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娟

俄乌战争爆发以后,长期保持中立的两个欧洲国家——瑞典和芬兰,迅速做出了加入北约的决定,并且通过快捷手段完成了国内的程序。其间还得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腾贝格的认可,并且获得了美国的积极支持。就在瑞典芬兰以为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时候,“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北约重要的成员国土耳其站出来公开表示反对。在一向信奉“少数服从多数”体制的欧洲土耳其一国的反对,就能够阻止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在一向标榜“团结”的欧洲,土耳其为什么要横刀立马冒着“撕裂欧洲”之名强行反对?从这桩申请加入北约案,人们能够对欧洲有什么样的新认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首先,北约设定的门槛堪谓“作茧自缚”。根据北约制定的相关规则,对于包括接纳新成员等在内的重大事项,必须要所有成员一致同意后才能实施。当然,这种决策模式也非北约独有,在许多国际组织当中都是存在的。比如,欧盟现在有27个成员国,重大的事项也必须是要每一个国家同意后才能够实施的。

这自然会带来“一票否决制”,肯定是利弊共存的。问题的关键是,这不仅是北约自己设置的一个门槛,导致想买门票进入的人,不是花了钱就可以进来的。这更成为了一种“国际秩序”,也不是任何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轻易破解的。此时此刻,北约许多成员国或许品尝到“作茧自缚”的苦味,或者理解了什么叫“双刃剑”,但更多的应该是无奈。

其次,土耳其反对的理由令北约其他成员国难以否定。土耳其外交部长对反对理由的解释是:瑞典和芬兰为了维护自己的安全,申请加入北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两个国家也必须考虑、照顾到土耳其的安全。不能为了维护自身的安全,而损害别国的安全。

对此,应该稍加解读。土耳其国内有一个“库尔德工人党”,也就是土耳其的一个少数民族。他们聚居在土耳其东南部,一直想独立,想从土耳其分裂出去,跟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合并成为一个库尔德人的国家。

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土耳其将其定位为分裂组织,指定为恐怖组织,对其进行严厉的打击。但是,他们却得到了瑞典、芬兰的庇护。他们在那里筹集资金,甚至得到武器,对土耳其政府军队发动袭击。土耳其政府多次要求瑞典和芬兰政府不要支持他们,但都遭到了拒绝。

此外,土耳其境内还有一个“居伦运动”。虽然还没有被定位到“分裂组织”,但却是一股强势的反对力量。重要的是,“居伦运动”的核心领导以及很多主要成员,都潜入瑞典,在那里精心策划反对土耳其政府的行动。

由此可以看出,表面上奉行中立的瑞典和芬兰,早已把“中立”当作了一件外衣,已经成为反对土耳其政府、分裂土耳其国家势力的一个大本营,直接对土耳其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土耳其怎么会容忍瑞典、芬兰加入北约?!土耳其怎么可能不行使“一票否决权”?!

再次,欧洲安全问题日益凸显出来。无论是瑞典、芬兰,基于安全的考虑,宁肯放弃“中立”也要加入北约,还是土耳其为了强化自身安全而反对瑞典、芬兰加入北约,甚至正在胶着、持续进行的俄乌战争,关键词都是一个——安全。冷战结束以后,欧洲的安全问题还从来没有如此地显示出来。

如今搅扰欧洲安全的根源何在?造成欧洲安全困境的黑手是谁?这个,应该已经不需要深入描述了。问题在于,未来的欧洲,是想通过域外势力来解决自身的安全问题,还是想通过自身的努力来实现不仅是一个国家而是整个欧洲的安全?这里,需要欧洲的智慧以及欧洲对一个大国的认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冲突,甚至是流血乃至生命的付出,但它的方向不应该是错误的。(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问题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