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梁国栋家在谷未区。因为这里是老城区,依然居住着年代久远的二层小楼房。以梁国栋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外面买房,但他不喜欢单元楼的拘束环境,气都出不上来。在老城区虽然拥挤了点,好歹有个小院,闲暇时可以种花种菜,也是一种享受。

李二毛先前来过梁国栋家,走到门口透过门缝观察里屋。看到梁国栋潇洒地坐在沙发上,压着火气敲了敲门。

“谁呀!”从里屋走出一个妇女叫道。

李二毛压低声音道:“我是管委会的,找梁主任办点事。”

妇女没有思考考虑,立马兴高采烈开门。这马上到年底了,上门的人渐渐多了,她当然欢迎了。

打开门后,李二毛径直冲了进去。妇女见此,惊慌道:“喂喂,动不动礼貌啊……喂……”

李二毛一脚踹开门,走到沙发跟前把还未反应过来的梁国栋提溜起来,凶煞地道:“把东西叫出来!”

梁国栋瞪大眼睛,使劲挣扎道:“放开!”

梁国栋那是李二毛的对手,挣扎半天没反应。妇女见此都吓傻了,冲上来捶打着李二毛。李二毛一个反脚,一脚把妇女踹到了茶几下面。然后回头对梁国栋道:“你到底拿不拿?”

梁国栋硬气地道:“李二毛,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我告诉你……”还不等他说完,李二毛掏出准备好的跳刀直接插到腿上,咬着牙道:“你拿不拿?”

梁国栋见对方不要命了,连忙求饶道:“你要什么东西,要钱吗,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拿。”

李二毛拔出来又是一刀,瞪着血红的眼睛道:“我最后问你一次,到底拿不拿?”

梁国栋疼得直冒冷汗,急忙道:“我拿,我拿!”

李二毛把刀架在脖子上,陪他到卧室拿到了相机。打开看到陆一伟赤身露体与方晴纠缠在一起,一切都明白了。从相机里取出卡,当着梁国栋的面摔了个稀巴烂,问道:“有没有备份的?”

“没有,绝对没有!”梁国栋彻底吓怕了,双腿的伤口不停地冒血。

李二毛不放心,进了卧室看到有台电脑,操起椅子砸了个七零八落,从机箱里拔下硬盘走出来道:“梁国栋,你这种小人不得好死。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动什么歪脑筋,信不信我一刀子捅死你?”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八面玲珑的梁国栋深谙这个道理,要是把李二毛逼急了,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来。

“你不是有个在京城上大学的女儿吗?你再敢和陆主任过不去,老子制定让你再也见不到她!”说完,愤愤离去。

梁国栋的妻子都吓傻了,李二毛走后才缓过神来,立马拿起电话要报警。梁国栋忍着疼痛上前制止道:“别报警,千万别报警!”

“为什么?都把你伤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让警察把他抓起来?”

“不不不!”梁国栋心虚地道:“这事我来解决。”

妻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道:“梁国栋,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行了,快送我去医院。”

李二毛回到家中,陆一伟和胡志雄还在睡着。他惊魂未定地坐在沙发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李二毛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完全没有考虑后果,就如此冲动地做下此事。他不知道陆一伟醒来后会不会骂他,即便是骂,他也认了。能替陆一伟做点事,假如进去了也值!

晚上十点多,陆一伟迷迷糊糊醒来。看到陌生的环境,再瞅瞅李二毛疑惑地道:“二毛,我怎么在你家?”

李二毛没有说话,提过去一杯水道:“陆主任,喝点水醒醒酒吧。”

陆一伟揉着发胀的脑袋,使劲回想着道:“我不是和方晴在东湖大酒店吃饭嘛,怎么来了这里,我喝多了?”

李二毛本不打算告诉他,但这么大的事他又扛不住,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陆一伟听后,触电般地站了起来。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惊诧道:“你说什么?这是梁国栋设的局?还给我和方晴拍了照?”他第一念头就是完了,这回彻底栽到赵家林手里,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李二毛又把拿到照相机的情况说了一遍,陆一伟坐在床上大口喘气。他的心情如同过山车般经历了从高峰到低谷的巨大起伏,这也是他从政以来感到最危险的一次。官员们在女人问题上,基本上一搞一个准,不仅丢了官帽,还败坏名声。赵家林这招够狠,要不是李二毛估计这事就成了铁案了。想要翻身,基本无望。

另外,他确实大意了。没想到赵家林会用方晴来陷害自己,这种下三滥手段只有梁国栋能想得出来。他咬着牙使劲捶了一下道:“赵家林,你这样对我休怪我无情。”

“你没伤着吧?”陆一伟关心地问道。

李二毛摇摇头道:“我没事,估计梁国栋伤的够呛。”

陆一伟意识到李二毛的处境,担心地道:“你怎么那么傻呢,要是出了人命我保都保不了你。”

李二毛淡然一笑道:“陆主任,其实我早就把生死度置之外了,大不了把我抓起来,老子过两年还是好汉一条!”

陆一伟拍了拍李二毛的肩膀,动情地道:“二毛,你是条汉子!不怕,要是你有事,我替你担着,绝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过了一会儿,胡志雄也醒了过来,听闻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东西呢?”

李二毛把卡交给陆一伟,道:“我怕梁国栋备份,把他家的电脑也给砸了,把硬盘拿了出来。”

见李二毛如此心细,陆一伟放心不少。但依然不轻松,万一还有其他备份呢?顾不了那么多了,找到读卡器插上,看到电脑里不堪入目的画面,陆一伟有些后怕。他立马把卡拔出来用火点燃。

“不行,必须尽快把梁国栋除掉!”陆一伟恼火地道。

李二毛自告奋勇道:“陆主任,你要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我保证他以后不敢和你作对。”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陆一伟心中有了主意,起身道:“我先出去一趟。”

胡志雄看着桌子上的硬盘,道:“陆主任,你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吗?”

胡志雄的话提醒了他。李二毛三下五除二把电脑拆开,把硬盘安装上去打开后,只见更加露骨的照片出现在面前。只见梁国栋和方晴各种姿势拍照,甚至还有床照。更令人惊奇的是,里面还有赵家林和方晴的照片,内容堪比日本大片。看到道貌岸然的赵家林还有这一面,陆一伟愈发觉得恶心。

陆一伟考虑了一会儿道:“二毛,你把这几张照片挑出来,直接给邱省长寄过去。”他本来不想用阴招,但眼下被他们逼的没办法了,必须以牙还牙。

见陆一伟挑得都是梁国栋的照片,胡志雄道:“那赵家林的呢?”

“先不急,一步一步来。”陆一伟在想象,要是邱远航看到这一照片会是什么感受呢。

与此同时,赵家林正与邱远航秘密会谈着,还不知道梁国栋的事情。

听闻郭小鹏被陆一伟免职后,邱远航并不意外,道:“早就和你说了,不要让自家亲戚搅和在一起,即便没什么让外人看了就以为有什么。很明显,陆一伟是针对你的,这小子还是有点魄力的。”

被邱远航批评,赵家林羞愧难当,道:“邱省长批评得对,是我目光短浅了。不过话说回来,凭陆一伟的能力与我叫板还不够格,您说会不会是赵省长在背后撑腰?”

邱远航思考了会儿道:“不可能!赵昆生堂堂一省之长,正儿八经的事还忙不过来,那顾得上操这些闲心。你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赵省长不至于放在眼里吧?”

赵家林尴尬一笑道:“那是我想多了。”

“行了,免了就免了吧。”邱远航道:“回头我和海锋说说给他重新安排个职位。”

见邱远航如此态度,赵家林立马道:“邱省长,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小子如此嚣张?”

邱远航厌恶地瞟了一眼道:“你是工委书记,在高新区是一把手,连个小毛孩子都斗不过?实在有些可笑。我的事情多,那顾得上为你们这些芝麻小事操心,就这点事值当着急忙慌跑过来请示?”

在邱远航面前,赵家林言行举止都格外小心翼翼,还不敢过于放肆。他深思半天道:“邱省长,我想离开管委会。”

“为什么?”

赵家林憋了一肚子苦水道:“我在管委会已经八年了,一直原地踏步,止步不前。其实我早就想进步,那怕前进一小步也能看到希望。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一切失去了新鲜感,思想变得懒惰,进取心也不高。过了这个年我就满50岁了,如果再不前进,估计就没多少机会了。”

一个人的政治生命是很短暂的。从20多岁入职,到60岁退休,不过就30多年。除去碌碌无为奋斗的十多年,真正的黄金期也就10年。如果混得好,30多岁就能主政一方,但这种情况在官场上比较罕见。大多数人还是在40多岁才算步入正轨。好点的,能干到退休,运气差的,还不到退休年龄就得腾位子退居二线,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