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狗咬死了你家的鸡,是狗咬的,又不是我咬的。既然是我的狗咬的,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把我家的狗打死呢?”——在郴州某调解室里,一名农户陈某嚣张地说道。他和另一名农户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纠葛呢?小李与陈某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邻居,两家相距不超过300米。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原本邻居间应该和和气气的,平时有个什么困难可以互相搭把手。然而就在2021年9月份,小李却遇到了一件令他十分气愤的事情。某天,小李在屋内突然听到鸡棚里传出的惨叫声,于是便到自家鸡棚去巡视,却不想看到了令他心碎的一幕——他辛辛苦苦养了半年的下蛋鸡和肉鸡,居然全都惨死在血泊中。旁边守护着受害鸡的鹅们也不敌行凶者,安静地躺在地上,早已失去了呼吸。小李气呼呼地盯着还叼着一只鸡的始作俑者——大黑狗,拿起手机拍了下来,准备挨家挨户询问这只惹祸的狗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邻居饲养的,正好此时狗看到他,立马就逃跑了。小李赶紧跟了上去,最终发现黑狗跑回了邻居陈某家里。他没好气地和陈某开始理论,让他赔偿自己的损失。然而邻居却理直气壮,不认为自己有错,把小李轰了出去。小李多次寻找陈某解决此事,对方却始终死皮赖脸,无奈之下他报了警。警方到达现场后,首先调阅了小李当时拍摄的录像,并检查了被咬死的鸡和鹅,确认这起事故确实是陈某家的黑狗引起的。其次,他们对被咬死的十只鸡和八只鹅进行称重,鸡的重量是50斤,鹅的重量是59.6斤。按照当地经济水平来计算,大约是2000多块钱的损失。由于涉事人陈某并不是故意的,所以这起案件被定性为民事纠纷而不是刑事案件。民警找到了陈某,责令他尽快赔偿小李。然而陈某实在是脸皮厚入城墙,一直拖着不肯赔偿;小李实在无奈,曾试图找当地的村委会、调解组织以及民警对陈某进行调解,但是都没有什么用。陈某秉持着一个歪理,既然是狗咬死了鸡和鹅,那么小李就应该当场打死这条狗;然而他没有当场解决,那么之后以此为由索要赔偿,就是讹诈的行为。众人对这种谬论都无法理解,陈某其实就是在抵赖罢了。小李在民警的建议下,向当地的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法院审理后认为,陈某没有对自家的狗只尽到注意义务。因为根据《动物防疫法》第三十条单位和个人饲养犬只,应当按照规定定期免疫接种狂犬病疫苗,凭动物诊疗机构出具的免疫证明向所在地养犬登记机关申请登记。携带犬只出户的,应当按照规定佩戴犬牌并采取系犬绳等措施,防止犬只伤人、疫病传播。街道办事处、乡级人民政府组织协调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做好本辖区流浪犬、猫的控制和处置,防止疫病传播。县级人民政府和乡级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结合本地实际,做好农村地区饲养犬只的防疫管理工作。饲养犬只防疫管理的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陈某在饲养狗只时,没有带着它出户,而是疏于看管狗只,让狗单独出户,以至于丧失对狗的管控,这样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动物防疫法》的规定。如果他没有足够的精力看护狗只,应当在家中栓绳,防止其任意出户。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四十五条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我们可以看出,动物致人损害的归责原则为无过错责任。也就是说,无论饲养人究竟有没有过错,只要动物造成他人损害,且被侵权者没有故意、重大过失的情况,那么都需要负责。因此,像陈某这样在饲养动物过程中违反了法律法规,更需要承担责任,因此法院最后判处他赔偿小李2000余元的损失。其实这起案例造成的后果还并不算严重,陈某应当庆幸他饲养的狗只没有对人进行攻击。如果狗只攻击人,并导致人身损害的话,恐怕他需要负担的赔偿更多。其实狗伤人事件时有发生,比如2015年发生在河南郑州的这起狗撕咬四岁男童致其死亡的案件,因为狗主人未能尽到注意义务,而男童的监护人也没有尽到监护义务,再加上男童本身患有疾病,所以最后狗主人赔偿13万元。如此狗伤人的案件,不仅让受害者家属痛苦,而且也令狗主人心忧。然而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饲养狗的主人能够按照法律规定,妥善饲养动物,就不会导致一幕幕悲剧。动物虽然是人类的好朋友,但是被饲养的动物却是人的所有物,既然动物属于“物品”的范畴,那么主人应当合理地保管,避免给他人造成困扰。(本文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为网图;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发布于:湖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