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现在全球已经进入滞胀周期。经济复苏势头逐渐逆转,通胀汹涌而至,地缘政治冲突剧烈,资源价格高企,这一切都正在将全球拖入滞胀的深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对于滞胀。大家的看法还是有分歧的。未来全球经济陷入停滞,这个基本上已经是共识了,但对于通货膨胀,一部分人有不同意见,认为随着俄乌战争影响消退,美国加息缩表以及对中东产油国施压,乃至消费的逐渐萎缩,接下来通胀会逐渐退潮。特别是,美股美债现在危如累卵,崩盘近在眼前。一旦美股暴跌,接着就是全球经济危机,消费一溃千里,通胀自然也就消散——甚至会引发通缩。

这种观点,看上去似乎有一定道理,但在之前的《我们正站在世纪大通胀的开端》一文中,我也做过分析:虽然中短期内,通胀是面临一定压力,尤其是经济危机,会直接引发需求雪崩。但信用货币时代的经济危机,跟金本位年代还是有所不同的。一旦美股崩盘,经济危机降临,美联储势必迅速逆转紧锁周期,重启疯狂的降息放水——就像2020疫情时美股崩盘时所做的那样。而全球央行也会紧随美联储脚步而动——届时又是水漫金山。

同时,这一次的通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全球商品供需关系中,消费主导生产这个传统逻辑的逆转。美国实力的下降,使得美国无法再像过去十多年那样强势打压大宗商品价格;美元信用的严重下降,更使得国际交易抛弃美元,拥抱大宗商品的风潮愈演愈烈。这种情况下,各资源国在俄罗斯的带动下,纷纷限制出口,组团夺取大宗商品定价权——而美国对此却办法不多,并且这种风潮随着美国引爆经济危机,元气大伤,还会愈演愈烈。

资源国一旦强势,大宗商品价格就不可能低迷——就算你消费萎缩,资源国也可以通过联合控产,维持资源价格的高位——1970年代滞胀周期中,石油价格一飞冲天,就是欧佩克联合控产的结果。而这一次看趋势,极有可能重复半个世纪前的旧事。

同时,中美对抗和西方逆全球化的趋势性加剧,也势必破坏供应链,资源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的传统降低成本模式将受严重打击,进而推动商品价格的被动上升。

以上三大因素,决定了即便通胀有所缓解,甚至因为经济危机而瞬间变为通缩,但从中长期趋势来看,用不了多久还是会回到通胀轨道,并且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长期持续。

那么,对这场不可避免,而且注定要持续多年的大通胀,中国该如何应对?我们有没有办法逃出这个通胀陷阱?

对于这个问题,首先可以明确的说,想完全逃过通胀冲击是不可能的——中国早已不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而是已经深度融入全球化,未来开放程度还会进一步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完全规避这种全球性的通胀周期。

不过完全避开虽然不可能,但我们却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全球通胀对我们的影响降到相对最低。

其实这一点,现在就很明显——虽然大家现在都在喊油价太高,但实际上,海外的涨幅比我们更猛,很多我们以前认为低油价的西方国家,油价都已经超过了我们。而具体到CPI这个综合数据,现在海外各国绝大部分都动辄七八个点起步,连经济停滞30年以致通缩成为常态的日本,CPI都已经达到了两个点。而我们作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主要经济体,迄今为止CPI依然停留在2字头,下半年虽然可能上涨,但控制在3字头还是有底气的。

之所以如此,跟我们国家的未雨绸缪离不开关系。2020疫情全球扩散后,我们就已经意识到通胀来临,所以当时就开始全球疯狂扫货大宗商品,各种储备都达到历史高位——这些前置工作,为我们今天的相对低CPI提供了有力保障。

但提前扫货,逆周期布局这些,终究只能应付一时。既然通胀是未来长期要面对的问题,那么光靠这种战术动作,肯定是管不了长久的。要想真正尽可能的熨平通胀周期,还需要我们拿出战略性、结构性的举措。

那么,什么是战略性、结构性的举措?这个往长了说,一本书也整不完。但简单概括的话,核心就是三点:产业升级、人民币升值和国际化,以及国家影响力扩张。

产业升级和人民币国际化,这两点通常我们是从经济发展,增强国力的角度来讲。但实际上,它们对接下来的对冲通胀,同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胀无非是内生性和输入性两种。既然接下来是全球大通胀,那自然是以输入性通胀为主。

输入性通胀怎么来?一是大宗商品原材料的涨价;二是外部商品依赖的传导。大宗商品涨价这个中长期看是阻挡不了了。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尽量的降低其之影响。

怎么降低?大家所熟悉的发展新能源,就是非常重要的办法。老子没办法阻拦你涨价,但老子可以用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进而减少对你的需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芯片、大飞机、医疗设备也是同一个逻辑。这些高科技产品我们一直都是高度依赖海外,既然是通胀周期,那它们不用说也会随之上涨。要想不被动涨价,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自主创新,国产替代。且不管这种中国人一造出来就是白菜价是否心酸(其实这是后发追赶者不可避免),但至少在压制通胀方面,这种产业升级带来的刚性进口需求降低,确实是有实效的。

而创新升级的顺利进行,也意味着大量的财富和产业链会留在国内,进而提供更多更高质量、更高收入的就业岗位,让老百姓手头的薪水增加——这同样可以在相对层面,起到对冲通胀的效果。

同时,研发创新,也为低端产业的部分对外转移创造了条件。其实许多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技术含量低,利润低,工作环境差,环境破坏大,本身转移出去是可以接受,也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中国人愿意永远干血汗工厂)。但为什么现在还要想方设法的通过补贴、降税等方式留着?无非是要保就业,给低收入低技能人群一口饭吃而已。随着产业升级成功,新的高端产业和新增财富溢出,必然会催生大量更高舒适度、更高收入的就业岗位。到这时,那些性价比低的产业,就完全可以放手出去给东南亚和南亚乃至非洲。

那么,放手出去,有什么好处呢?其中之一,就是压制通胀。接盘国家普遍工资低。人权要求低、环境要求低,所以生产低端产品的成本也低,转移出去,随着他们本地产业布局的逐渐完善,产品性价比提升,这样市场上的低端工业消费品的市场价格自然也就降了下来,就能起到压制通胀的效果。

而随着创新升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人民币升值奠定坚实的基础。

人民币什么情况下可以升值?这跟中国的产业结构有着极大的关系。以前中国主要是出口大国,外贸是拉动经济最重要的马车。而外贸出口,又主要靠中低端工业品。这些工业品技术含量低,缺乏溢价,很多国家都可以干,所以只能拼价格。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压低汇率,提高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但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我们进口大宗商品原材料的成本相应提高。这在大宗商品价格低廉的时代倒还好说。可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提升,通胀就会压不住。

那怎么办?办法就是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把我们经济结构从出口导向变成内外双循环,内循环为主。同时,把我们的产业结构,由原材料占成本较大比例的中低端产业,升级为原材料成本占比较低,主要靠科技含量混饭吃的中高端产业。

这种调整一旦成功,中国工业体系本身受大宗商品涨价的影响就会降低——进口原材料的需求就会降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很多人说,那我们还是要消费低端工业品啊!就算你转移到了东南亚南亚非洲,他们也得用铁用铜用石油用天然气煤炭,最后还不是要反映在成本上?

确实如此。但这时候,我们除了可以享受他们更廉价劳动力带来的成本压制,更重要的是,这个阶段我们就可以放心的让人民币升值了。反正我们现在主要生产有一定科技溢价的产品中高端产品,只要我们确保自家产品的价格比欧美同类有足够竞争力(根据过往经验,只要东西倒腾出来,要实现这一点并不困难——毕竟欧美制造成本太高),那即便人民币升值导致购买成本有所提升,但海外各国依然会买咱们家的。但我们却可以因为人民币升值,进而用更少的钱买到同样的大众消费品!

而且不仅是工业消费品。人民币升值,也同样会对大宗商品涨价形成有效对冲,这就降低了全球通胀对我们的冲击。

而伴随着创新升级和人民币升值,我们的国力也会相应的大幅提升,人民币国际化自然也会提速。人民币国际化本身并不会直接压低通胀——就算沙特俄罗斯它们愿意用人民币计价结算,他们提价时人民币价格照样得涨。但随着人民币海外需求的增加,我们在超发货币时(这是信用货币时代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在滞胀时代还会变本加厉),造成的通胀,也可以向海外摊牌一部分——就像美国一直做的那样。这笔国家隐性收取的铸币税,可以用来给生产、流通甚至消费环节予以补贴,压低国内市场上的商品价格,进而压低内部通胀。

最后就是国家影响力的扩张——具体来说就是政治、经济、军事影响力扩张。

这个对压低通胀同样是有好处的。中游生产环节,这种影响力扩张可以构筑稳定的势力范围,进而稳定海外产业链,确保转移出去的低端产业链融入中国经济圈,稳定廉价的为我们提供低端消费品。

而在上游环节,如果想从源头压低通胀,我们也可以通过经济危机时的抄底,签长协,乃至于为资源国政府提供保护,进而获得廉价稳定资源开采权的。

以上这些都可以起到压低通胀的效果。但这些设想要能实现,必须确保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和影响力,能够引导这些国家依赖自己,确保这些国家长期稳定,尤其是能保证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态度,不因为美国的威胁而改变;确保美国的搅屎棍别把这些国家搞乱。

这就得看我们的国力和影响力了。从现在来看,想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这一点还是很难的。但至少在东南亚,只要这次经济危机后我们不出大茬子,基本上将其收编,并提供可靠保护,是有可能实现的。中东中亚,随着中美实力的此消彼长,以及中俄的协调配合,中国影响力进一步扩张,也是可以期待。至于全球其他地方,随着美国实力衰落,霸权控制力下降,那虽然乱子会多一些,但中国影响力能够打入的契机也会越来越多。总而言之,只要中国影响力能够持续扩张,我们就能持续性的收获大国溢价,收获越来越多的廉价的资源和工业品供应。

这就是中国未来面对大通胀周期的应对之策。通胀不可避免,但中国也早有准备——不仅有提前扫货这类战术性的未雨绸缪,更有结构性调整的战略性布局。只要布局能够奏效,相信虽然不能完全阻遏通胀,但我们依然能够以全球主要国家中最好的姿态,来熨平这轮长期性通胀,给我们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造成的冲击!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条件,有前提的。条件和前提,就是我们不能犯错,更不能生乱。如果再被那帮喊共存的家伙们坑一通,那应对经济危机的政策储备就真的所剩无几,继而所有接下来应对通胀的战略步骤都有可能被打乱。到那时,大家就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那么,如果我们的防御顺利,中国会通过这次大通胀的卓异表现,在国际政治层面捞到什么好处?说具体点,如果美国陷入滞胀,中国却能最大程度避免,依然保持良性轨道。那中美博弈,会出现哪些变化?中国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夺取哪些原属于美国的全球势力范围?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中来做一个详细的兵棋推演。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230章。喜欢的朋友,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持续收看全部云石海外风云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