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学长,好久不见啊,怪想你的。”

快下班时,接到方晴的电话,那发嗲的声音难以接受。陆一伟对其没什么好感,耐着性子道:“有事?”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方晴笑着道:“晚上有时间没,想请你吃顿饭。”

陆一伟毫无犹豫道:“晚上我还有客人,改天吧。”

“哦。”方晴很淡定地道:“还说给你介绍笔生意,既然你忙那就改天吧。”

“什么生意?”

方晴故意吊胃口道:“我一同学从京城回来了,在西门子市场部工作,这次回来打算考察一下,有意在我们江东市建设小家电生产基地。”

听到此,陆一伟有些心动。西门子作为国际知名企业,比山藤汽车公司不知强多少倍。要是能把这企业引进来,高新区的含金量立马上一个档次。连忙道:“明天晚上不行吗?”

“好像不行哦,我同学本来今天就要回京城,我给拦了下来。想着你感兴趣就随便问问。你要不来怪遗憾的,万一谈成了这可是几个亿的项目啊。”方晴诈唬道。

尽管方晴的话漏洞百出,陆一伟似乎想不了那么多,道:“你那同学在哪,要不我现在过去找他。”

“晚上吧,他和现在有点事,不方便。”

“哦,什么地方?”

方晴见陆一伟上了钩,笑着道:“还是老地方,东湖大酒店。”

“那好吧,晚上我过去。”

“好的,那我等你哦。”说完,美滋滋地挂了电话。

旁边的梁国栋急切地道:“怎么样?他同意了吗?”

方晴得意一笑道:“我方晴出马,那有失手的时候。”

“哎呦,我的乖乖,我爱死你了。”说完,搂着方晴如小鸡啄米似的亲了起来。

这个点子是梁国栋出的,他知道陆一伟急于想招商引资,尽快把高新区建设起来。于是切准要害对症下药,果然中计。

“哎呀,讨厌!”方晴推开梁国栋道:“去哪找西门子的市场经理啊?”

“这你不用管了,我来安排。”梁国栋信心十足道。

挂掉电话,陆一伟把方晴的话回想了一遍,似乎听出了丝许漏洞。一个市场部的经理,能有这么大的权力在外搞投资?不过他确实急于让更多的企业入驻高新区,不管是不是真的,值得一试。为了保险起见,他把胡志雄叫上一同前去。

晚上七许,陆一伟准时来到东湖大酒店。出门迎接的方晴看到陆一伟身边还有个人后有些慌神,压根没想到他会带外人来。经常辗转官商两界的她表现得出奇淡定,笑着道:“这位是?面生的很啊。”

陆一伟介绍道:“这是管委会新来的副主任,叫老胡就可以了。”

方晴妩媚一笑,伸出芊芊玉手道:“胡主任,幸会幸会,很高兴认识你。”

胡志雄一辈子在南阳县,突然走出来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有些发懵,完全被方晴的美貌所吸引,抓着对方的手不放松道:“我也一样。”

十个男人九个色,胡志雄如此表现,方晴反而放松了警惕。抽出手道:“那我们上去吧。”

进了包厢,一个更加妖艳的女子出现在面前,打扮与酒吧小姐没什么两样。陆一伟惊奇地道:“这位就是你同学?”

方晴上前搀住女子道:“对,西门子京城公司市场部经理,你叫她莹莹就行了。”

莹莹夸张地扭着胯子走上前,妖娆地伸出手道:“陆主任,久仰大名啊,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陆一伟笑笑,绅士地道:“欢迎你到我们高新区投资。”

坐定后聊了一会儿,陆一伟总觉得那里不对劲。这女子的谈吐俨然不像企业高管,倒像是风尘女子。他几次往合作方面谈,对方似乎故意躲闪而是聊着无关紧要的事。

饭菜上桌后,方晴端起酒杯道:“陆主任,胡主任,咱们先话情谊,合作的事待会再谈。来,我敬二位领导一杯!”

陆一伟那知道这是个陷阱,犹豫了片刻还是喝了下去。看到此,方晴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

接下来,方晴和那个莹莹猛灌胡志雄,不一会儿直接趴在桌子上。

陆一伟感觉头有点晕,但意识是清醒的。今晚这是怎么了,喝了这点酒就有点醉,不应该啊。眼前的人影的越来越模糊,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学长,学长……”方晴走过去连叫了好几声,又推了推没反应,知道药性起作用了。对着里屋道:“出来吧。”

梁国栋出来后,见陆一伟睡得死沉沉的,立马道:“快,把他拉进来。”

梁国栋和方晴把陆一伟架到里屋床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衣服。梁国栋催促道:“你赶紧脱衣服。”

“啊?不是让莹莹来吗?”方晴道。

“还是你来吧,莹莹还要照顾外面那个了。”梁国栋道。

方晴看着陆一伟健硕的身躯似乎有些迷乱,真想假戏真做。

梁国栋看到方晴的表情,猜到了她的心思,道:“你心动了?”

“没。”方晴连忙摇头道。

“那赶紧的啊,待会醒来了可就晚了。”梁国栋焦急地道。

方晴一边脱衣服,一边想着此事,越觉得这是太卑鄙,道:“国栋,我看还是算了吧,这样陷害他太不公平了。”

“哎呀,你能不能快点!”梁国栋已经走火入魔了,上前帮着方晴脱掉衣服道:“快上去,搂着!”

方晴躺在陆一伟身边,触摸到结实的胸腔时,整个人有些欲罢不能。随即紧紧地贴在身上。

梁国栋没停歇,拿着照相机咔咔咔多角度拍照。得到满意效果后,打了个响指道:“好了,可以起来了。”

陆一伟的身体有了反应,方晴有些难以抗拒。

见方晴没动静,梁国栋手一挥道:“那你享受一会吧。”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方晴不情愿地起身穿好衣服,看着熟睡的陆一伟,不由得懊悔起来。自己这都干得什么事!临走时,为陆一伟盖好被子,匆匆离开。

李二毛没有上去吃饭,而是随便吃了点在车里等候着。他突然看到方晴和梁国栋鬼鬼祟祟走出来,上了一辆车匆匆离去。不由得狐疑起来,陆一伟不是和方晴吃饭吗,怎么她先出来了,陆一伟还没下来?另外,梁国栋在这里干什么?

李二毛以为陆一伟在后面,又等了一会儿还没出来,心里一紧,似乎预感到什么。他匆忙下了车,疾步上了楼,进了包厢里屋看到陆一伟在床上熟睡着,连忙推了推道:“陆主任,陆主任。”

估计药性够猛,陆一伟丝毫没反应。李二毛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类似桥段在电视上看过,没想到在现实中发生了,而且还发生在陆一伟身上,简直是天下奇闻。他顾不了那么多,匆匆给陆一伟穿好衣服,背下楼放到车上又上去把胡志雄弄了下来。

送回自己住处,两人依然在熟睡,李二毛惊慌失措。如果要是被对方得逞了,陆一伟的前途就毁了,那自己也好过不到哪里去,他必须做点什么,可该做什么呢。

他记下了方晴的车牌号。方晴是一辆红色宝马,先前也出入过管委会,因为是豪车,李二毛特意留意了,而且车牌号也相当牛逼,4个6,这在江东市都比较少见。他决定去找方晴。

打听一个人的住处并不难,何况是方晴这样的名人。李二毛记得司机小李去过方晴家,一番打听发疯似的来到该小区。果不其然,那辆宝马车在那里停放着。给保安塞了包烟,知道了确切楼层。

方晴打开门看到李二毛,疑惑地道:“你找谁?”

“我找你。”李二毛不管方晴同意不同意,强行走了进去。

方晴见李二毛如此野蛮,拉着道:“你是谁,到底要干嘛,我可报警了啊。”

“我是陆主任的司机二毛,找你有点事。”

方晴心里一慌,道:“你找我什么事?”

李二毛伸出手道:“方总,明人不做暗事,把东西交出来吧。”

“什么东西?”方晴假装不知情道。

李二毛横眉冷对道:“方总,我不知道你和陆主任有什么过节,但这样做实在太卑鄙了。你好歹和陆主任是大学同学,你这样陷害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方晴依然假装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出去!”

李二毛眼睛一瞪,伸手一把将方晴的脖子掐住顶到墙上道:“方总,我是粗人,如果你执意如此休怪我手下无情。”

方晴被李二毛掐得直冒金星,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张大嘴巴拼命地呼气,双手不停地拍打着。

“到底说不说!”李二毛使劲一用力,能听到脖子软骨发出的咔咔声。方晴眼白上翻,歇斯底里道:“在梁国栋手里。”

李二毛放开手,甩了一巴掌,指着方晴狠狠骂道:“婊子,要是陆主任要是有半点事,老子直接就把你掐死!老子说到做到。”军人出身的李二毛虽是炊事兵,但骨子里还透着那股阳刚铁血之气。

方晴有种从死亡线回来的感觉,爬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她也非常后悔,但事情到了这一步由不得她了。

李二毛飞快跑下楼驾车火速往谷未区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