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第25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发表重要讲话。主持人是今日俄罗斯RT的主编西蒙尼杨女士。值得一提的是,主席台上还坐着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指出:“无论如何,单极世界秩序的时代已经结束,尽管喜欢单极时代的‘它们’尝试了各种手段试图保住它,但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谁都无法阻挡。不幸的是,我们的‘西方合作伙伴’,出于不可告人的‘雄心壮志’,以维护过时的地缘政治幻想为名,故意破坏了经济全球化正常运行的根基。

普京接着说道:“今天,我将详细介绍我对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今天,我想表达的核心内容将是俄罗斯如何在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砥砺前行、继续发展。美国在冷战中宣布胜利后,标榜其利益神圣不可侵犯,商业和地缘政治游戏正按照美国制定的单一规则进行,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不可能稳定向前。”

普京强调:“西方世界似乎没有注意到,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个星球上已经形成了美国单极霸权以外的新的强大力量,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这些新的多强力量都在发展自己的政治制度、自己的经济增长模式,当然有力量保护自己的国家主权。我们谈论的是客观过程,当前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的变化是真正具有构造性和革命性的,这些充满活力的多强力量作用正在显著增强,他们的利益不容忽视。”

普京说:“一切是否都会和以前一样,比如冷战时代或后冷战时代?很显然不会。然而西方一些国家的统治阶层似乎仍停留在幻想中,他们不想看到正在发生的明显变化,而是固执于过去,例如,他们认为西方在全球政治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是永恒不变的。但是,王权没有永恒!这些西方统治者不仅否认现实,他们还试图通过上世纪的视角来思考问题,被自己对国家的错觉所束缚,试图抵消历史的进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表示:“为此,他们不惜开启‘狩猎’行动,西方禁止我们参加奥林匹克运动,甚至禁止俄罗斯文化的艺术杰作,唯一的原因就是始作俑者对俄罗斯精神充满恐惧。西方目前对俄罗斯进行的制裁,疯狂且不经思考,这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轻蔑的感觉:他们怕了!”

俄罗斯总统普京还谈到了俄罗斯的经济管理部门和企业家以专业的方式应对西方歇斯底里的制裁。在此期间,全俄公民表现出的团结和责任感,帮助我们逐步使经济正常化。

普京说:“我们首先稳定了金融市场、银行体系和贸易网络,然后我们开始用流动性和充足的资金使经济饱和,成功维持了企业稳定、消费稳定和就业稳定。在经济战过程中,当然也会充斥着‘俄罗斯经济总崩溃’、‘200卢布兑换1美元’之类的咒语,甚至有一些俄罗斯专家屈服于这种外部压力,现在我们知道事实胜于雄辩,这些只不过是信息战的工具,而且被别有用心的人夸大了。”

普京强调:“俄罗斯必须非常诚实和现实的评估经济情况,同时保持独立思考。当然,相信自己非常重要,我们是坚强的俄罗斯人,我们可以应对任何挑战,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国家的整个千年历史都在证明这一点。强调诚实之后,我想指出的是,俄罗斯已经抑制了峰值高达17.8%的通货膨胀,如您所知,现在通胀率为16.7%并呈继续下降的趋势,经济形势已经趋于平稳。”

普京接着说道:“根据今年前五个月的结果,俄罗斯联邦预算盈余1.5万亿卢布。因此,预计俄罗斯2022年预算总盈余将达到3万亿卢布。自5月份以来,优惠抵押贷款的利率已经下降,现在是9%。同时,优惠抵押贷款计划本身已经延长到今年年底,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这项措施的目的是帮助公民解决住房问题,以及支持建筑和相关行业新增数百万就业岗位。在春季急剧增加后,俄罗斯经济的各项利率正在逐渐下降,中央银行已经降低了关键利率,我认为,现在可以再次将优惠抵押贷款利率降低,降低到7%。”
此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停歇后,普京说:“我已经说过,对俄罗斯的经济闪电战一开始就没有机会成功,同时,众所周知,中长期制裁也不行,最近几年的实践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深深地叹了口气后,继续说道:“对西方信用更大的损害是由西方思想家和制裁设计师自己造成的,我们不仅在谈论当前已经发生的明显后果,我们知道,在欧洲国家领导人之间偷偷摸摸的非正式对话中,他们正在讨论一个令全世界非常不安的计划,即制裁不仅可以针对俄罗斯,还可以针对他们反感的任何国家。这种行径迟早会影响所有人,包括欧盟成员国和欧洲公司,事实上,欧洲政客们已经对欧洲经济造成了巨大打击,且由他们自己亲手完成。”

普京指出:“专家们计算的欧盟在制裁中的直接损失,仅一年里就可能超过4000亿美元。这些损失直接由欧盟人民和企业承担,欧元区一些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超过20%。是的,现在我可以讲,西方各国暂时还能压制矛盾。等到下一个选举周期开启,我们可以看看,哪里到底会选一些什么样的势力上台。”

普京说:“然而,这一切就像一个不断滚动的轮胎,因为类似的欧洲党派只不过是在权力划分和利益分配上互相交换、渗透,就像双胞胎的政治实践,本质上什么都没有改变。企业和公民真实利益诉求被身份政治掩盖、被越推越远,漠视错误经济政策这种与社会现实需求的巨大分离,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民粹主义、极端激进潮流的高涨和严重社会分裂。如您所见,传统的欧洲政党正在不断失败,在不久的将来,社会经济的严重变革将导致欧洲精英更迭。”

普京指出:“欧洲政客所有试图在糟糕的游戏中装出好脸孔的努力、关于所谓可接受成本的讨论、以及其他以伪统一名义进行挣扎,都掩盖不了最主要的事实:欧盟终于失去了它的政治主权。欧盟的官僚精英们正在按照别人的调子跳舞,接受‘上峰’告诉他们的一切指令,伤害自己的经济和自己的人民。”

普京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在顿巴斯的特别军事行动与西方的经济危机完全无关。西方国家只是不想承认他们的经济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出问题了。西方主要经济体的政府长期以来用简单的方式启动印钞机,试图弥补前所未有的预算赤字。”

普京指出:“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的货币供应量相对于过去几十年轻松增长了38%,这是整整5.9万亿美元,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比这一数值更大的国内生产总值。”

普京的上述这番话实际上阐明了美元存在巨大的贬值空间,美元的信用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也是撬动当今世界局势的一个突破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下来,普京开始回怼美国总统乔·拜登制造的谎言了。

普京说:“最近,我越来越多地听到以我的名字命名的骗局,对不起,我一般不喜欢总是听到自己的名字。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们都听到西方反复地在念‘普京通货膨胀’。”

普京接着说道:“我一直在思考这个概念是针对谁设计的?然后我得出结论:这是讲给不识字的人听的。对于任何稍微有读写能力的人来说,‘普京通货膨胀’都是无稽之谈,我们解放顿巴斯的特别军事行动和全世界粮食、能源价格上涨有什么关系?通货膨胀是美国和欧洲官僚机构经济政策出现系统性错误的结果。”

普京指出:“对于深陷错误经济政策泥潭而无力自拔的西方来说,我们在顿巴斯开展的特别军事行动是他们的一根救命稻草,让他们可以将自己的错误归咎于其他人、归咎于俄罗斯。但是,任何小学毕业的人都知道,造成西方世界系统性经济危机的真正原因是他们超发了巨量货币,政府主导广义货币增长,大幅偏离了名义GDP增速。他们以为全世界人民都不知道这些巨量资金流向了哪里吗?”

很显然,普京不会背这个锅。但作为世界顶流的普京,无能的欧美领导人们又岂会放过他这个甩锅对象呢?而且咱中国也是他们甩锅的主要对象。

普京道出美国超发美元的恶果,并指出美国以自身金融信誉的崩塌为代价抢劫他国财产。

普京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近两年超发钞票,并用这笔钱从第三国市场上搜刮走所有商品,然后开始无担保抽水,由美联储缩表直接回收市场上的美元。让我们补充另一件事,美国一直是世界市场的主要食品供应国,当之无愧地引以自豪,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个食品净进口国——简单的说,印制钞票,拉动商品流动,并在世界各地购买食品。”

普京指出:“据联合国统计,2020年末,世界食品成本综合指数比2020年5月高出50%,同期综合大宗商品指数在通胀风暴面前甚至翻了一番。许多发展中国家提出一个合理的问题:为什么要将商品换成正在失去一切的美元和欧元?结论很简单,虚拟实体的经济将不可避免地被实际价值和资产的经济所取代。”

普京强调:“好吧,如果美国不喜欢某些国家,它也可以随时没收或者偷走别人放在美国的资产。但是,在我看来,这对于许多储存黄金和外汇的国家来说,是正在面临的客观威胁。因此,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储备转换的过程,以美国金融信誉的崩塌为代价。”

(2022年6月18日,译者:包容万物恒河水,校对:彼得堡的肥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