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谁能挽救水深火热中的人身险行业?

追根当前人身险行业深陷经营泥淖,或许可以给出诸多由浅及深之原因:

如生产力迭代下的数字化流程重塑保险经营链条的呼啸,几乎涉及前端销售,中后台的核保承保,乃至产品开发等在内的每一个保险经营环节;

如人口结构变迁下的保险需求、保险传播介质的变化,加速的保险从人人交互走向人机交互的进程,市场格局的重划焦虑着的更多主体;

再如数百万销售人力的逝去、净利润的腰斩,和负债投资两大端口的沉痛,皆令传统模式居高不下的显性成本终在保费增速放缓中引爆所有矛盾点,令无往不胜的昔日模式——资源配置效率较低、公司人员成本高、管理运营成本高、销售费用高的模式失效。

加之宏观政治以及经济环境的变化,叠加疫情的黑天鹅和监管导向的变化,皆构成当下行业写实侧影。

文字的苍白依旧无法形容2022年人身险行业的惨痛,如今保费固然可以保持着可比口径下的微弱正增长,但经营底蕴最是厚重的寿险巨头们跌跌不休的股价宣泄着一切:干系行业未来,企业价值的新单保费、新业务价值等核心指标均有着两位数的负增长。

随之我们看到了众多行业主体面对这一不确定性加剧的时代呈现出不同的自救战略战术,如个险队伍加速疾行革新,多元化战略加速迭代,康养服务产品化盛行,独代潜行高打......

但上述举措均非朝夕间可成,乃长治大计,需数年乃至十数年之功方可有所成,那么当下的经营困局又当如何渡过?再看满期给付和退保均同比增长超过50%,合计千亿级的现金流出,可知如今更多的寿险公司需要的是眼下的治标之策?以救场之治标为救命之治本赢得时间。

联想《燕梳夜谭》第二期“产品不能救命,但可救场”之结论,纵览中国寿险三十余载几度浮沉:

从八十年代人身险复业之初的传统保障与利差返还的兴起,到九十年代末利差损危机下的新型人身险产品投连、分红、万能的横空出世,再至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初重疾险挺身而出的做大价值,最后是2019年后增额终身寿的大发神威,新产品的引入与研发几乎都扮演着人身险市场低迷或关键时刻的救场或者助力变革的角色。

那么这一次,在重疾险风光不再,乃至出现大幅下滑的又一改革临头,又会出现哪一款产品助力人身险挺过负增长危机?

根据行业交流数据,今年前4月人身险公司个险渠道以重疾险为核心的健康险新单保费负增长35个百分点,同比少收了130亿新单保费。

若非个险渠道和银保渠道增额终身寿的放量,尤其是来自后者的新单占据人身险行业近7成,当下人身险行业境况可想而知。不发展将是这个行业最大的危机。

但万亿级的寿险规模,和当下投资端的黯然现实、未来低利率的预期下,令当红炸子鸡增额终身寿陷入利差损传言,增额利率3.5%以上产品退市在即。

如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人身险行业面前:在新单保费下滑、营销人力下滑,保费缺口加剧的大背景下,下一个能为人身险公司创造规模价值的产品是什么?这干系着当下的生死存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盛邀两位既有精算背景,也在市场开拓方面有着丰富实操背景的头部外资/合资人身险公司高管:

中信保诚人寿副总经理 崔巍;

中宏保险高级副总裁、首席市场官 李雪鹤;

主持人:今日保研究院院长、《今日保》联合创始人林瑶珉

这次我们一起寻找下一个规模价值型产品。

您,是否有什么问题?欢迎扫码关注看直播、留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日保】已进驻以下媒体平台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腾讯企鹅号 | 新浪微博

和讯名家 | 金融界 | 东方财富 | 雪球 | 搜狐号

大鱼号 | 野马财经 | 网易号 | 知乎 | 一点资讯

抖音 | 微信视频 | 爱奇艺 | B站 | 快手 | 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