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陈振濂艺术讲堂

与反复取一种熟悉常见的经典书体、进行循环练习形成书写“惯性”的传统书法练习方法不同;在篆隶书(包括少量楷行书)讲究造型和“字法”的实验科目中,试图以科研尝试的心态,不断“试错”不断拓展可能性,一是贯彻我一直主张的“反惯性书写”宗旨,二是作为艺术家必须致力于不断拓宽风格边界与美感与表现力,从而获得书法创造的“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持续进取状态;

这就是我连续进行三轮篆隶榜书匾书而持久不懈的基本理由。

别人希望好不容易掌握了精巧的技法而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它,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从而形成一生固定不变的所谓“个人风格”。

我却更有兴趣在每一次笔墨表现过程和每一件完成的作品中,不断尝试、思考是否还有新的可能性?哪怕是因为个人才情不够,步子反而迈得小了,不敢大胆豁出去而谨小慎微了;但只要在最终呈现上有些微“格调”上的变化,它就是迈出一小步,总比停滞不前好。

而且,这会逼着自己挑战自己的思想极限;有意让自己“难受”而不在润滑顺畅的过程中坠入“乐不思蜀”“温水煮青蛙”的艺术创造萎缩的陷阱。

通过三次集中书写,约得15件。面貌各有不同,用笔还是一脉相承。但仍然能分出1“秦篆”式、2金文凝结式、3清代篆书家书写式、4民国初书家式、5篆隶融合式、6篆形草笔式等等各种书法的“艺术语汇”的细致分别。

它的完成,肯定不是依靠“惯性书写”;而是极力追求“一作一面貌”。至于究竟有多少作业达到了目标?或还有诸多需要改进之处?我想随着这项实验的积累渐厚,也许会渐渐进入理想境界的。我自己首先会有信心并对自身的能力寄予厚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