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北京疫情,这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每一次的反转都像极了悬疑片儿中的剧情,特别‘戏剧化’玩儿的就是心跳,但凡消停一段时间,就会突然冒出来几起,总能打北京人一个措手不及,截止到目前为止,北京各区县新增确诊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当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累计确诊达到了3520,打开实时数据,映入眼帘的全都是数字,人家上海那么严重,疫情都结束了,可北京这边儿仿佛就像心电图一样,起起伏伏,隔三差五就是蹦出来那么几个,无论北京人有多配合防疫,都跟不上不守规矩,喜欢满世界乱窜人的节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次都是刚燃起一丝希望,瞬间就被他们浇灭,前不久刚撸了不少毫无作为的京官儿,本以为这轮疫情到此会落下帷幕,结果现实狠狠打了我的脸,非但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一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大部分北京人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几乎都处于停业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北京人不像网传中所说的一样,人手五套房,吃不愁,穿不愁,什么都不用干,到日子照样能拿到钱,我们照样得还房贷,车贷,跟你们一样,上有老,下有小,同样得养活一大家子的人,但一次又一次的疫情,不仅打乱了北京人原有的生活节奏,还让我们负债累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生活各个方面都在不停地开销,如果没有老家儿的支助,确实很难坚持到这会儿,但北京人所做出的牺牲,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变,就在前几天,北京又发现一起涉酒吧聚集性疫情,该消息一经爆料,再次引发全网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整个事件的起因,跟之前‘榆乐轩’烤鸭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朝阳区新增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共有两名,均为社会面筛查发现,一个住在劲松街道劲松五区,一个住在东坝乡康静里乡区,从两人的行动轨迹当中可以判断出,二人并非北京土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6号10点到第二天早晨5点10分,去了工体西路6号天堂超市酒吧,7号12点到两点,去了工体北路13号的天堂超市酒吧,10点50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又去了工体西路6号酒吧,onethird酒吧,freshclub酒吧,ph酒吧,乍眼一看,不禁令人怀疑他就是个酒托儿,横扫工体酒吧,几乎去了个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8号下午两点到三点,又到了林泉街八号院儿,盛爱嘉苑养生会所,6月9号零点到三点,再次返回工体西路58号爱乐酒吧,之所以说他们不是北京土著,原因有二,首先北京人在疫情期间,是不可能如此大幅度满世界乱窜的,这点规矩人人都懂,难听点说,回趟家都需要出示健康码亮健康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懒得为了喝口酒再跑到外面,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北京人出门儿喝酒,也不会选择到工体这边儿的酒吧,原因大伙儿不言而喻,价格高只是其一,其次卖的全都是假酒,这事儿早就传开了,就连外地人都知道,自打工体重建被推平后,可三里屯都看不着几个地道的北京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起码在我认识的北京土著当中,出门儿喝酒从不会选三里屯,后海这边儿,通常都是所谓的新北京人,以为自个儿上工体蹦个迪,喝两瓶洋酒,自个儿就是北京人了,在他们眼中,在工体喝酒似乎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表面上看是为什么喝酒解压,其实就是想在这儿拍婆子偶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二,疫情当下,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北京人,都盼望着可以早日复工,眼看半年都过去了,再不工作,吃饭都成了问题,这时候谁还有闲心到三里屯喝酒,能在楼下或者胡同里喝瓶啤酒跟街坊侃会大山就已经很不错了,甭说没这个条件,有这个条件也不会冒风险聚众,专门往人多的地方的扎堆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哥们儿去完酒吧还去了一趟养生会所,时间点都十分紧密,从他的行为轨迹当中就能断定他一定不是北京人,倒不是说北京人去不起养生会所,而是说北京人不会这么奢侈,一个月就能挣那么几张儿,喝完酒再上养生会所,一般的上班族谁敢这么大手大脚,但凡有点生活压力的人都不会这么干,由此可见,这位不是富二代就是家里有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入的全都是一些高消费场所,北京人即便再趁钱,也不会像他一样,他们二人的这一系列举动,导致朝阳区所有娱乐场所,全部暂停营业,就连地下体育经营场所也未能幸免,话说到这儿,北京人看完以后哭笑不得,天堂酒吧也沦为了众矢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管理松懈,再加上这几个人不守规矩,不引起聚集性疫情才怪,北京人防疫做得有多到位,也追不上你们散播病毒的脚步,说明社会面依然存在隐匿传播风险,无形当中,再次为北京敲响了警钟,疫情防控绝不能够有丝毫松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然的话,北京疫情将会陷入无限循环,何时才能结束,什么时候才是一站,这是所有北京人心中的疑问,最后希望那些把疫情视为儿戏的人,心里都有点数儿,别再为一己之利连累大家了,你们不守规矩,让北京人为你们的行为买账,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