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透过赵家林的案子,折射出中国官场丑陋的一面。所谓的利益同盟或关系人脉并非牢不可破,而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一种假道义捆绑。

时至今日,不论是学校还是社会,不论是官场还是商界,都在灌输着一种思想,掌握人脉关系就掌握一切。不可否认,在当下的中国没有关系寸步难行,甚至开个证明都得打招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网,最后交织到一起形成一张大网,都想试图破坏规则插队走捷径,一些人还因拥有强大的人脉引以为豪。

一个国家提倡制度化建设,更把诚信和法治提到空前的高度,可以毫不避讳的讲,这张无形的人脉网是阻碍制度推行和法律实施的罪魁祸首。人人都想靠关系,人人都想拥有关系,而这个的出发点就是在破坏规则。渐渐地,人变得贪婪、冷酷,痴迷关系进行道德绑架,目的只有一个,满足自己的私欲。

几天后,一纸调令下来了,暂由陆一伟主持工委会工作,同时免去赵家林的工委书记职务。

对付赵家林,陆一伟几乎没动手就把对方直接除掉了。是如此吗?如果仔细分析,陆一伟假设不免去郭小鹏,也不会引起赵家林和梁国栋的恐慌,最后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断送了前途。

事事都有前因后果的。究其原因还是赵家林太张狂,把群众的利益不当回事。以牺牲绝大对数人的利益满足自己的利益,这个结局似乎他猜到了,但没想到的是落在了邱远航手里。

转眼就要过年,陆一伟格外繁忙。开不完的会,处理不完的事,一个人简直忙不过来。即便如此,他没有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协调市区的企业入驻高新区。

市长白宗峰把这个议题已经提交到副省长沈广明处,也进行了交谈。沈广明对这一议题很感兴趣,如果把企业都迁出去集中到一起管理,无疑是好事。但不得不面对很现实的问题,如此浩大的工程必然会花费巨大代价,谁来承担?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沈广明就此事与省长赵昆生交换了意见,赵昆生也兴趣浓厚,但他并没有发表意见。要想实施,必须经过章秉同同意,还得上会讨论,程序相当冗繁。

还没来得及跟进此事,农历羊年新春到了。

过去的一年,对于陆一伟来说有喜有忧,借助非典发力,成功从幕后走到台前,把一副烂牌玩成了好牌,扭转被动局势,成为全省抗击非典先进县。并在黑山县组织召开了全省卫生工作会,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弹丸小县城推向全国。

然而,成也非典,败也非典,因为郭金柱差点栽了跟头。莫名其妙来到管委会,与许磊联手成功拿下了山藤汽车公司。

人的一生不需要多么丰富多彩,只要能做出一两件值得骄傲的事足以。陆一伟的官途一波三折,充满了太多戏剧传奇色彩。相比一路飞黄腾达的官员,他的官路并不平坦。可以说,他是现实很多官员的真实写照,也是一副幻境画卷中的美好愿景。

回归他的个人生活,最让他高兴的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了却了父母亲多年的心愿。而最让他心痛的就是李海东的背叛,背后狠狠地给了他一刀。

又是一年腊梅开,陆一伟未来的路该如何走,拭目以待。

这个春节,是陆一伟这些年度过的最热闹的春节。一下子增添了两口人,老两口乐得都合不拢嘴。许磊大年初一在许家过年,初二就回到“自己家”,并且送给父母亲一份大礼,让陆一伟有些大吃一惊。

许磊将一把房门钥匙放到桌上,道:“爸妈,感谢你们把我带到这个世上,这些年没能在你们身边尽孝,我深感遗憾痛心。现在好了,我们一家人又团聚到一起,多开心。所以,我想让你们留在江东市,也好方便照顾你们。没经过你们同意我自己掏腰包买了套房,就在旁边的一栋楼,家里都装修好了,立马就能入住。”

面对这份大礼,刘翠兰有些措手不及,把钥匙还给许磊道:“儿啊,爸妈看到你们兄妹三个过得体面有尊严我们就知足了。你的好意妈领了,但房子我不能要。你还没结婚,用钱的地方多得是。我和你爸都商量好了,等过了年我们就会南阳。人老了,开始念旧了,这城里我们住不惯。”

听到父母亲要回老家,许磊拦着道:“妈,你和我爸辛苦一辈子了,正好在城里安度晚年。再说朗朗还得你们照顾,哥和嫂子都得上班,你们要走了孩子谁带啊。”

陆卫国慢吞吞道:“这事我还没来得及和一伟商量,我们打算把朗朗带回去。等他上幼儿园了再回来,你的意见呢?”

陆一伟没有丝毫准备,道:“爸,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关键还得看春芳。”

范春芳在厨房做饭,听闻后走出来道:“爸妈,你们带朗朗回去我没意见,主要是考虑到你们的身体。在村里万一有个病痛的,我们又不在身边,要回去也不方便啊。”

“我身体硬朗着呢,不碍事。”陆卫国道:“现在的孩子太娇贵,住在单元楼里不接地气,回到村里满院子跑,有山有水的,多好。我也是征求你们意见,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们就不走了。”

陆一伟看得出父母亲在这里待得并不自在,一天到晚关到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时间长了,容易憋出毛病。拍板决定道:“那好吧,我同意你们回去,但要等到开春暖和点再走。”

“好吧。”

这两天陆一伟的饭局排得满满的,今天中午三条新开的中餐厅开业,晚上牛福勇要在一起聚一聚,明晚黑山县的要过来,后天管委会聚餐……这还不排除宴请其他领导。当了领导身体就不属于你了,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尤其是过年过节,饭局一个接一个,恨不得有分身术。可以说,几乎有一半时间浪费在饭桌上。

三条的中餐厅位于齐扬区的东湖广场,租了一层写字楼,总面积有上千平米,相当气派。三条从广告业转战餐饮业,转型还是相当成功的。在林林总总的广告公司冒出来后,毅然放弃开了西餐厅。作为新生事物,赚了个盆满钵满。这不,又开起了中餐厅,投资下来花费了几百万。

陆一伟赶到后,餐厅已是爆满。三条乐呵呵地迎上来道:“一伟,咱这仗势如何?”

“相当气派!”

“哈哈。”三条合不拢嘴道:“原本计划过段时间再开业,正好刚上春节,一合计就提前了。快走,黑圈他早就到了。”

“你这开了两个餐厅能忙得过来?”陆一伟一边走一边问道。

“还行,西餐厅那边我让猴子管理了,我专心负责这边。”

“哦。”提起猴子,陆一伟不由得想起那事,问道:“猴子现在还赌博吗?”

“没有了。”三条摇头道:“自从那件事后,猴子变了许多,比以前安分了。这不,最近两天他又和前妻复合了。”

听到这事,陆一伟停住脚步道:“这是好事啊。”

“唉!”三条叹了口气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三条到现在都十分懊悔,每次见了你都非常不好意思,待会吃饭时你多和他喝两杯酒。”

“明白。”

进了包厢,黑圈笑盈盈地道:“我们的陆大主任来了,蓬荜生辉啊。”

陆一伟上前捶了一下道:“少贫,我不过是小小芝麻官,那有你这大老板活得潇洒。”

黑圈侧脸道:“你这整的动静够大啊,直接把赵家林给端了。”

陆一伟淡然一笑道:“你觉得我有那个能耐吗?”

黑圈愣了一下,指着陆一伟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干掉赵家林还不是轻轻松松?”

陆一伟笑而不语。

黑圈又道:“席刚那小子原来是道上的人,以前跟着江东市的黑老大瘸子干,后来瘸子被捕后就回村里当村长,这些年下来捞了不少钱。这小子心狠手辣,既然你把他抓起来就得干倒,要不然他出来后肯定会打击报复。”

陆一伟一脸轻松道:“我陆一伟是怕事的人吗?”

“那倒是,哈哈。”黑圈笑着道:“不过你放心,这小子蛮横,但在我面前服服帖帖。他要敢动你一根毫毛,我饶不了他。”

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