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小女孩努力地喘着粗气,视线已经有些不清楚的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个月前,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术中的病理结果就出来了,卵巢肿瘤。

听到这样的结果,母亲一下就瘫倒了。她多么希望、多么希望,这次患病的是自己啊!

三个小时的手术,在煎熬中终于过去了。

拖着几乎无法站立的双腿,小女孩的母亲艰难挤到手术室门口。

看到女儿身边数条管子,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哇的一声,扑倒在女儿身上。

此时,小女孩已然清醒。恍如隔世的她,还不知道病情的严重性。喃喃问道:妈妈,别难过,这不是手术已经做完了嘛!

虽然小女孩母亲已经在手术中知道了结果,但仍然忍不住问:大夫,怎么样啊?

推着转运车出来的,是一个身穿绿衣、头戴花帽的男医生。听到她这么问,安慰她道:放心吧,生命体征平稳、人也苏醒得很好。说着,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

小女孩说:妈妈,我没事。

疼不疼啊?

不疼。

我们给她用了止疼泵,应该不会那么疼。

此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麻醉医生。

麻醉医生拽了一下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说太多话,以免孩子猜到什么。

是啊,小女孩已经十五岁了,什么都听得懂了。

强忍着一切,跟随着大家把孩子送到了病房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切安顿好之后,她迫不及待地来找主刀医生。

主刀医生摇摇头说:肿瘤已经扩散了,太晚了。

顿时,医生办公室响起声嘶力竭的喊声—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在大家的安慰之下,她终于稍稍稳定下来了。

主刀解释说:卵巢是一个游离在腹腔内的器官。发病初期,大多数人是没有任何症状的。一旦侵犯比邻器官或者有腹水了,才会有腹部不适、腹部隆起或者腹痛等感觉。

主刀解释完这些,她顿足捶胸道:几个月前,孩子就说自己胖了,还说要减减肥呢。

当时,她也没往心里去。她想:孩子学习这么累,还减什么肥啊?之后,便不了了之。

回头再看,假设当时就重视腹部隆起的异常,也许病情就没这么严重了。

这次手术,打开腹腔后肿瘤几乎占满了腹腔。腹壁上,已满是转移的结节。

无奈之下,医生只能做了减瘤手术,以防止很快到来的肠梗阻。减少了瘤体,腹腔压力小了,也能吃下去饭了。

刀口长好之后,她就被医生安排住进了肿瘤内科。

一脸纳闷的她问妈妈:为什么还要住院了。

强忍着悲痛,妈妈骗她说:还有一些内科病需要顺带治疗一下。

然而,十五岁的孩子了,哪能那么好骗:刚住进内科,就发现身边的人不是光头,就是满身管子,完全不像正常意义上的内科。

好奇地看了一下他们的床头卡,全都是各种癌。再看自己的,赫然写着卵巢癌!

出去倒水的母亲,回来后就发现她在看床头卡,一把抢过来说:写错了、写错了……

母亲的无与伦比,让她瞬间明白了。

那几天,她没有了平时的活泼,母亲也不再阻止她看手机。母亲知道,孩子有知道的权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几次化疗下去,血管就没办法扎针了。没办法,肿瘤内科医生给麻醉科打了电话,请麻醉科给她打一个深静脉穿刺置管。

再一次看到这个小女孩,麻醉医生几乎都认不出来她了。

是啊,这个病对人的消耗太大了。只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瘦了20多斤。

经过这几个月,小女孩极力配合着治疗。尽管每次打针都很痛苦,但始终没有吭一声。

这次也一样,当麻醉医生在颈部穿刺置管的时候,不仅有身体上的疼痛、也有精神上的恐惧。

是啊,在脖子上操作,有谁能不害怕呢?

操作完成,掀开无菌巾,她已是泪流满面。

妈妈冲进来看看女儿怎么样的这一幕,用颤抖的声音问女儿:姑娘怎么样啊?疼不疼啊?

小女孩赶紧用手擦了擦眼泪说:不疼,就是有点热。妈妈,你别担心,没事儿的。

听到母女这样的对话,麻醉医生夺门而出。

然而,由于病情太晚了,医生的办法用尽,还是未能阻止病情的发展。
几个月后,胸水、腹水、低蛋白、贫血、肠梗阻、呼吸衰竭等接踵而至。

在意识到自己没有多少天之后,她每天努力在手机备忘录上写着自己想说的话。

其中,最令她不舍的就是他的爸爸妈妈:孩儿还未能尽孝,你们一定要多保重。

终于有一天,她再也拿不起手机了。

趁着母亲不注意,她强撑着身体跪在了床上。

母亲刚要阻止,她说道:妈妈,“今生的母女缘分已尽,来生再报答”。

顿时,母女二人哭抱在一起。

提醒大家:一定要重视健康,要经常体检、健康生活。任何疾病都不是绝症,关键在于能否早发现、早治疗!

【温馨提示】点个关注,这里有大量专业的医学科普,为您揭秘手术麻醉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