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2年的 温布尔登 锦标赛男单资格赛次轮,菲利普· 科尔施 雷伯 以7比6、3比6、4比6被哈萨克斯坦球员米凯尔·库库什金逆转,无缘决胜轮。

由于资格赛首轮获胜后德国人表示这将是自己最后一届温网以及最后一项职业赛事,于是38岁的他在本场比赛之后就要正式告别网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3年10月16日,科尔施雷伯出生于德国中部城市奥格斯堡。

那里是巴伐利亚州的第三大城市,建于公元前15年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时代。作为地区性的贸易中心,它拥有26万居民。他和他的家人就长期居住在那里,之后前往慕尼黑的 网球 基地进行训练。

1998年7月,科尔施雷伯的名字首次出现在ATP积分榜的排名系统中。

“当时,格哈德·施罗德当选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那是举国关注的事情。”德国的《图片报》写道:“而对于只有14岁的菲利普,没有一个人会想到,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持续20多年的、成功的体育故事。”

自从2001年转入职业以来,即将年满39岁的科尔施雷伯一共获得8个ATP巡回赛单打冠军,取得478胜387负的战绩,获得1372万美元奖金,最高排名来到过第16位。

10年前,他就曾经在全英草地俱乐部闯入过男单8强,创造了自己在大满贯赛事中的最佳战绩。当时他在首轮战胜同胞汤米·哈斯,次轮击败马利克·贾兹里,之后淘汰了卢卡斯·罗索尔、布莱恩·贝克,1/4决赛中苦战4盘不敌本土好手、6号种子乔·威尔弗莱德·特松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本赛季科尔施雷伯的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出现在巡回赛、大满贯的资格赛以及ATP挑战赛中。他在澳网正赛首轮获胜,法网资格赛首轮出局,目前排在第230位。

“很有趣的故事,”他在2022年温布尔登锦标赛资格赛首轮获胜后说道,“这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来罗汉普顿。”

为了保护全英草地俱乐部的草皮,每年的温网单打资格赛都会在罗汉普顿进行。科尔施雷伯第一次来这片距离正赛只有十几分钟车程的球场,却再也无法回到那座草地网球圣殿以及他当年振翅高飞的地方了。

而他上一次在温布尔登正赛赢球,还要追溯到4年前。当时,他在男单次轮击败了吉尔斯·穆勒,2019年首轮不敌最后的冠军诺瓦克·德约科维奇,2021年首轮输给了丹尼斯·沙波瓦洛夫。

“其实我已经有一个很好、很美妙的职业生涯了。”

他在今年的温网资格赛首轮结束后说道:“这将是我的最后一项比赛,我会在2022年的温网结束之后退役。非常开心还能够继续在这里获胜,或许我有机会再一次跻身正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无论是否晋级,他说自己都只是想要结束,而温布尔登显然应该是这个特殊场合下最适合的时刻。

“我是一个安静的人,我不会(大声说)说这是我的最后一个赛季。职业生涯时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一直很享受每一场比赛。我有过非常美好的记忆,特别是在这里,在大满贯赛事当中。”

低调是科尔施雷伯的特质之一。38岁的他取得了很多令人惊叹的成绩,却很少出现在热门的话题里。

例如他已经在职业生涯里赢下400场胜利,在公开赛时代以来只有3位德国球员完成了这一壮举,前两人分别是713胜的鲍里斯·贝克尔和569胜的汤米·哈斯。

“能够做到这一点,意味着菲利普已经在巡回赛里拥有长久且稳定的表现。”

米沙·兹维列夫说道,“他在前20的位置上待了很长时间,多次击败过顶级球员,而且适应每一种场地。我认为他配得上更多的尊重,因为他已经为这个项目做出了太多的贡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兹维列夫努力地想要替同胞发声,但科尔施雷伯本人并没有那么在乎这些。从小到大他都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网球事业当中,名望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地重要。

“我到现在都可以自由自在地逛街,或者去麦当劳,不会有几个人大喊说‘嘿你有点像科尔施雷伯’。我不知道罗杰或者拉法会不会有这种感受,但我很开心自己仍然拥有这样的自由。”

不过,当他在温布尔登退役之后,德国网球界大概不会让他继续拥有这种自由。

因为戴维斯杯队长迈克尔·科尔曼表示:“我希望他能够继续传播自己的网球知识,和德国年轻人们分享他过去参加职业比赛的经验。我相信他会喜欢这样的工作,因为他有一套自己的哲学。”

面对队长抛出的橄榄枝,科尔施雷伯说自己虽然还没有决定未来要做什么,但他也清楚当下德国的确没有足够的优秀球员去支撑起他们的网球体系,无论女孩还是男孩。

“或许我的确可以做点什么呢?”他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