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via:tombkeeper

最近很多人都在担心一个问题:新冠疫情结束后,健康码最终会不会取消?

问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搞清楚一个前置问题:新冠疫情会不会结束?

这要看你怎么定义“新冠疫情”,怎么定义“结束”。比如说,你认为1918年流感疫情结束了吗?

1918年流感是 H1N1。H1N1现在每年还有啊。所以,如果一个人叉着腰站在那里说”1918年流感疫情尚未结束“,他至少是能说服自己的,也会有些人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所以说,这要看你怎么定义“新冠疫情”,怎么定义“结束”。

然后,假设全民共识新冠疫情结束了,那么健康码会不会取消?

这得看能不能找出一个说得过去、听来合理的应用场景。我暂时还没想到。当然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有些人担心新冠疫情结束后,健康码将主要被用于实现类似截访的目的。这我倒觉得可能性不大。觉得可能性不大,并不是因为我对人类抱有理想主义的期望,而是因为我对人类没有任何理想主义的期望。

健康码要发挥作用,主要是得有人查红码,而不是有人赋红码。因为赋红码在数据库里改一下就行了,查红码是实打实要花很多资源的。而如果没人查,改成红的改成七彩的都没用。

在无疫情的情况下,要通过赋红码截访,就等于是要求 B 投入资源替 A 截访。你想想,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