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文内容比较长,请大家耐心看完大概需要5分钟,斑马可以体会到作为一个母亲真的很不容易,说说斑马的观点:从姚策和许妈的对话中,斑马感觉到了两人的无奈与痛楚,希望全天下每一位子女能够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真的很伟大)

姚策:你要听我说两句吗

许敏:你说吧

姚策:我想问一下,我在上海这一周,从你们到河南驻马店以后,我不知道我们两个有没有沟通,我不管是你打的电话还是我爸打的,就算是我爸打的你也在旁边,你旁边声音那么大,又不是听不见,你告诉我,你除了问官司的进展,就是问官司的进展有意思吗?我就想知道我在中间做了什么不利于团结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姚策:你每次打电话不是指责,就是怪我,我现在是个正常人,我现在是不用看病,还是身上不痛了?

许敏:我问你,你在你刚才说的不自相矛盾吗,你说你住了一个礼拜,我没有打过任何电话,我没有打过任何电话的情况下,我还指责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姚策:你一个礼拜没有打过任何电话,我说这一个礼拜除了指责我,你找我说过其他的话没有?

许敏:你刚才不是说我这一个礼拜不给你打电话吗

姚策:我们俩来辩论一下呗,你是没有直接给我打呀,是我爸打的,你在旁边的声音,你以为我听不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许敏:那你爸打电话就是指责你

姚策:包括昨天我在金华,你们打电话内容三十六万,三十六万关我什么事,我知道吗?我庭审我参加了,是谁在河南是我在河南吗?这是一个事情。第二个问题,今天这个事情我姚策说了放弃赔偿,你们不要断章取义,我说放弃赔偿,我说了不要钱吗?我说了在医院对我疾病完全负责的情况之下,我姚策可以放弃我的精神赔偿,但是我不能代表我双方的父母。我双方父母在这28年里付出这么多,他们需要得到他们应该的赔偿

姚策:而且这个都不能叫赔偿,这个只能说作为安慰,我原话就是这么简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许敏:我们到这里来,做证人要跟我们沟通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一无所知,没有一个人跟我们联系,这样做什么?然后你爸爸还当着你是亲人吗?只能问你是什么样的情况吗?是不是这样应该这样子,因为我们不知道要我们去说什么,我们怎么样的齐心协力,两家合在一起来赶紧给我们赔偿

姚策:当时退出去是你们,现在扯证据又是你们,所有的事情我都按照你们意愿在说,我姚策说过一个“不”字没有,我哪一点不再支持你,你反复的问我这些事情,我就很奇怪跟我这种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许敏:当时是为什么退出也好

姚策:我不管,你不要跟我说,你当时为什么退出也好,你现在为什么要拿发票也好,这些说了我都理解,但是你现在为什么要反过头来问我,所有的事情本来就不是我在主导,你明白不?

许敏:我跟你讲为什么问你,我解释一下,为我跟你说明一下为什么要问你。因为我们到了三天没有一个人联系我们,没有一个人跟说让我们来干什么做什么,怎么样的商量什么这个事情,没有任何一个,我们是把你当成亲人了。现在为止我们还帮你把你当成亲人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找你商量,对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姚策:没有呀,你可以问郭威呀,郭威不是也在吗?

许敏:他是原告啊,他知道这个案情吗?

姚策:为什么每次都要通过我呢?我就很奇怪

许敏:因为我们觉得你还是我们的亲人呢,还是我儿子,所以我们才来找你商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姚策:但是你不知道你儿子前一天才做完手术,你每次跟你儿子说话不是官司有没有进展,就是钱什么时候赔,你知道你每次说这个话,你不想想你儿子心里怎么想吗?

许敏:还是我儿子,所以我们才来找你商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