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沙,你一定知道红星水果批发市场。但你大概率不知道的是,水果批发并不是红星的全部。这家位于长沙市雨花区的企业,已经是一家资产超百亿的现代企业集团。而在30年前,他还只是一家村办集体企业。

相较于多年前就闻名全国的华西村,红星实业集团走出的这条路,又有何区别呢?前不久,恰逢红星全球农批中心在梅溪湖举办二期品牌发布会,这意味着“新红星”的故事即将进入高潮,这大大增强了笔者对红星的好奇心。

近日,通过一系列调研、采访、观察了解后,笔者发现,红星实业集团30年的高速发展,确实走出了一种“红星”模式,是诸多集体经济甚至民营企业可以深度研究的一家企业。而红星全球农批中心、一站式农业供应链平台红星农谷的落地,新一轮贸易大市场的模式创新,或许会让红星实业集团走向更为广阔的舞台。

从“村办企业”到“红星实业”,红星模式的衍生与蝶变

30年前,位处长沙东南部的红星村名不见经传,田地少、收成薄,亟需改革。

彼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红星村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谋定后动,迅速成立红星实业公司。如今,红星实业已然蜕变,一跃成为总资产超百亿元,旗下拥有12家子、分公司的超级集团。

通过这段时间的研究,笔者认为,红星实业集团能够蜕变的核心逻辑,主要源于创新战略、业务生态以及企业管理体制所产生的协同效应。

1、“因地制宜”大胆创新,走“大而细”的发展路线

一家企业的成功,最重要的不是实现目标的路径,关键取决于针对目标制定的战术和战略。因为通向“罗马”的道路不止一条,只是选择其中最为快捷、便利的一条,会让目标的实现变得更为迅速。

回过头来看,红星实业的快速发展,同样体现了其在战术、战略制定方面的远见。

改革开放初期,村办企业开始萌芽,穷则思变。红星村一家家“家庭工厂”开始出现,但很快红星村逐渐意识到这些“家庭作坊”存在规模小、竞争弱、生命周期短的问题。彼时,沿海地区先行先试,成为诸多地区的发展模板。红星村决定考察沿海地区,借鉴沿海先进城市经验。

针对村内小型企业,无技术、无研发能力以及第二产业不适应发展等的问题,红星村决定成立集体企业。在当时,对于一个内陆地区的村落来说,收回土地、集体筹资、银行贷款以及垫资等,都是很大胆的想法。随后,全国农批市场又掀起从马路市场向集中市场转变的浪潮,红星实业当机立断,又成立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

能够看到的是,红星实业走的每一步都是大胆的,但“粗中又带有细”。比如说,在当时城市建设不完善的背景下,红星实业发现单单修建家具城、农批市场是不够的,应当去完善周边配套设施。于是,红星实业修建相应的配套设施,红星商业大楼、南苑大酒店等拔地而起。其实这也恰好反映出红星实业在战略、计划层面制定的远见。

2、深耕“一、二、三”产业,形成产业集群效应

如果说前瞻性的眼光以及“因地制宜”的创新,是红星实业能够立足的核心,那么,走“强三、优二、进一”的发展路线,即做强第三产业,做优第二产业,进军第一产业,可以说是红星实业做强的真正逻辑。

据红星实业官网显示,目前业务主要分为5个板块,即加工板块、流通板块、房地产板块以及资本运营板块、物业服务板块,业务范围涵盖多个领域;旗下子(分)公司涉及井湾子家居广场、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红星冷链、红星建设、红星会展等13家企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透过这些业务范畴,可以发现红星实业是一家以大市场经营为核心的企业。

为何会这么认为?

我们都知道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井湾子家居广场这些市场里面有很多商户,但实际上这些商户并不属于红星实业,而是红星实业通过招商引资的形式,把商户吸引到自身市场中来,然后为商户提供相应服务,比如场地等。

但随着市场规模的增大,商户、批发商的需求也就随之增多,红星实业作为市场的经营者,自然也就需要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

细看红星实业的业务版图,你会发现是围绕以大市场经营为核心,将业务向四周延伸的形式展开的。从农产品加工、物流配套、会展服务,再到房地产开发、物业服务、资产运营等,已经形成了一条较为完善的业务闭环。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作为一级市场,会有很多客户、批发商到红星大市场进货,但市场里的商户作为一个一级批发商,可能并没有提供农产品配送、运输的能力。此时,红星实业通过自身建立物流配套体系,带动农产品的流通,而对于商户以及小型批发商来说,也打通配送、运输环节,解决自身需求问题。

红星实业经营其他业务板块的逻辑也就在于此,都是围绕以服务商户为核心在发展。

在外界看来,红星建设或许与红星实业业务板块联系并不紧密。但实际上,却不以为然,红星建设与红星实业是相互协同的。

一方面,可以把工程主导权牢牢掌握在红星实业手中。对于大市场以及市场内部的建设,用自己的“建筑班子”可以严把工期,严守建筑工程质量以及作业安全;另一方面,也能根据商户、批发商对商铺、市场不同面积、大小以及功能分区的需求,建设个性化的商铺需求,为商户提供更为细分、完善的服务。

在红星农业产业链上,诸如成立果协会、举办农博会这些举措,实际上,都是红星实业在聚合资源,在为商户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也能形成产业集群效应带动集团整体发展。

3、实行“外+内”的双重管理,将决策下放给股民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个集体经济企业,在企业管理、决策以及职工主动性、创造性等方面,都与私有制企业存在明显的区别,特别是在企业管理、决策层面,受制于集体经济的影响,一些集体决策很容易影响企业的未来发展。

但在企业管理体制方面,同属于集体企业的红星实业,却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功夫经”。

2006年,红星实业按照现代企业管理机制加强管理,以股权形式确认,让村民变股民。这种管理机制以及体制的施行,不仅可以加强村民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也带动了村民的积极性。

此外,红星实业也成立党委会、董事会、监事会、总经办四套班子,坚持“四权分离”管理模式,做到各司其职。放权的一个好处,就在于基层有了更大的自主权,能够激发企业内部创造力、创新力,给企业整体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如今,红星实业继续修炼“内功”,加快推进公司管理体制改革,提升运营水平。红星实业党委会已经和董事会融为一体,通过“交叉任职”促使公司党委直接参与到企业决策、经营管理的全过程,这种高集中度的管理、决策,将更有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

综合来看,创新战略、业务生态以及企业管理体制所产生的协同效应,是红星实业在过去近30年时间里的飞奔逻辑,也是红星实业未来能够在农业产业链发展趋势下,获得更大想象力的重要支撑。

农业全产业链发展趋势下,红星实业成产业发展“升级卡”?

目前国内大多数农贸市场依旧采用的是“物业式管理”模式,各商户之间各自为战,粗放型经营,市场经营方无法获取到商户的具体交易数据,导致市场发展空间十分受限。

另外,大多数农贸市场仅是充当一级市场的角色,并没有打通农业产业链上下游两端,在链接上游农产地以及下游配送、物流运输等环节存在明显局限性。例如农贸市场仅提供场地、水电等相应服务,在运输、配送环节则需要一级或二三级批发商自行解决。

为解决农业产业发展中农贸市场改革落后的问题,不少农产品批发市场纷纷进行转型升级,向产业市场转变,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一定趋势。

如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城、寿光农产品物流园、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等农产品产业园,正改变传统的经营模式,建设集农副产品展示交易、加工仓储、冷链配送等功能完善的现代化农副产品交易平台。但在实际的打造过程中,对产业园在相关产业链上下游的对接、运营、管控等各方面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又该如何看待红星产业园的未来价值?

从覆盖范围上来看,根据红星全球农批中心的建设规划,这里将成为湖南(红星)农产品流通产业园。可以实现农产品交易、仓储物流、检验检疫等12项功能,汇集“中部果业航母”、“智慧生鲜中央仓”和“会展商业集群”三大区域,真正实现“米袋子”、“菜篮子”和“果盘子”的集群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例如,海鲜水产项目可以将国外市场的鲍鱼、龙虾等海鲜特产引入国内市场,解决“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问题;肉食项目也可以实现一级批发、二级批零、加工配送协同发展,满足商户对猪、牛、羊及家禽等各类肉品的加工、分拣、交易等需求。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红星全球农批中心将打通农业产业链上下游,实现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的贯通融合。因为红星大市场本就集中在农产品的销售、配送环节,属于农业产业链的末端。而农产品的生产、加工环节,则属于农业产业链中前端。现在红星全球农批中心,将生产、加工、销售、配送等环节集于一体,自然对打通农业产业链上下游具有推动作用。

再者,上文中提到的红星农谷,也将聚集优质农业供应链服务资源、打通农业供应链核心环节、为商户提供包括在内得到创业选品、直播、电商以及掌握市场信息等一站式服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商户想要在淘宝、京东上开网店,想通过直播带货去卖农产品。但受制于商户自身因素,商户不会在淘宝、抖音这些平台开网店、直播带货。此时,红星农谷就会整合自身资源,为商户提供电商、直播的培训服务,帮助商户搭建网店、直播带货体系,助力商户、企业覆盖到更多的用户群体,实现可持续性发展。

与此同时,亦能反哺红星实业本身的良性增长。更关键的是,对长沙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同样不容小觑。

我们用一组数据来呈现或许更为直观。根据红星实业官方数据显示,去年1月16日,红星全球农批中心一期项目水果大市场开业,一年多来总交易量达450万吨,交易额近500亿元,在全国同类市场综合交易量排名第四。

大概计算一下,红星水果大市场500亿元的交易额中由各个环节的成本以及利润组成,刨去各个环节以及一二三级批发商的成本,仅是红星水果大市场产生农业增加值至少超过亿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雨花区GDP达到2360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为5.7亿元,这也意味着雨花区第一产业增加值至少有接近五分之一的部分是由红星水果大市场创造的。

若以农产品流通交易额占比生产总值计算,在2021年长沙13270.70亿元的GDP中,仅是红星水果大市场交易额占比就达到了3.77%。

如果红星农产品流通产业园全面投入使用,那么,将在带动雨花区区域经济增长的同时,进一步推动长沙GOP的增长,并将形成集群效应助推农业辐射产业如餐饮业、旅游业的发展。在有效促进长沙、湖南地区农业产业化升级的同时,还能提升农业对其他产业和农户收入的辐射带动效应。

比如,今年4月,在“郴品郴味”产销对接签约仪式上,红星全球农批中心与郴州30余家农产品基地建立深度合作关系。届时,郴州农产品将通过红星全球农批中心走向更广的市场,带动郴州地区农业产业发展,也侧面体现了红星农批中心在积极响应乡村振兴、产业助农的号召,发挥相应市场作用,助力农业产业链实现融合发展。

说到这里,其实已不难理解在农业产业链发展趋势下,红星产业园对红星实业集团本身的价值,对区域经济、长沙乃至湖南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以及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引领作用。

正如红星实业董事长罗跃所说:“我们坚守,但又不盲目守旧;我们坚持,但又要与时俱进。红星既要争做‘百强企业’,更要争做‘百年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在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实现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创造。

来源:松果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