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赵家林的官途看,不算差,也不能算好。教书育人十多年,好不容易熬到校长位置,此时的他已经快40岁了。如果不是遇到邱远航,或许这辈子就原地踏步了。然而遇到人生贵人,命运就此改变。

认识邱远航时,他刚从北州市委书记提拔到副省长。正好管委会组建时间不长,邱远航直接把他从教育上转入政界。此后,管委会基本上就他一个人说了算。

这些年,赵家林依托独特的优势发了财。至于赚了多少,无法统计。等腰包鼓起来后,他对金钱似乎失去了兴趣,更向往的是往前迈一步。

邱远航不是不知道他的想法,但对于他来说,赵家林不过是他手下的一枚棋子,或者说是捞钱的工具。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短短几年内就能从副省长爬到常务副省长,并成功进入省委班子。关系是一方面,最终还得靠金钱开路。好比打仗一样,不怕你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到最后还得靠步兵攻城掠地。

要说以邱远航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把赵家林丢弃,但儿子邱江吵着闹着要进入房地产,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不能横加干涉,于是托给赵家林成立了公司在高新区弄块地练练手。谁知出师不利,直接被赵家林给坑了,弄得他现在都左右为难,骑虎难下。

邱远航道:“想进步是好事,我全力支持,你想去哪个地方?”

赵家林直言道:“邱省长,高新区我现在还不敢完全放手,我怕一撒手就有人背后捅刀子,所以最好能留到江东市,当个副市长也行,这样高新区至少还在可控范围内。”

“可以。”邱远航道:“不过,你的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完再说。”

“好,我一定全力以赴。”赵家林激动地道。

邱远航又道:“家林啊,菜家园的事情我现在非常被动,章书记虽没说什么,但咱脸面上就过不去。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就不追究了,这个烂摊子该如何解决,你想过没有?”

赵家林道:“邱省长,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了,我们还不如将错就错,继续做剩下村民的思想工作,争取早日把协议全部签了。要不然,拆了一半就白拆了。”

邱远航忖度良久道:“这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问题太敏感,先缓缓再说。如果村民们提出要求签协议那就签,如果反对声较大那就搁着。另外,邱江的公司全部撤出去,剩下的由你们管委会接手。”

赵家林有些听不明白,支支吾吾道:“邱省长,这是……”

邱远航瞪了一眼道:“这你还不明白吗?要是邱江再这么胡搞下去,我怕出更大的乱子。亏了的钱就亏了,就当他练手了。剩下的,一切由你们承担。”

听到此,赵家林头皮发麻。为了这次拆迁,管委会前前后后花了300多万元,要是接过来,村民的安置房就都由管委会自行建设。这要是算下来,没几千万绝对不出来。领导一句话,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好……吧。”赵家林硬着头皮道:“邱省长,管委会现在也没多少钱,我想让您给批点……”

“这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邱远航直截了当道:“对了,江方集团以后就不存在了,要是将来有人问起来,不要乱说,更不要无端挑事,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赵家林苦不堪言,却无法表达内心的真实想法。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本来想巴结邱远航,到最后所有的苦果一切都由他承担。目前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赶紧调离管委会,把这个烂摊子丢给陆一伟。可是,邱远航不发话,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临走时,邱远航叮嘱道:“以后要是没什么事就别过来找我了。另外,省里已经责成市里对此次事件进行调查处理,你心里要有个准备。”

赵家林心里一紧,道:“邱省长,这会不会……”

“放心吧,不会落到你头上的。”

听到这句话,赵家林放松了不少。不过他看出邱远航与从前的态度大不相同,爱理不理的,这是不友好的信号。不要找他,难道决定放弃自己了?哼!要是我倒霉了你也甭打算好过。但回过头一想,人家是省领导,自己怎么可能与其对抗呢。

从邱远航家里出来,赵家林习惯性地掏出手机,一看到有十几个未接来电,有七八个是方晴的,还有梁国栋的。想起梁国栋上午谈得那事,难道是成功了?可转念一想,成功了又怎么样,现在的他似乎对陆一伟并不关心,而是迫切想跳离这个是非之地。

市里派人调查,调查的结果会怎么样呢?无非是两种结果,要不处理了他,要不处理了陆一伟。可陆一伟自始至终没有参与,那就极有可能是他了。可邱远航说不会落到自己头上,难道是陆一伟?

他想过了,如果真要调查自己,直接把梁国栋推出去,这个人留在身边实在不安全。

赵家林没有回电话,径直回了家。

第二天上班,陆一伟如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而赵家林已经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气得直骂梁国栋是蠢猪。可这事又不能报警,只能硬生生地咽在肚子里。

赵家林正思考着,陆一伟不请自来。他笑呵呵地道:“一伟来了啊,快坐。”

陆一伟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道:“赵书记,你作为长辈领导我敬重你,但你应该有个长辈领导的样子,和我玩阴的,有失体面啊。”

赵家林的表情瞬间凝固,黑着脸道:“陆一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做下的事不明白吗?”陆一伟瞪着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家林狡辩道。

陆一伟站起来道:“赵书记,既然你喜欢玩阴的,那我陪着你。不要觉得我陆一伟是软蛋,这是尊重你,惹急了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说完,“啪”地丢下一个封信扬长而去。

赵家林颤抖着手打开信封,只见里面是自己和方晴的Y乱照片,顿时恼羞成怒,抓起来撕了个粉碎。

与此同时,邱远航也接到了方晴和梁国栋的照片,同样异常震惊,匆忙收起照片打给赵家林:“梁国栋在哪?”

赵家林不知情,道:“他今天没上班啊。”

“哦。”邱远航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了,端着架子道:“没事了,我就随便问问。”说完,挂了电话。

两天后,一支调查队伍进驻管委会,就菜家园事件展开全面调查。不仅如此,又延伸到财政审计,让赵家林有些坐立不安。

调查组三天后离开管委会,然后就没音讯了。

进入腊月,江东市迎来今年冬天第一场大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积雪都没过了膝盖,异常恐怖。这应该是西江省有记录以来的一次最强降雪。

老天爷发怒,人类还得沉着应对。陆一伟最关心的还是那些可怜的拆迁户,几百号人挤在狭小的学生宿舍里艰难过冬。学校虽有暖气,但如此极端天气实在罕见,宿舍里如同冰窖似的,根本无法住人,有些老人已经出现冻伤,住进了医院。

关于安置这几百号人,陆一伟头疼不已。拿出了具体的安置办法,由管委会出资补贴,让各家出去租房居住。但老百姓习惯性讨便宜,拿到了租房补贴还不肯离开宿舍。在这里有免费水电暖,何乐而不为呢。

菜家园拆迁只拆了四分之一,一大半房子还在。该村的村民大部分盖了三四层,最高的有五六层。如果这批拆迁户搬回村里完全能住得开,都是一个村的又是亲戚关系。在陆一伟的协调下,一大半村民都自己想办法解决住所了,还有十来户赖着不走。实在没办法了,他亲自登门逐户做思想工作,才算把最后一批拆迁户搬离了学校。

大雪过后没几天,一颗重磅炸弹丢到了管委会。赵家林和郭小鹏被秘密带走,而梁国栋直接被司法机关批捕。这一消息一出,陆一伟都有些不可思议。

经过四方打听,下达这一命令的不是别人,而是市委书记林海峰。

这就奇怪了,林海峰作为邱远航提拔上来的人,而赵家林也是邱远航的人,他怎么会如此对待赵家林呢?这种结果只有一种答案,那就是邱远航要除掉赵家林。

至于批捕梁国栋的理由很简单,旧案重提,不知谁又把上次的强J案挖出来,而且找到当事人进行指证。当事人再次翻供,指责梁国栋确实对她进行了X侵。这一戏剧性的翻转,又是为何呢?

陆一伟推测,肯定与那些照片有直接关系。如果不出意外,邱远航对这支脉上的关系进行彻底清洗。

陆一伟有些后怕。如果当初寄给邱远航的照片主角是自己,而不是梁国栋,那后果不堪设想。官场处处是陷阱,稍不留神就是万劫不复。

一层关系的瞬间崩塌,绝非偶然而是必然。而决定命运之人,正是利益集团的执行者。一旦盟友失去利用价值或者威胁到自己时,执行者会毫不犹豫壮士断腕,即便再不舍都要狠心丢弃。赵家林为邱远航的“高楼大厦”立下汗马功劳,到最后却倒在他手里,这个结果或许打死他都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