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一代人的记忆。那个时候,都被他的睿智、果敢以及超能力所折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实中,我们多希望自己化身为007无所不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神人”也差点倒在一种叫做“测谎血浆”的面前。

所谓“测谎血浆”,就是敌人对付间谍的一种药物。让怀疑对象使用药物之后,精神不受自己控制。如果是一般人,几乎就是“问什么,就说什么”。

显然,007是“二般的”。作为打入德军内部的英国间谍,他时刻要保证自己不暴露身份。在敌人一次对他用药试探的过程中,他竟然顽强抵制住了药物的影响——回答问题丝毫没有破绽。

其实,007之所以“全能”,是因为他早有防范。在德军日益加紧内部审查的形势下,他让一位医生对他逐渐用药、以提高对药物的耐受。

约好了时间,他们的测试开始了:

起初,医生给他用了一个小剂量——25毫克。按照当时医生的说法,这个剂量足以使他神经系统处于半麻痹状态。

很快,007便感觉头晕、恶心、想睡觉。眼前所有的事物都显得非常有趣而奇怪,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可爱。当他感到舌头膨胀到口腔都装不下时,对着一旁的医生叫道:来吧,你开始提问好了。

然而,尽管医生尝试用各种问题诱骗他说出一些秘密,但他仍然能克制。这就说明,这个人确实不是一般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5毫克不过瘾,他又让医生加量到50毫克。这一次的结果,007不是回避,就是否认,或是撒谎。直到药物起效、睡了过去,他至始至终都在保守秘密。

虽然他意志坚强,但他毕竟是肉体凡胎。50毫克的硫喷妥钠,直接让他睡到了第二天。

到了这里,大家一定很好奇他使用的是什么药物?

这是一种叫做硫喷妥钠的药物。在二战中,硫喷妥钠成为精神科医生应对士兵创伤后焦虑的用药,随后也被多个间谍机构用于测试研究。

对于这个药,但凡有一定年龄的麻醉医生都不会陌生。这个药于1935年正式上市,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仍然作为一线麻醉剂在使用。每年,这种药物救治了数以万计的生命。

查找说明书可知,硫喷妥钠常用量:静脉注射成人一次按体重4~8毫克每公斤。也就是说,一个60公斤的人,需要注射240毫克至480毫克才能达到临床麻醉的效果。

看到007也被50毫克麻过去了,有些朋友会不屑地说:也不行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从专业角度看,50毫克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剂量了。假设体格不好,甚至可能会发生严重的呼吸抑制而失去生命。可见,当初这个007真的很敬业。今天的麻醉医生,之所以游刃有余地使用这么“毒”的药物为患者麻醉,是因为麻醉医生有很多安全措施、足以保障患者“安全的睡去、安全的醒来”。

这时有人会问:以前审讯中使用的药物都是硫喷妥钠吗?

这不一定,不同时期,不同的药物扮演了重要角色。为此,我们就要扒一扒“测谎血浆”的历史了。

其实,“测谎血浆”的前世今生叫做“吐真剂”。

看到这个名字,大家就知道它是干什么的了。没错,就是让你说真话的。

在1910年代左右,一名叫做豪斯的妇产科医生,他注意到流行的产科麻醉药东莨菪碱会使患者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镇定状态,患者不仅会自发地絮叨,还可以回答豪斯提出的问题。豪斯医生随后发表了这一发现,自此“吐真剂”一词正式诞生。

硫喷妥钠是一种巴比妥类药物,作用于Υ-氨基丁酸能神经元,可以延长氯通道开放时间,抑制神经元兴奋性。硫喷妥钠能迅速抑制恐惧和忧虑所导致的焦虑状态,使人感觉放松而健谈。加大剂量,会使人意识消失、甚至进入麻醉状态。

正是因为硫喷妥钠有这段不光彩的经历,可谓毁誉参半。但相比另外一种臭名昭著的高毒性致幻剂——麦角酸二乙酰胺,硫喷妥钠可以让人们完全忽略其黑历史。

麦角酸二乙酰胺,于1938年首次合成。在1960年代的“嬉皮运动”中,当时合法廉价的麦角酸二乙酰胺迅速在嬉皮士中风靡,为当代青年文化留下浓烈的奇幻注脚。

现有研究发现,麦角酸二乙酰胺可以与几乎所有单胺能G蛋白偶联受体结合。5-羟色胺受体是主要的中枢系统麦角酸二乙酰胺受体,此外多巴胺受体和谷氨酸受体等均有参与。因此麦角酸二乙酰胺可以广泛地攻击皮层的各个区域,并诱发身体知觉,联觉,思维障碍和时空扭曲。

想想都可怕,这是几乎完全可以使人失控的一种药物。因此,被禁也实属正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这里的“被禁”,指的是生活中、“非医疗中”。其实,在医学领域,科学家正在尝试发掘其在重度精神病人中的应用。一旦这种药物上市,其与同类的精神类药物也必定被麻醉医师关注。

有人问:精神科药物和你们麻醉科有什么关系?

这是因为,单胺氧化酶抑制剂使脑内5 HT浓度增高及哌替啶的致惊厥代谢产物(去甲哌替啶)蓄积;单胺氧化酶抑制剂与哌替啶合用会产生激动、抽搐、高热和惊厥等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症状;单胺氧化酶抑制剂与吗啡之间有类似相互作用,一般不能合用。

如果大家还不理解,想想前面的硫喷妥钠,妥妥的麻醉药一枚。

其实,从麻醉角度,所有能引起神智改变的药物都可以用来做“吐真剂”。生活中,酒精亦是如此。

酒精在中枢神经系统的靶点极多,如:GABA受体,NMDA受体,G蛋白调控钾通道,大电导钾离子通道,小电导钙激活钾通道等等。乙醇代谢和受体结合的个体差异,并没有任何推荐的剂量可以满足镇静效果下保持记忆力和基本认知水平的状态。

因此,喝酒的朋友要当心喽!小心把秘密说出去!

【温馨提示】点个关注,这里有大量专业的医学科普,为您揭秘手术麻醉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