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外面别动,里面可以都捐了。他们说肠子也捐了吗?我说他们能用上的,我都捐。”

面对镜头话未说完,这位老父亲便哭着哽咽起来。

师生眼中的他

2020年10月9日,牛忠楠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他才24岁,正是父母望子成龙,师长寄予厚望的时候,只差一步便可迈出寒门,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然而,从发病到去世,无情的病魔只给了牛忠楠5天时间,便让他带着无限的眷恋与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牛忠楠是西安交大机械工程学院的研究生。

他简朴内敛,很少说话,留给同学的印象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

由于他成绩好、科研也好,而且为人随和,所以大家有不会的都爱找他,久而久之同学们都爱打趣道——“有不会的,找‘牛院士’呀!”

久而久之,“牛院士”的大名就在同学中传开了。

回想起牛忠楠,李梓璇感叹地说:“他真的太拼了,同学们都是大二才有实验课,可他大一就开始做实验了。他的成绩一直是最优秀的。”

李梓璇是牛忠楠实验室的同学,两人的实验桌相互挨着。

牛忠楠不爱说话,也少有闲暇和其他同学待在一块,所以李梓璇成了平时和他接触较多的一位。

听说“牛院士”走了,李梓璇久久不敢相信,独自一个人回到实验室看着牛忠楠的位置发呆。

一想到曾经习以为常的背影,如今却再也见不到了,心里便有无尽的心酸无处倾诉。

记者陪李梓璇去实验室时,又遇到了牛忠楠实验室的同学王云凤。

王云凤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明显哭过。

王云凤说:“牛院士走了,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说着王云凤便去指了指桌底下的插排和过道边的饮水机说:“这个插排,那个饮水机,之前都是牛院士负责的,以后得我们得自己负责起来了。”

原来,之前实验室因为电插口不够,所以大家用电脑时,总是轮流着用插口,从没有人想着去弄一个排插。

学校有打开水的地方,可距离较远,大家都忍着不去。

也不知道哪天,实验室突然多了一个排插口,从此再没人为插不上电而苦恼。

后来饮水机也有了,冬天大家再也不用顶着凛冽寒风去打开水,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人把水送过来。

大家当时也没关心到底是谁安排的这一切,就好像水一直用不完一样。

“有一次,牛忠楠要离开学校去参加比赛,他把水票给我,告诉我水票放哪里,到哪里取水,我才知道原来一直是他在保障着我们的后勤。”王云凤说。

牛忠楠给大家的印象就是这样,外表看起来有点闷,可走近相处就会发现他的善良与细腻。

有一次王云凤的电脑出了点问题,牛忠楠正在预热电烙铁焊电路板。

王云凤对他说:“牛院士,我的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能帮我看看吗?”

因为电烙铁预热比较费时间,王云凤回头看到他正准备焊电路板又赶紧说:“没事儿,你先焊你的吧,预热可要时间呢,好了再帮我看看。”

王云凤没想到的是牛忠楠一下就从座位上走了过来说:“没事,待会再预热,你应该急着看数据,我先帮你看看吧!”

王云凤对记者说:“我们经常会因为一些学习上的事请教他,因为他成绩好。每次谢谢他,他都会说没关系,我们是互相帮助。”

后来记者又从牛忠楠老师那里了解到,牛忠楠原本正面临着就业与读博的美好选择。

如果就业,已经有很不错的公司看上了他的科研能力给他抛来了橄榄枝。

如果是读博,他的导师也对他希望满满,表示会尽最大努力保送他读博。

一提到自己的优秀学生,牛忠楠的导师侃侃而谈满是骄傲——“夏天的时候,我带着他们去烟台参加了一次科研比赛。当时有不少清华北大的博士高材生。可是忠楠所在的小组把这些天之骄子都“打趴了”,给学校拿回了初赛第一,决赛优等奖的成绩。”

在牛忠楠老师和同学眼中,牛忠楠是那样的优秀。

大家都不明白,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病来如山倒

2020年10月4日,牛忠楠一如既往地在实验室里拼搏奋斗。

连日来的熬夜,加上营养不良让此刻的他不禁有点目眩神迷。

突然,牛忠楠感觉脑袋开始撕裂般地疼起来。

感觉大事不妙的牛忠楠,强撑着打电话给自己最好的师兄——“师兄,来一下实验室,我头好疼,感觉自己要不行了。”

一听到电话那边牛忠楠疼得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师兄吓了一跳,马上赶到实验室把他送到了“西安交大一附医院”。

万幸的是,经医生诊断,牛忠楠仅仅只是轻微脑溢血而已,在医院再观察休养一段时间后,很快就能出院。

听说儿子住院了,心急如焚的牛章华夫妇连夜坐车赶到西安。

好在听医生说“患者问题不是很大”后,这才把悬在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

然而病魔似乎就是不放过这位被父母、师长寄予厚望的年轻人。

10月7日,尚在医院住院观察的牛忠楠病情突然加剧。

医生观察,牛忠楠脑袋里竟然有一根血管是天然畸形的。

原本这根血管尚能正常运作,可因为近期来牛忠楠用脑过度又营养不良,这才导致这根血管没有足够的营养支持血液的超负荷流动而破裂。

由于牛忠楠的病情刻不容缓,当晚医生就给他进行了开颅手术,把他脑袋里的瘀血清理了出来,然后送到了icu病房。

医生说:“能不能醒过来,全看他自己了。如果挺过来了,命也就救回来了。”

病房外他的父母、老师、同学,无不在为他祈祷。

然而,无情的病魔最终还是把这位命运的“斗士”带走了。

由于连日来的深度昏迷,牛忠楠一直无法自主呼吸,最终于2020年10月9日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当收到医生的死亡通知时,整条医院的走廊都哭成了一片。

5张卡,只有22块钱

接到儿子的死亡通知后,牛章华夫妇相拥着号啕大哭。

哭声里除了有痛苦与不甘外,更多的是后悔。

医生说得很明白,牛忠楠就是因为营养不良才导致脑溢血的。

牛章华是工地工人,而郭金花平时大多在家里务农。家里除了牛忠楠外,还有一个14岁的弟弟。

由于夫妇俩除了要养活一家四口,还要供两个儿子读书,所以家庭情况一直紧巴巴的。

牛忠楠很懂事,在同学们印象中,从来没看过他给自己买过好的衣服或者吃过好的东西。

在牛章华印象中,每次给儿子打电话问他还有没钱时,儿子总会满满当当地说——“爸,儿子有钱,我有奖学金,又有兼职,钱管够,放心吧!”

郭金花回忆起儿子的大学生涯欲语泪先流——从大学到研究生,学费全是儿子凭自己努力拿的奖学金。生活费也基本是靠他自己勤工俭学赚的。

牛章华每次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有钱”,久而久之夫妇俩也不放心,也会偷偷给他打过好几次钱。

他总是说——“把钱多留给弟弟吧,他还小,正需要营养呢!”

可事实真的如牛忠楠说的那样“不缺钱”吗?

2020年10月10日,牛章华夫妇主动提出想到儿子生活学习的学校看一看。

在学校老师、同学的带领下,夫妇俩来到儿子曾经读书、学习和做实验的地方,最终来到了他的寝室打包儿子的遗物。

在一件一件地装儿子的东西时,牛章华夫妇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儿子的遗物除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比较贵重外,甚至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一件件衣服穿了很多年,颜色都快洗掉了。床上的被子单薄,却被他洗得一尘不染,整整齐齐地码在那。

有5张银行卡,可是同学帮他一查,有4张都是空的,最后一张竟然只有22块钱。

郭金花再也忍不住,一下扑到丈夫牛章华的怀里号啕大哭起来。

忠楠的班长李磊平时跟他关系最近,他对牛章华夫妇说:“两年来,我从来没见过忠楠自己去外面的饭店吃饭,穿的衣服也从来没有品牌。但是班级的一些集体活动,他都会参加,一些班级开展的捐款等他从来都积极响应。他是从舍不得给自己花钱。”

王亮亮也说:“是啊,我每次和忠楠去吃饭,他基本都不会超过10块钱,都是吃素菜。”

对于自己的好哥们、好同学牛忠楠,同学们有太多话想说,可话说到一半,大家都伤心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郭金花强忍着眼泪说:“他从来都不和我们要钱,大学开学的时候他爸爸都是不等他要,直接给他往卡里打钱。今年7月份他说自己有兼职,每个月有600块钱,就不让我们再给他打钱!”

牛章华说:“他爱吃猪蹄,上次回家我给他们兄弟俩一人一个,吃得那叫一个香。早知道就多买点儿了。”

“能捐的都捐了!”

在牛忠楠去世后没多久,牛章华夫妇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把牛忠楠的所有器官都捐献出去!

刚开始,郭金花对丈夫这个决定表现出了强烈的抗议。

她一直在为疏忽了对儿子的照顾而愧疚不已,所以眼下更想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完完整整地回去,不舍得再让别人伤害他分毫。

可是丈夫说的一句话,一下就打消了她的坚决——“器官捐了,救了人,这样孩子还留在世上,还没有走。”

与此同时,在无条件把牛忠楠的器官捐献出去的背后,更多的是夫妇俩对学校、社会的感恩。

夫妇俩积蓄不多,在给牛忠楠治病时,早已花光了所有积蓄,后来住院的费用,全是学校老师、同学,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一笔一笔捐攒起来的。

把儿子器官捐献出去,是牛章华早早就做的决定,他曾找到医生说:“如果救不回来,就把娃能用的器官捐出去,给那些需要的人,那个人最好是西安交大的学生,或者是个年轻人。”

在牛章华夫妇的志愿下,牛忠楠的肝脏、双肾、双眼角膜这5项器官最终被捐献了出去。

牛忠楠的故事,牛章华夫妇的大爱无私经媒体报道后,感动了所有人。

10月23日,有记者又找到了牛忠楠老家山东聊城莘县,想要看一看牛章华夫妇的生活状况,呼吁社会提供出力所能及的爱心帮助。

没想到记者了解到,丧子仅仅10天后,牛章华便已经回老家干活搬砖赚钱了。

牛忠楠的堂哥牛立冰对记者说:“今天上午我去地里,发现他已经在工地里搬砖了。痛苦归痛苦,但他还得为了二小(小儿子)拼命干活。”

说着,牛立冰便把自己偷拍的牛章华干活的照片给记者看。

照片里牛章华表情平淡,正在聚精会神地用水泥土砌着墙。

记者等了一天,最终在深夜等到了牛章华。

当问及是什么让他们夫妻俩作出捐献儿子器官的决定时,牛章华说:“社会为牛忠楠付出、捐款,这个病也没治好,咱感觉亏对社会,社会上的人帮助咱了,咱现在唯一的回报方式,就是捐献他的器官。一个是救别的家庭。再个来说,无论捐到谁的身上,要是有文化的,我希望他能为国家效力。”

短短几句话,一位农民的纯朴、感恩、无私和爱国情怀溢于言表。

牛忠楠虽然走了,但他与他家人的无私精神还在,而且必将使得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希望牛忠楠在天堂能够得偿所愿,也希望他的家人能够尽快走出悲伤,越来越好。

参考资料:

泪目!山东24岁研究生离世捐献5器官,丧子后第十天,父亲回老家工地搬砖——光明网

24岁硕士生突发脑出血离世,父亲强忍悲痛捐献器官——山东广播电视台闪电新闻

24岁研究生不幸离世,家人捐出5个器官让生命延续——陕西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