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说,陆一伟在这件事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把影响力和潜在的矛盾降到最低。然而,他的成绩别人看不到,将一口大大的黑锅背在他身上,反而这件事的主谋却逍遥自在,屁事没有。

陆一伟感到心寒,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如此对待他。这次他没有选择隐忍,而是直接找到市委书记林海峰。

“林书记,我对市里的处分有意见。”

“哦?”林海峰放下手头工作,慢条斯理抬起头道:“你觉得是处分重了,还是轻了?”

陆一伟压着火气道:“林书记,如果你觉得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的话,我申请调离!”

“你这是什么态度!是在威胁我吗?”林海峰黑着脸道。

“没有,我只是心里不服气。”

“不服气放在肚子里。”林海峰敲着桌子道:“你们高新区发生这么恶劣的事件,你这个管委会主任怎么当的?你觉得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陆一伟有些哭笑不得,道:“林书记,这个项目一直是赵家林书记主导的,而我正忙着招商引资一事,压根没参与,现在这个黑锅让我背,是不是有些太主观了?”

林海峰把手中的笔扔到桌子上,道:“那我听听你的处理意见。”

陆一伟没有作声。

过了许久,林海峰道:“一伟啊,咱们好歹都是从北州市走出来的,我对于你的印象一直不错。你年纪轻轻就爬到管委会主任的位置上,肯定有过人的本领,这点不可否认。不过,你的心智还不够成熟。但凡有点委屈,可以藏在肚子里,大可不必找到我兴师问罪。你说赵家林主导的,那他有错吗?他还不是为了菜家园的百姓考虑,为了整个高新区考虑?”

林海峰如此颠倒黑白,陆一伟欲哭无泪,道:“林书记,事情的真相如何想必您比我更清楚吧?”

“够了!”林海峰大声一喝道:“这事既然定性了,就不可能反悔,如果你对处分不满意可以向上级部门申诉。”

陆一伟冷笑一声道:“林书记,您的态度让我很失望,有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失水准,既然你执意如此做,请便吧。”说完,起身准备离去。

林海峰被陆一伟的态度激怒了,站起来瞪着眼睛道:“一个小小的主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叫板?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官场?”

陆一伟已经豁出去了,哼笑一声道:“你是市委书记,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随时等着。不过我也警告你,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好,好!”林海峰气得身子发抖,还从来没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指着陆一伟道:“你等着,信不信我立马派人查你?”

“随时欢迎!”陆一伟冷静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陆一伟经得起党组织的考验。我敢这样说,你敢吗?”

“你……”林海峰被陆一伟噎得说不出话来,指着门道:“滚!”

陆一伟瞟了眼潇洒离去。

走出市委大院,陆一伟并没有因为与林海峰对峙而害怕,反而心里轻松了许多。大不了不干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人软被人欺,一个个历史教训就是铁证!

矛盾公开化,不见得是坏事。以前的陆一伟还顾及赵家林的脸面,现在光脚不怕穿鞋的,摆开架势打算与其大干一场。

若干天后的班子会议,陆一伟突然抛出一个议题,让毫无准备的赵家林措手不及。

陆一伟道:“根据发展需要和现实考虑,我提议免去城投公司经理郭小鹏的职务,由副经理韦启华接任。”

赵家林听到此,整个人都懵了。万万没想到陆一伟会来这手,黑着脸瞟了眼道:“我们今天主要是研究菜家园的问题,其他问题不做考虑。另外,凡是有个程序,事前也不商量一下就提到班子会上,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

陆一伟不看赵家林,面无表情弹了弹烟灰道:“城投公司作为管委会下属机构,我这个主任有权力对其进行任免。我今天提到会上,正是出于对你及大家的尊重,有些事咱不暗箱操作,就公开透明来。”

赵家林见陆一伟一改往日风格,不由得警惕起来。这小子是不是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和他公然对抗。要不是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早就拍桌子瞪眼了。他立马将录像的新闻记者请出去,关起门来道:“陆主任既然要免去郭小鹏的职务,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说法。”

陆一伟抬起头,与赵家林的眼神对视,道:“赵书记,您是让我实话实说呢,还是做做表面文章呢?”

赵家林身子一倾,有些心虚。这些年下来,城投公司作为征地补偿的主要部门,他从中捞取了不少好处。最主要的是,郭小鹏还是自己小舅子。陆一伟从他身边的人开刀,看来是有备而来。

赵家林尽量保持冷静,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说啊。”

陆一伟决定不给赵家林留任何情面,将一本账目丢在桌子上道:“这是我刚来时郭小鹏报上来的情况说明,新人不追旧账,以前的咱就不提了。我只想问问这次菜家园事件中本应该江方集团出资的3万元,为什么从城投公司的账上走了?”

赵家林懵了。原来,陆一伟提出追加3万元的补偿后,他没有让企业赔偿,而是由城投公司予以补偿。这么做,是赵家林一手操作的,可以说是讨好。

赵家林沉默了片刻道:“陆一伟,这件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当时的情况紧急,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另外,这笔费用完全是你自找的,管委会理所应当承担。”

“哼!”陆一伟哼了一声道:“赵书记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未尝不可,反正我头上都背着处分,你说什么就什么吧。如果你觉得这事做得没错,那我们就往前捯饬捯饬。”

“啪!”赵家林愤怒地一拍桌子道:“我是管委会的工委书记,是班子会的主持人,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散会!”说完,起身往外走。

然而,跟他一起起身的只有梁国栋一人,其他人都静静坐着。

陆一伟没搭理他,道:“赵书记既然有事,那我以工委副书记的名义继续召开,高书记有没有意见?”

高谦庸故意提高声音道:“我也是工委副书记,我赞成陆主任的提议。”

赵家林听到此,迈出去的步子又撤了回来,走到陆一伟跟前道:“陆一伟,你到底什么意思?”

陆一伟一脸严肃道:“我没什么意思。高书记,你说说你的意见吧。”

高谦庸接过话茬,才不管赵家林与郭小鹏什么关系,道:“我对郭小鹏这个人呢不怎么熟悉,刚来嘛,啥都不懂。但我对这人不怎么感冒,做出来的一些事实在不地道。他倒是实在,把城投公司当成自己家了,想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一个破经理,开着宝马算什么回事,而且还不止一辆好车,这人人品就不行,要是我非要好好地查查狗日的,那有免职这么简单。像这种人乘早滚蛋!”

高谦庸嫉恶如仇,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再加上背后有靠山,才不怕你与谁谁谁有关系呢。

听到此,赵家林有些发慌。他看出来了,陆一伟这是和高谦庸联手要搞他,而且在众目睽睽下如此明目张胆,让他昔日的威严荡然无存。

一直被赵家林的打压的副主任严余晖也开口了,道:“我分管城投公司时就接到很多封关于举报郭小鹏的匿名信,信中有凭有据,不过后来经过调查确实有很大出入。城投公司作为管委会的投融资平台,不能成了某个人谋取私利的小金库,我支持陆主任的提议。”

组织部长苗东文也讲了起来,道:“郭小鹏同志我不了解,但我对韦启华同志还是了解的。此人大学时学得是经济学,先后在自行车厂、省三建干过,现在又在城投公司干了七八年,可以说对投融资运行非常熟悉,让他来执掌城投公司还是值得信任的。”

其他人发完言,陆一伟转过身对坐在一旁的梁国栋道:“梁主任,要不你也说两句?”

见陆一伟点到自己,梁国栋连忙摆手道:“陆主任,我没有任何意见。”此刻的他,心里比任何人都紧张。他非常清楚,处理了郭小鹏就该轮到自己了,想想都心惊胆战。

“哦?”陆一伟道:“这么说你也同意咯?”

“不不不,我……”梁国栋语无伦次,不停地向坐在一旁生闷气的赵家林发出求救信号。

陆一伟才不管赵家林的表情,道:“既然大家没意见就举手表决吧。”说完,除了赵家林的亲信外,所有人都举了手,压倒性地给赵家林难堪。

陆一伟对胡志雄道:“老胡,会后形成会议纪要并行文,抄报市委市府及市金融办。”说完,起身拿起笔记本往外走。

赵家林堵在门口,陆一伟问道:“赵书记还有不同意见吗?”

赵家林咬牙切齿地道:“陆一伟,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知道。”陆一伟淡淡地道:“如果你对我有意见可以向上级反映直接开除我,我等着!”说完,侧着身子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