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牛福勇之所以把宴会设到家里,是因为他的别墅有足够大的餐厅,而且有专门的厨子,是他从大酒店请回来的。另外,还有三个保姆打扫家里,有钱人的生活过得就是如此惬意。

今年,牛福勇又赚了个盆满钵满。溪河煤矿的股份自然不必说,他是大股东,煤矿的一半收益归他。另外,还有东瓦村煤矿和东成煤矿,三个企业下来差不多能达到七八千万。如果把所有的固定资产算下来,身价逼近两个亿。在南阳县当之无愧的首富,即便在北州市都在名列前茅。

有了钱的牛福勇和其他煤老板没什么两样,可劲地折腾手里俩钱。豪车一辆接一辆换,房子一栋接一栋买,而且还时髦地跟着别的煤老板去澳门赌博。前一阵子回来,屁颠屁颠给陆一伟打电话,说他一晚上挣了600多万,好不开心。

宴会开始,一行人齐上桌,众星捧月般把陆一伟推到主座位置上。牛福勇直接往地上放了两箱茅台,豪爽地道:“今天晚上必须给我喝完,喝不完谁都不能走!”

饭桌上的菜品更加丰富,有酒店里的山珍海味,还有老家的家常菜,为了这桌饭,估计下了不少功夫。

一开始大家还矜持端着,到了后来像小年轻似的光着膀子豪饮。尤其是佟欢,其酒量一点都不逊于男人,端起杯子一口闷,一点都不像从前的乖乖女。不过陆一伟发现,佟欢今晚有些不对劲,好像心里装着心事。至于什么事,他不能问。

范春芳也象征地喝了几杯,比起佟欢的酒量,差得不是一丁点。

聊天火热,激战正酣。就在这时,佟欢突然端着一杯酒站起来道:“大家静一静,我要说两句。”

佟欢也有些醉酒,所有人都放下酒杯把目光集中她身上。

佟欢环顾一周,最后停留在潘成军身上,微微笑了笑,道:“今天大家都在,而且都是老朋友,我要郑重地和大家说件事,我要结婚了。”

“啊?”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唯独潘成军一脸尴尬,还小心翼翼地扯着佟欢的衣角。这个小细节被陆一伟捕捉到了,简直难以置信。

牛福勇问道:“妹子,你和谁结婚啊?”

佟欢努了努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老潘,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的个天哪!”牛福勇大呼道:“你俩啥时候走到一起了?简直太意外了。”

潘成军脸红得恨不得埋下去,而佟欢十分坦然,一脸幸福道:“怎么?你是觉得我配不上老潘,还是老潘配不上我?”

牛福勇道:“你当然配得上老潘了,这叫什么,老牛啃嫩草,哈哈。”

潘成军一直瞟着一言不发的陆一伟,内心有些愧疚,总觉得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而陆一伟眼睛不眨地盯着佟欢,试图透过她的眼神读懂她的内心世界。

佟欢也盯着陆一伟,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去,擦了擦嘴巴笑着道:“一伟,我要结婚你也不祝福我啊?”

陆一伟回过神来,拿过一旁的瓶子倒满酒,站起来道:“佟欢,今天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我衷心地祝福你。”一口气喝完,走到老潘跟前倒满,拍了拍肩膀小声道:“老潘,你隐藏得够深啊,来,我和你喝一杯。”

潘成军慌张站了起来,试图要解释什么,被陆一伟拦了下来,道:“什么话都不要说了,能娶到佟欢是你的福气,以后好好待她。要是亏待了她,我绝饶不了你!”说完,仰头喝了下去。喝下去的瞬间,陆一伟明显感觉眼眶里有泪珠打转,硬生生地憋了进去。

而佟欢早已是满脸泪水,旁边的范春芳抚摸着后背安慰,而她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过陆一伟。

陆一伟走到佟欢跟前,招牌性地淡然一笑,仿佛回到了从前。佟欢在舞台上自由曼舞,而陆一伟坐在台下嗤嗤欣赏。尔后俩人沿着东湖飞奔了很远很远,站在东湖大桥上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两年前的过年,陆一伟大年三十晚上从东州市跑到西州市,在那里与佟欢度过了一个别样的春节。就当两人准备结婚时,却遭到各方反对,终究没能牵手走到一起。为此,陆一伟怀恨在心,很长时间没和家里人说话。

曾经的美好终究定格在记忆里,如今的他早已是她人夫,说什么都是回忆。他迫切希望佟欢能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却没想到竟然是比她大十多岁的潘成军,而且是老熟人,这个现实让他有些接受不了。可佟欢都说出来了,他就得承认两人的关系。

陆一伟的笑容是迷人的,每次看到这个微笑,佟欢的心格外温暖。但眼前的人不属于自己,如同一个梦活在自己心中。她回应笑了笑,站了起来道:“一伟,下个月5号我们举办婚礼,到时候你一定来啊。”

陆一伟内心翻江倒海,说不出的滋味。强忍着道:“我一定会去。”此时此刻,并不需要太多话语,彼此的眼神交流足够了。

本来是新年聚会,现在成了佟欢的发布会。这一晚,陆一伟真喝醉了,一直到第二天都不省人事。

陆一伟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范春芳在身边守着,看到陆一伟睁开眼睛,眼泪汪汪地道:“一伟,你总算醒来了,可把我给吓死了。”

陆一伟强忍着坐起来道:“几点了?”

“都快中午了。”

“哦。”陆一伟看了看窗外,道:“给我倒杯水。”

范春芳把水递过去,道:“你咋喝那么多呢,昨晚吐了一路,回到家折腾到半夜才算睡安稳。”

陆一伟只记得佟欢宣布结婚的消息,至于后来的他完全想不起来。道:“你把我背上来的?”

“没,老潘帮你送回来的。”

“哦,他人呢?”

范春芳指了指门外道:“在客厅坐着呢。今天一早就来了,等你醒来要和你有话说。”

“哦。”陆一伟淡淡地道:“那让他进来吧。”

范春芳担心地道:“待会好好和人家说话,别像昨天晚上似的,差点打起来,都不知该怎么说你。”

“什么?我和老潘打架?开什么玩笑。”陆一伟全然不记得。

“唉!”范春芳叹了口气道:“有些事你心里最清楚。”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老潘怯怯地走了进来。陆一伟面无表情指了指椅子道:“坐吧。”

“你好点了吧?”潘成军关心地道。

“还行,佟欢呢?”

潘成军低头道:“她回家了。”

“哦。”陆一伟长出一口气。

潘成军站起来走到陆一伟跟前道:“一伟,有些事必须和你解释一下,我……”

陆一伟突然一伸手打断道:“老潘,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真记不得了,不管我做了什么,你要原谅我,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潘成军道:“咱哥俩都是老交情了,即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都不会有任何说法,你能听我说说吗?”

陆一伟点了点头。

潘成军掏出烟点燃道:“一伟,和你说句实话,我都觉得这事不可思议,想都不敢想。上次咱们在一起吃过一顿饭后,我也没太在意,只觉得佟欢挺漂亮的。可后来她陆续找过我几次,一次是资金转不动了借了300万元,一次是工程上出了点事让我出面解决,而后来的几次就是见面吃饭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压根没往那方面想。可年前佟欢突然和我说要嫁给我,我当时都懵了。”

“我知道你和佟欢差一点就结婚,所以我打死都不能答应这桩婚姻。可她和我说了一席话后,我改变主意了。虽然年龄上有差距,但我会尽最大努力给她需要的温暖。所以,我答应了她。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可以冲我发火动怒,但希望你不要伤害佟欢,她迫切需要得到你的肯定。”

“她说什么了?”

潘成军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她告诉我曾经被丁昌华包养的事,还说了和你的事,我听后非常感动。最令人揪心的是,佟欢她不能生育了。”

“什么?”陆一伟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道:“你说什么?”

潘成军躲避眼神道:“佟欢被丁昌华折磨过,先后流产过五六次,已经不能再生育了。”

听到这个噩耗,如同五雷轰顶,陆一伟简直不敢相信,痴痴地坐在床上。

潘成军接着道:“当初佟欢没选择嫁给你,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她怎么那么傻啊。”陆一伟喃喃地道:“这些事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潘成军道:“佟欢和我说,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你们在一起那会,你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她非常感激你。佟欢家庭不幸,父母双亡,妹妹嫁人,弟弟远在京城,她一个人在江东市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表面看风风光光,其实内心世界十分空虚,迫切想组建一个家庭。可她那样的情况,谁还会娶她呢。”

“我并不是乘虚而入,而是被她的人生阅历深深打动。我不在乎她的过去,更不在乎她能不能生育,只要能给她点温暖,就是我最大的希望。所以,一伟,你要理解和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