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初十,过年的气氛还浓。然而,就在这一天,胡宗南却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结束了他66年的人生。蒋介石给这位忠诚的老部下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同时也亲自出席了葬礼。估计,这是胡宗南在台湾岁月里最风光的一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在风光的表象背后,却藏着令人诧异、特别是令胡家人很沮丧的事:戎马一生的胡宗南,下葬时穿的是一身旧衣服。按照中国的习俗,人去世后,要穿上新的干净的衣服,也就是寿衣。按理说,像胡宗南这样深得蒋介石重视和信任的门生,穿一身好的寿衣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可偏偏要以一身旧衣服下葬呢,这是为何?1924年,28岁的胡宗南弃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他便开始了几十年的军旅生涯,屡立战功,晋升迅速,31岁就升任为第一军第一师少将副师长,40岁当上中将军长,对老蒋更是忠心不二,深受其器重。抗战爆发后不久,便被任命为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成为西北地区最高将领,重兵在握,人称“西北王”。蒋介石败逃台湾后,胡宗南的部队在大陆做最后的挣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50年3月,解放军二野刘邓大军攻打西昌,胡宗南将剩余6万部队的指挥权交给参谋长罗列,自己却悄悄地乘坐了蒋介石派来接他的飞机,飞逃去了台湾。胡宗南到了台湾后,带着老婆孩子住进了一套在花莲租住的房子里。曾经统领过60万大军的他,身边只有6个部下陪同。他还没开始过上安稳的生活,便在这年5月遭到了“监察院”李梦彪等46个人的弹劾。弹劾文的核心点是胡宗南要为自1949年以来在西北、西南连连战败的事负责。弹劾案一出,胡宗南的日子自然不好过,被人讽刺挖苦,甚至被人歪曲。他只是十个战区的军事首长之一,其他战败的首长却没有被问责,多少让他觉得不公平。说白了,大势已去,“监察院”之流不过是想找一个背锅侠。胡宗南虽然难受,不过却表现得很镇静,并未公开出面辩解。反倒是他的很多同僚或好友在为他多方奔走。后来,在108位“立法委员”的署名陈情书下,蒋介石亲自出面讲话:“如果没有胡某人,我怎么从大陆出来?如果没有胡某人,‘政府’怎么出来?你们怎么出来的?”在蒋介石的授意下,胡宗南逃过了这场劫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宗南为了“一雪前耻”,于1951年9月化名为“秦东昌”,请缨到最前线大陈岛作战,指挥大陈海上游击队对大陆沿海就进行骚扰破坏。不过1953年,我解放军就在距大陈岛14公里的积谷山岛强行登陆成功,大陈岛解放也指日可待。胡宗南不得不灰溜溜地回了台北。1955年9月到1959年10月,胡宗南又任“澎湖防守司令部”司令官,任陆军二级上将。他其实是想去前线可以打仗的地方,比如金门,想通过打仗来冲淡他兵败大陆的郁闷、屈辱,然而,他的请求未被允许。1959年10月,胡宗南从澎湖回到台北后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并没有什么实职,从此淡出军界。之后,胡宗南常会带着老婆和孩子四处玩,这是他人生中最悠闲、最自由的一段时光。他在日记本里写下的差不多都是某天陪太太看电影、打桥牌之类内容,像极了“颐养天年”的美好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的人,这种悠闲却往往令人沮丧、压抑。胡宗南经常会一个人跑到山里去,声嘶力竭地大叫,发泄心中的郁闷。按理讲,胡宗南虽然没有“西北王”时的风光,但他军衔高,依旧被蒋介石当做可信赖的人,拿到手的工资不会低,可是他却很“穷”,这是为什么?这得从他的行事作风说起。胡宗南到台北定居后,蒋介石要送给他一幢房子,不过他拒绝了。一家人依旧住在破旧的房子里,客人来了都不敢坐沙发,因为沙发实在是太破了,就怕一不小心把沙发坐坏了。胡宗南家不但沙发破,而且还没有冰箱,这让家里的孩子们很郁闷,他们非常羡慕别的同学,因为其他同学家差不多都有冰箱。有一天,胡宗南回到家,发现家里竟然有一台冰箱,便拉长了脸问太太叶霞翟:“冰箱哪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胡宗南推荐罗列为陆军总司令,罗列为了报恩,便送来了一台冰箱。罗列也知道老领导的脾性,怕他不收,便特意送了一台旧冰箱。不过,胡宗南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就算是旧冰箱他也坚决不收,立马让人退回去。住着旧房子,坐着破沙发,家里还没有冰箱,胡宗南是故意摆出一副清廉样?还真不是。胡宗南在当“澎湖防卫司令”时,就开始把每月的薪水分成3份,其中的1/3留给“长官部”当公费用,另外的1/3会发给澎湖长官部两个各有七八个孩子要养的部下,最后剩下的1/3才是寄到自己的家里。胡宗南有四个孩子,他是在51岁时才开始当爹的,那时他的孩子们都不大,大的十来岁,小的几岁,都是长身体的年龄,他给家里的那点钱实际上是不够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宗南的妻子叶霞翟是一个知识分子,留美博士,在大陆时便是一个大学老师。然而,她到了台湾后,丈夫却不让她出去教书了,她就在家专职带孩子料理家事。可是,丈夫每月寄来的那点钱完全不够一家六口人的生活开支,她不得不为钱发愁。叶霞翟便试着向报刊投稿,赚稿费。她第一次投稿时,收到了厚厚的信件,还以为里面装的是自己丰厚的稿酬,哪知是报社的退稿,搞得她哭笑不得。为了孩子和家庭,她不得不再接再厉地投稿,直到成功取得稿酬为止。从物质生活上来看,在台湾时期的胡宗南并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人,而他们一家过得也是比较“穷酸”的。1959年底,胡宗南开始了退休生活,不过因为常年抑郁的关系,在次年就开始感觉心脏不太舒服,被检查出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1961年7月,他住进了医院治疗,期间蒋介石还专程去看他,令他感动不已。1962年2月14日,胡宗南心脏病发去世,他一生忠诚于蒋介石,而老蒋也为他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风风光光地将他送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胡宗南的次子胡为善却披露:“父亲去世的时候,穿在身上的背心都是破的,这个背心妈妈也没舍得扔,后来又穿在我身上。他是以一身旧衣服下葬的。”从这段话能得知,胡宗南在台湾时经济上并不宽裕,背心穿破了也不买新的换,甚至是在他去世后,他们家也没有经济条件为他置办一身崭新的寿衣,不得不穿着一身旧衣服下葬。而那件破背心,叶霞翟还没舍得扔,将她留给次子胡为善穿,这事一方面说明胡家的经济条件真的不宽裕,另一方面也是妻子和儿子对胡宗南的一种纪念和思念。俗话说“人走茶凉”。当胡宗南去世后,曾经那些攀附胡家的“达官贵人”集体消失了,当时年都还没过完,可胡家一下子就冷清了,没人来拜访,没人来递名片。值得宽慰的是,他曾经的旧部下会在他每年忌日时去纪念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能最能让胡宗南欣慰的是,他一直衷心跟随的蒋家还记得他。蒋介石在世时,有时候会到胡宗南的墓地去看他。蒋经国把叶霞翟请到大学工作,帮忙解决了胡家人的生计问题,胡家孩子留学时也会给学费。后来,叶霞翟做到文化大学的副校长才退休,还成为了台湾有名的作家。胡家的孩子也成了才,次子胡为善后来成为台湾中原大学副校长。纵观胡宗南在台湾的十几年,他在精神上是抑郁的,在物质上是贫乏的,与风光无限的前半生相比,他的晚年多少是悲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