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蔡润年今年有65岁了,人到了这个年纪,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在退化,毛病也渐渐多了起来。要想保持健康的体魄,除加强锻炼身体外还需要戒除不良嗜好。抽了一辈子烟,说戒就戒了,还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陆一伟关心地道:“那您要多保重身体,别太劳累了。”

蔡润年眼眶红润,点点头道:“谢谢你还记得我。”

一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环顾一周道:“景伟哥出去了吗?”

景伟是蔡润年的儿子,早年间就出国了,陆一伟只见过一面。据说,父子关系并不融洽。蔡润年叹了口气道:“他今年没有回来。”

“哦。”陆一伟意识到触及到蔡润年的痛处了,看到桌子上放着两本书,一本是《中国人的性格》,一本是《国富论》,连忙转移话题道:“蔡教授,您近来在研究经济学专著?”

蔡润年瞟了一眼道:“是啊,闲来无事,随便看看。”

这两本书陆一伟都听说过,但从来没看过。一本是美国传教士亚当斯密斯在十九世纪中国传教时,用脸谱化的形式详细记录了中国人的性格,对时下的国人描写得入木三分,其中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中国人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

而《国富论》是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在十八世纪所著,提出了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理论,主张市场经济的自由放任,这一核心思想给后来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提供了智力支持。这本书出版时正值第一次工业革命,而我们国家正处于康乾盛世。

陆一伟拿起来翻了翻,道:“蔡教授,我很久没听您上课了,现在想想当初挺怀念的。”

蔡润年感慨地道:“是啊,我记得你们这个班就数你问题最多,而且观点都那么新颖,搞得我都稀里糊涂。我教过的学生千千万,你虽然不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

听到如此高的评价,陆一伟连忙感激道:“蔡教授,您过誉了,其实我的天分并不高。好多东西都是到了大学里跟您学的。时至今日,您教我做人的道理依然铭记于心,不敢遗忘。”

“唉!”蔡润年唉声叹气道:“一伟啊,你是个善良正直的人。我当初就说过,你适合搞学术专研,可你不听我的,非要回家,非常遗憾啊。我说这话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嗯。”陆一伟点了点头。

“不,你不明白!”蔡润年突然激动地道:“善良正直的人根本不适合官场,我可以毫不顾忌讲,如果没有人帮衬你扶持你,你断然走不到今天。官场之险恶不是单纯的生态环境,而是千百年来封建的残余力量。我问你一句话,假如的靠山有一天倒塌了,你会何去何从?”

陆一伟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道:“蔡教授,其实我不赞同你的观点,官场上的媾和之人终究见不得阳光,邪不压正就是这个道理。不可否认我走今天借助了旁人力量,但我要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即便放到任何岗位都不见得出彩,不是吗?”

蔡润年拍了拍胸口,道:“一伟,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悔不该当初,我误入政界,自以为凭借学识可以为省里提供智力支持,但最后的结果呢,还不是败在势力之下?他章秉同懂什么经济,工业是基础,城建是面子,没有经济如何搞城市建设?难道面子比里子更重要吗?”

黄继阳在任时提出的搞企业改制,蔡润年有很大功劳。他的思路并没错,而且紧扣中央发展战略,但举国上下都在大搞城市建设,加快城镇化步子,他的观点显然不讨巧。在政绩当道的今天,能在一块空地上自由发挥,还是下大力气维修破旧淘汰的旧拖拉机?估计谁都不会选择后者。

两年可以盖起一栋高楼大厦,主政者可以自豪地指着,看,这是我的政绩。而两年不见得能把一个企业彻底改制。即便改制,产生的经济效益微乎其微,甚至越改越糟,依然靠政府输血艰难度日。“土地经济”尽管是泡沫经济,但历任执政者似乎都不约而同默认这一见效快的产业项目。

蔡润年显然对章秉同有些不满,但如此明目张胆直呼其名批评省领导,可见心里有多气。陆一伟不能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聊,万一隔墙有耳,谁知道会不会被其他人听到呢。从口袋里掏出红包放到桌子上起身道:“蔡教授,您多加注意身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这这这……你太客气了。”蔡润年跟着起身道:“中午在我这里吃饭,我和你好好喝一杯。”

陆一伟委婉拒绝道:“我中午还有客人,等改天有时间了,一定过来陪你。”

临走时,蔡润年突然道:“一伟,你恨我吗?”

陆一伟蹙眉问道:“蔡教授,何来恨之由?”

“上次你岳父的事……”

陆一伟淡然一笑道:“都过去的事了,没必要再提了,再说您又没做错什么。”

从蔡润年家里出来,陆一伟心里总觉得别扭,不知是自己变了,还是蔡润年变了,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以前和他坐下来聊不完的话题,而如今还没聊几句都已经无话可聊了。

大年初七,正式上班。

按照惯例,省市领导到所包片区进行春节慰问。高新区原本是市委书记直接包片,但今年林海峰并没有来,取代他的是市长白宗峰。

慰问原本是流水形式,蜻蜓点水转一圈就回去了。然而,白宗峰先转了其他地方,最后一站来到管委会,并留下来吃饭,给足了陆一伟面子。

陆一伟陪着白宗峰下去转了一圈回到办公室,两人促膝长谈。白宗峰问道:“一伟,今年你打算怎么干,心里有底吗?”

陆一伟道:“今年我主要干好两件事,一件事是把菜家园的实情摆平,另外就是让山藤公司尽快动工建设。”

“嗯。”白宗峰点点头道:“别看只有两件事,都是难啃的骨头啊。山藤公司今年能动工就不错了,主要是与西江汽车厂那边合作麻烦,沈省长随后要单独给汽车厂开个会,尽快启动这个工作。至于菜家园的事,我只有一点要求,一切求稳,不可冒进。”

陆一伟叹了口气道:“白市长,今年您可得多多支持高新区的工作啊,在做财政预算的时候要适当倾斜。”

“这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白宗峰道:“另外,你提出的那个议题可能过两天就要上常委会讨论了。如果不出意外,很可能就通过了。”

听到此,陆一伟颇为高兴,道:“这是好事啊。”

“当然是好事了。”白宗峰阴阳怪气地道:“一下子搬出那么多企业,要腾出多少土地,那可都是黄金地段啊,章书记自然高兴。”

陆一伟听出白宗峰的话外音,没有发表意见,道:“要是企业都搬进高新区,那我们管委会可有得忙了。”

“嗯。”白宗峰点点头道:“如果这项议题通过,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这项工程,明年我打算对谷未区进行旧城改造,到时候你愿意跟着我干不?”

陆一伟有些发懵,半天没反应过来。

白宗峰知道此事提这个问题心急了,道:“这事不急,随后再说,你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聊完正事,陆一伟小心翼翼地问道:“白市长,那市里打算如何处置赵家林?”

白宗峰含含糊糊地道:“这事还在调查,处理成什么样那就看省里的态度了。”

“哦。”陆一伟没有多问。

下午,陆一伟接到张东子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江东市,晚上在一起吃饭。想起范荣奎的话,这顿饭必须得吃。

晚上,依然是东湖大酒店。陆一伟赶到后,张东子已经到了,身边还有几位并不熟悉的人。

一通寒暄后,张东子指着一位领导模样的男子介绍道:“一伟,这位是通亚集团的康总。”

提及通亚集团,陆一伟怎么那么耳熟。恍然间,他想起来了。当年苏启明在南阳县主持工作时,招商引资进来的空壳公司正是打着通亚集团的名号,其实彻头彻尾就是个骗局。那眼前的这位是真是假呢?不过以张东子父亲的关系,不可能做出如此糊涂事。

“康总好。”陆一伟与其握了握手,不停打量其动作举止。从派头来看,并不像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坐定后,张东子道:“一伟,前两天我和范书记在一起吃饭时,提出把深加工基地建在高新区。我和康总商量了下,没想到他正有此意。所以我赶紧带他过来和你见见面,谈谈初步想法。”

没想到范荣奎行动如此之快,陆一伟连忙道:“康总既然有意到我们高新区投资兴业,我自然热忱欢迎,定会拿出最大的热情和最优厚的政策支持配合你的工作。”

康总微微点头道:“陆书记,关于我们通亚集团您了解吗?”

“了解一点。”

康总道:“我们通亚集团是全国500强企业,前身是一家化工企业,如今旗下涉及能源矿产、化工材料、地产路桥等多个领域。此次来到你们西江省,打算多维度深领域合作,计划把黑山县打造成原料深加工基地,形成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