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陆一伟刚回到房间就接到大学同学黑圈的电话。这个点来电话,不用说也能猜到要干嘛。

“一伟,你把刚子给切了?”黑圈提高声调道。

陆一伟冷静地道:“谁告诉你的?”距离免去席刚职务最多两个小时,远在江东市的黑圈已经知道了,实在太神奇了。

黑圈道:“一伟,都是自家兄弟没必要这样吧。刚子这人不错,能不能放一马?”

黑圈帮过自己不少忙,按道理应该给面子,但这个当口绝不能松口,道:“黑圈,这事等我回去再给你解释,刚子做下这么大的事,不处理是肯定不行。所以……”

“行了!”黑圈爽快地道:“一伟,兄弟我不为难你,能办到就办,办不到就拉倒。有人托我求情了,该做的都了也就踏实了,回来再说吧。”

黑圈的话让陆一伟有些莫名其妙,道:“黑圈,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问问。”黑圈道:“你是我兄弟,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听到这句话,陆一伟莫名感动。以黑圈的脾气估计会大发雷霆质问他,没想到说了这么一句暖心的话,让他切实体会到什么才叫真正的挚友。有一种友情,不见得时常见面,甚至都很少打电话,见面后照样感情依旧,聊得热火朝天,出了事一准会出现全力以赴。三条如此,牛福勇如此,黑圈亦如此。

陆一伟停顿一会儿道:“黑圈,我这么做没让你为难吧?”

“没事,道上的朋友打来电话让我说情,都是酒肉朋友,不开口不好意思,行了,你忙吧。”挂电话时,黑圈叮嘱道:“对付刚子这种人,要么乘早放了他,要么直接踩住七寸让他怕你,要不然一旦出来怕对你构成危险。”

“知道了,谢谢。”

“不过也没事,他要敢动你半根手指头,老子让他后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黑圈狠狠地道。

陆一伟相信黑圈有这个能力,开玩笑地道:“我以后的身家性命可交给你了,哈哈。”

“少贫!”黑圈笑着道:“就不打扰你工作了,现在你们当官的也得练防身术,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陆一伟长出了一口气。在席刚问题上,不论谁求情都不能让半步,要么不做,要做做绝!

陆一伟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半天,拿起手机打给了赵家林。

远在江东市的赵家林同样不好过,陆一伟在海南擦屁股,他在菜家园平息其他群众。一个村子沾亲带故的,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得闹腾起来。房子没推倒的群众情绪更加激动,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直接把开发商的挖掘机给翻到沟里。就连赵家林的奥迪车都未能幸免,被板砖砸了个稀巴烂。

赵家林可没有陆一伟那么好脾气,采取的手段更加直接,用武装力量镇压,将带头闹事的群众全部抓起来。这一举动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反而刺激了群众的斗志,摆开仗势绝对誓死抵抗到底。

接到陆一伟电话,赵家林正从“战场”撤离到办公室休息,心中的怒火无法平息。接起来不怀好气地道:“有事?”

听到赵家林这口气,陆一伟懒得和他废话,直截了当道:“赵书记,有件事得向你汇报下。我要求开发商每户追加3万元的补偿,理由有三……”

“得得得!”赵家林打断道:“这事你别和说。市里既然派你去平息,那就由你自主决定,不必汇报我。你觉得补偿不合理,可以直接和开发商说啊,和我说管什么用。”

听到赵家林撂挑子,陆一伟语气强硬地道:“赵书记既然是如此态度,那我也不管了,我倒要看看谁着急!”说完,挂掉电话重重地把手机扔到茶几上。

赵家林本来一肚子火,陆一伟也往他身上撒气。气呼呼地打过去,道:“陆一伟,你这是什么态度?”

陆一伟压着火气道:“甭管什么态度,我没能力解决了,这事还是交给市里解决吧。”

赵家林明知理亏,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语气缓和道:“开发商不是已经追加5万元了嘛,怎么又要再增加3万元?”

陆一伟道:“想要妥善解决,我只能这么做。另外,这边已经出人命了,孰轻孰重你我心里应该有底。”

赵家林很长时间没说话,过了许久道:“好吧,我试着协商一下,但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

“那好,我等你电话。”

挂电话时,赵家林问道:“一伟,免席刚的职务为什么不请示?既然都免去了,为什么还要批捕?谁给你权力的?”

陆一伟冷笑道:“赵书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争论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吗?如果不免席刚怎么平民愤?我作为管委会主任难道这点权力都没有吗,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去问白市长。”

赵家林断然不敢在这个当口保席刚,忍气吞声道:“这事回来再说,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好。”

半个小时后,赵家林来了电话告知陆一伟,开发商已经同意再追加三万元。

这就好办了,处理起来相对轻松许多。陆一伟摸准了赵家林的心思,他不敢反对,只有同意的份。

陆一伟迅速把胡志雄和任建刚叫到房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下。任建刚听后道:“这就好办多了,其实大部分村民都愿意签订协议,不过想多争取点利益而已。”

“好!”陆一伟安排道:“你立马去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如果同意立马签订协议,争取今晚全部搞定,明天一早全部送回西江。”

任建刚走后,陆一伟问道:“老胡,安置点那边联系得怎么样了?”

“都联系好了。”胡志雄道:“职业中学那边已经放假,容纳六七百人不成问题。住得问题解决了,那吃怎么办?”

“管委会开支解决。”陆一伟道:“多的钱还花了还在乎这点小钱。回去以后让村民们尽快找租住的地方,房租由开发商承担。”

“好,我回去就办。”

胡志雄来后,陆一伟轻松许多。此人先前在事务管理局任局长,办事干脆利落,搞后勤工作绝对没问题。

当天下午,在任建刚的耐心劝说下,村民们基本上都签了协议,还剩下几户“钉子户”坚决不签。问其理由,没有理由,反正是不签。对付这种人,你还真拿他没办法。

眼见天黑,无论多少人劝说,这几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拒绝见任何人。陆一伟听闻,决定亲自出面解决。

任建刚介绍道,这几户人家其实是一大家子,房子都连在一起,家里穷得叮当响,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估计是几家坐下来商量好了。平时都是老实疙瘩,这个时候却跳出来了。

拒绝总有原因的,无非是想争取更多的利益。只要他有诉求就好办。陆一伟道:“你让这家人出个能做主的,我和他谈谈。”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理直气壮地走了进来。进门就道:“不管是谁,谁劝都没用,不签就是不签!”

任建刚在一旁提醒道:“毛子,这是管委会的陆主任,说话注意点分寸。”

“陆主任怎么了?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把我家的房子推了还有理了,这事坚决没完!”毛子气势汹汹道。

任建刚火气蹭蹭上蹿,正要说话,陆一伟及时制止道:“建刚,你先出去,我和他谈谈。”

任建刚出去后,陆一伟站起来将毛子拉到沙发前坐下,看到手中的烟问道:“你这抽得是什么烟?”

毛子抬起头打量着陆一伟,纳闷地道:“一块钱的公主烟,那像你们当领导的,个个都抽着几十块的中华,把我们老百姓的钱就如此糟蹋。”

陆一伟把身上的红塔山掏出来放到桌子上道:“毛叔,看到了,我抽得是七块的红塔山,这是我花钱买的。”

毛子愣了愣,硬着嘴巴道:“反正我见席刚都抽着中华。”

“来一支!”陆一伟伸出手指夹了夹道。

“啥?”

“我抽根你的。”

“你能抽得惯?这烟可呛了,又苦,不好抽。”

“没事,我啥烟都抽。”

毛子一脸迷茫掏出烟递了过去,陆一伟毫不犹豫点燃,抽了一口笑着道:“还行,我爸以前抽得是几毛的烟,下地干活时我就偷着抽。结果被我爸抓住狠狠一顿打,至今都记得。”

“你爸也是农民?”

“对,我就是农民的儿子。”

毛子再次打量陆一伟,摇头道:“不像,长得细皮嫩肉的,倒像是城里人。你看看我的手,糙得像树皮,这才是农民。”

陆一伟呵呵一笑道:“从小我父亲就教导我,要好好读书,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否则一辈子就是农民。我当时不理解,等我考上大学就理解了。你孩子多大了?”

“大小子17,二小子15,还有个姑娘8岁。”

“哦。”陆一伟道:“那大小子应该高三了吧?”

“是啊,明天就高考了,这小子不争气,学习不好,我都快愁死了。如果考不上干脆就回家种地算了。”毛子唉声叹气道。很显然,他已经跟着陆一伟的思路一直往下谈。

“在哪里读书?”

“就在镇上。”

“哦。”陆一伟道:“男孩子嘛,还是读书好。镇上的教育毕竟有限,要不我给他转到好点的学校?”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