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珊珊

特斯拉市值因马斯克的一句话,瞬间蒸发了近5000亿元。

近日,马斯克称对经济形势有“非常糟糕的感觉”,特斯拉计划裁员10%。这一消息使特斯拉股价应声大跌。上周五,特斯拉股价暴跌9.22%,截至收盘报703.55美元,总市值7288.85亿美元。这相当于特斯拉市值一夜蒸发超过7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00亿元。

图片来源:马斯克推特

或许是受到股价波动影响,6月5日,马斯克又在推特上表示,“(未来12个月)特斯拉员工总量将增长,领取固定薪酬的员工数量会相对平稳。”外媒评论,马斯克此举是对特斯拉周五市场表现进行“救火”,对外释放乐观情绪。

对于特斯拉裁员消息,中国新闻周刊向特斯拉中国方面求证,对方表示暂无相关回应。一位3月参加特斯拉上海临港工厂面试的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因疫情耽搁的入职事宜目前正在恢复,他刚刚收到了特斯拉发送的名为“入职即将恢复,特斯拉信息收集”的邮件。“我也看到了马斯克的言论,但目前来看我的入职还算顺利。”上述人士称。

如今,快速崛起的特斯拉被视为全球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头羊”,也是不少传统汽车企业电动化转型的主要竞争对手。马斯克对于经济的悲观预期,是否意味着汽车产业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或不涉及电动汽车生产

马斯克是汽车行业中的“工作狂”,他此前曾表示自己每周工作100小时,甚至曾吃住在工厂,以督促特斯拉车型的早日交付。事必躬亲的马斯克近日在邮件中直言,无法接受员工居家办公。还表示特斯拉的每个人必须每周至少在办公室工作满40小时,如果不愿意,那就默认选择离职。

马斯克称,此次裁员不会影响到电动汽车的生产。“裁员不适用任何实际生产汽车、电池组或安装太阳能产品的员工。”他还表示,尽管特斯拉正在裁员,但公司目前的在职人员总数相较往年仍有增加。

得州超级工厂——Model Y车身产线(图片来源:特斯拉)

最近两年,特斯拉快速扩张,根据其早前透露的数据,2021年特斯拉在全球范围内招募了28533名员工,人数同比增长高达40.3%,新增岗位主要集中于欧洲和中国两个地区。截至2021年底,特斯拉全球员工人数为99290人,其中39%是生产工人。如果此次裁员不涉及生产工人,则意味着大约6000名正式员工可能会受到裁员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一路飞奔的特斯拉此前也经历过裁员。2018年年初,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行,彼时的马斯克甚至被投资人视为“大骗子”。在2018年和2019年,特斯拉分别裁员9%和7%。马斯克在2018年裁员后还曾承诺,公司将永远不会再做出类似举动。

对于此次马斯克对经济“糟糕的感觉”的言论,美国总统拜登在记者会上反驳:“福特正在大举投资美国电动车,并将在美国中西部地区提供6000多个新增就业岗位;Stellantis集团也在美国投资电动车行业,以生产汽车芯片,并创造了超过2万个新增就业岗位。”拜登称,“如果马斯克认为经济糟糕,那么,祝他的月球之旅好运。”

警示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2022年一季度以及2021年度都交出了漂亮的财报数据。特斯拉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超33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658%。而2021年全年,则实现归母净利润76.4亿美元。特斯拉在汽车行业内的赚钱能力,甚至远超不少老牌造车企业。

“不差钱”的马斯克表示特斯拉要“咬紧牙关”,不免让行业内的其他参与者重新审视当下的环境。“经济下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马斯克和其他人都知道这点。但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作为一名企业家,马斯克自然更倾向于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即使这样做并不受欢迎。”福特和通用汽车前高管、专注于交通行业的投资公司Qell的创始人巴里·恩格尔(Barry Engle)认为,马斯克的担忧仍然不容忽视。

事实上,汽车产业确实在近几年面临较大的发展压力。自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产业链上下游都造成冲击,全球多家汽车工厂因疫情影响而停工停产。仅2020年,包括宝马、奔驰、大众、日产等汽车产业头部企业,就先后经历了裁员。

此后,汽车产业又遭遇半导体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及物流费用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今年以来,俄乌冲突进一步冲击供应链。产业数据公司Wards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5月美国新车销量相当于年化1268万辆,表现疲软,远低于疫情前的1700万辆。

除特斯拉之外,美国网约车平台Uber和Lyft也于上月表示,将缩减招聘和开支。二手车线上交易平台Carvana表示,将裁员12%。“我们不像马斯克那样悲观,但对招聘和开支也持谨慎态度。”汽车零部件巨头彼欧集团旗下Clean Energy Systems的美洲首席执行官约翰·邓恩(John Dunn)这样表示。

当然,对于马斯克的担忧,行业内也有不同看法。福特日前公布了在美国市场的月销量数据,并表示库存继续以创纪录的速度周转。日产美国市场营销负责人埃里森·威瑟斯庞(Allyson Witherspoon)近日也表示:“目前消费者需求非常旺盛,制造商甚至没有库存。”

转型挑战

对于汽车产业中的大多数参与者来说,与其担忧经济会不会更糟糕,更应该关注的是,行业在向电动化转型过程中迭代与洗牌带来的冲击。

近年来,包括大众集团、宝马、戴姆勒、Stellantis等欧洲车企相继公布了电动化转型路线图。对于传统汽车企业来说,转型过程不可避免的需要进行“人员的迭代”。

早在2021年底,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就曾表示,大众未来的工作岗位会再次减少,汽车产业的方向应该是电动化和数字化。在此之前,大众集团曾针对德国工厂进行裁员,涉及4000多名员工,这一举措还引发了部分员工不满。迪斯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强调,希望旗下主要工厂加速电动化改造,如果转型进度太慢,公司可能将削减多达3万个工作岗位。

不只是大众。“到2030年,雷诺品牌在欧洲销售的车将100%是电动汽车。”雷诺首席执行官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今年年初在媒体活动上如是说。雷诺的转型同样伴随着人员的迭代。在去年年底,雷诺汽车就曾表示,为加速电动化转型计划裁员4,600人,并在2022年至2024年招聘2,500名不同职位的新员工。

而本田汽车此前同样为了加速向纯电动汽车转型,推进员工换代计划。也即本田汽车在55岁以上64岁以下员工范围内,征集2000多名提前退休人员,约占本田日本国内正式员工的5%。这也是本田汽车近10年来首次征集提前退休人员。

当不断推动的“智能化”“电动化”转型进程,遇到不确定的全球经济形势以及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压力,行业洗牌正不断加剧,汽车企业的调整与变革也在加速进行。无论马斯克对于经济“糟糕”的说法是否属于“危言耸听”,不断适应环境与行业的变化都是身处其中的企业的必修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