者的人文关怀,放在不同位置则体现了不同的重视程度与态度。

“第一篇的行文结构显然偏重于免责,第二篇偏重于人文关怀。车最终是服务于人的,对于明确提出“用户型企业”的蔚来而言,降低对人的关怀是对品牌力的一种伤害。幸好它及时纠正,对事态有所挽回。”

事故前车辆处于怎样的场景中?

雷达财经注意到,有声音将此次事故的原因归为试车员挂错档、踩错踏板。对此,封士明指出,两位罹难人员均为专业的测试人员,操作失误的概率理论上不会很大。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认为,此次蔚来的突然启动很大概率上是在人为调校参数的过程中,系统的软件方面出现了问题。

通常情况下,蔚来这种智能汽车分为感知层、决策层和执行层。在张翔看来,事故发生前的场景应是蔚来的试车员正在通过电脑往汽车的决策层输送信号,以此做一些自动驾驶技术的测试,而之所以要在3楼的停车场试,有多种可能。

首先,该停车场就位于上海创新港蔚来汽车总部,可能离试车员的实验室很近,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下载数据还是回实验室分析都很方便,可以提升工作效率。

其次,试车员可能刚好是在模拟停车场场景下的自动驾驶技术,这就需要找到一个真实的停车场,而普通的公开道路上是不允许这种测试的。此外创新港是个公开的园区,容纳了诸多公司,也不排除蔚来有害怕车辆被曝光的想法。

需要指出的是,国家对汽车测试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不仅要在规定的测试场地开展,而且要有专业的测试工程师监督,测试前还需向相关部门提交报告单,通过层层审批。

因此也有声音认为,事故暴露了蔚来内部样车管理的混乱,可能公司为了追求效率,在停车楼测试已经成为了一种日常。

“现在他们(蔚来)智能化是最慢的。”某大厂自动驾驶从业者向雷达财经感叹。

“汽车测试工作如果都搬到远离普通办公区的地方,且不允许‘空中试车’作业,是不是会避免悲剧?如果当时正好有人经过事发地,是不是会引发更大的悲剧?”封士明质疑。

据张翔判断,事发时的车既然是测试车,也就意味着其软件或是开发版而非量产版,甚至连车都可能不是量产车。测试时试车员输入的数据可能让决策系统错误地输出了计算结果,导致车辆执行层快速启动倒车,甚至试车员都没有时间进行紧急处理,又或是车门也被锁死了,再加上电动车惯性大、加速快,最终酿成惨剧。

有报道称,涉事ET7工程试验车有着480kw的最大功率,百公里加速3.8秒,重量超过2.5吨。

不过张翔也坦言,停车场的情况并不能代表车在正常道路上行驶的状态,开发版的软件可能一些功能在测试阶段是不起作用的。但命案的发生,还是会让不少已经交定金的车主产生恐慌,甚至因此取消订单。

“这起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蔚来去年的命案,再就是包括特斯拉在内都发生过失控的事件,导致车主身亡。大家会觉得智能汽车现在技术还不成熟,还需要进行试错,总体来说对蔚来的销量肯定是有影响的。”

悲剧发生前,是否有制止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涉事的ET7是蔚来下线交付的首款轿车产品,从蔚来方面给出的介绍来看,其所配备的传感器、控制器、激光雷达等各项装置,与蔚来往期产品进行纵向对比后,都堪称豪华。

具体而言,蔚来ET7搭载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自动驾驶技术,基于NIO Aquila蔚来超感系统、NIO Adam蔚来超算平台等构建。

其中,蔚来超感系统具备7颗800万高清摄像头、4颗300万像素高感环视摄像头、5颗毫米波雷达、12颗超声波传感器,以及一颗全球首款大规模量产的1550nm超远距离高精度激光雷达。

在6月22日蔚来举办的一场关于ET7激光雷达的解析沟通会上,蔚来智能硬件副总裁白剑用“看得远”、“看得清”、“看得稳”来形容ET7所具备的瞭望塔式激光雷达,其称在同样是10%反射率的条件下,ET7的激光雷达最远能探测到250m外的物体,而行业内普遍是200m或150m的水平。

为何这样顶级的配置,却没能救下两名试车员的命?

有行业人士指出,这与当前大多数车企为其产品搭载的毫米波雷达,都在算法层面对静止目标不做出响应有关。

具体而言,ET7所配备的功能无论是自动紧急制动(AEB)还是后方穿行预警带制动 (RCTA-B),都不能对墙体这样的固定物体产生作用。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汽车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朱西产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仅墙壁,现在的AEB对所有静态目标基本上都很难做出正确响应。因为AEB主要看毫米波雷达,毫米波雷达对动态目标有多普勒效应,不会误识别,但是很难把静态目标物跟路上的井盖、地上的钢板,路边的桥墩区分开。

而超声波传感器虽然能够探测静止障碍物,但由于信号质量太差,其只能以警告功能为主,基本无法作为自动紧急制动下的决策依据。这也是为何各类智能汽车都曾发生过撞上固定物体的事故。

理想汽车CEO李想曾表示:“摄像头+毫米波雷达的组合像青蛙的眼睛,对于动态物体判断还好,对于非标准的静态物体几乎无能。”

不过,对此也并非没有解决办法。就车身安全而言,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提升车身的物理强度。

此前一起交通事故中,一辆长城汽车旗下WEY品牌的VV7在正常行驶时遭到后方失控货车顶撞,致使其从超车道翻滚到应急车道,后从应急车道护栏边上掉落20米的桥下,但即使VV7车身变形严重,车内四人也全部幸存。

对比之下,蔚来ET7虽然声称抗扭刚性达到37100牛·米/度,是轿车上游水平,对比奥迪A4、宝马3系有接近50%的领先,但从此次事故的照片来看,ET7在从10米高空坠下后出现了车顶变形极其严重的情况。

“全景玻璃天幕的抗压性略逊于一般车顶。如果有更强劲的防滚架设计,是不是后果不至于这么惨烈?”封士明提出。亦有网友据此质疑,排除设计问题,会不会是车身为了降本导致整体刚性强度不够?

还有网友提出,电动车是不是也可以像燃油车一样,对倒挡的动力输出进行限制?在目前的场景下,燃油车倒车时就算油门踩到底,时速也会被限制在30公里/小时,而电动车倒车只是通过电动机反转来完成,这意味着前进或后退的动力是相同的。

新车交付问题频出,蔚来面临的挑战正愈发严峻

事实上,这并不是ET7自今年3月下线交付以来首次遭到外界质疑。

蔚来App上,多位ET7车主提到新车后发现,车辆存在后档玻璃接线裸露、内饰多处异响、座椅松垮起拱、扶手箱翻盖阻尼需优化等不同程度的瑕疵。

更为严重的是,短短3个月来,ET7在总交付量仅2500多辆的情况下,就已出现两起突然断电的情况。

如6月11日,就有车主在蔚来App发帖称,自己仅提13天的ET7在正常行驶过程中,突然整车断电,刹车失灵,只能依靠惯性缓慢停下,全部电气设备失灵,双闪没法打开。

另一个对蔚来来说不利的信号是,公司产品的销量自去年7月起就失去了在造车新势力中的统治地位。

今年前五个月,蔚来新车的总交付量为37866辆,不仅总量落于小鹏、哪吒、理想、零跑身后,且在理想、小鹏同比提升都超过100%的情况下,自身同比仅提高11.8%。

与此同时,蔚来在各个赛道都正面临对手的强力冲击。换电方面,宁德时代已经入局;刚刚发布的ES7新品,也被理想L9抢去了风头。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蔚来销量持续萎靡背后的原因复杂,供应链、踩错推新节奏等都包括在内,但从时间线上来看,蔚来失去新势力销量之王的开始,正逢其去年夏天连续发生“命案”之时。

经历“当头一棒”后,蔚来的未来还能实现反弹吗?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