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瑞典和芬兰一起递交加入北约的申请的时候,瑞典总理Magdalena Andersson和芬兰总统Sauli Niinistö展示出了让人感动的团结。

Niinistö说:“瑞典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Andersson说:“这是一个强烈而又明确的信号,表明我们是团结一致的。”

不久后,两人就一同前往华盛顿,与美国总统拜登会面。虽然当时已经有迹象表明,加入北约所需要的时间可以会比一开始计划的长。

北约第二大军事力量土耳其的总统Recep Tayyip Erdogan曾对芬兰和瑞典可能成为北约成员国发表了负面评价()。Niinistö在访问斯德哥尔摩期间表示,他对土耳其的立场感到惊讶,因为他之前是得到了Erdogan的支持的。尽管如此,他还是乐观的,认为和土耳其进行对话后它就会支持瑞典和芬兰的申请。

然而土耳其的立场之后却变得越来越强硬,不断的增加要求。瑞典和芬兰已派出代表团去安卡拉进行谈判,但Erdogan认为却依然认为诚意不够。周二,埃尔多安在《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中讲述了它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的态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写道:“引入瑞典和芬兰对北约自身的安全和未来的发展构成风险,” 他要求这两个国家抵制被欧盟和美国都视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宣传和招募活动。

芬兰外交研究所的土耳其问题专家Toni Alaranta说:“Erdogan在下一盘大棋。这只是他用来阻止芬兰和瑞典的申请的一个工具而已。芬兰其实只是一个很小的因素,意见主要是针对瑞典的。其实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和库尔德工人党(PKK)以及其相关组织的关系和对他们的支持。”

他认为土耳其根本就不想和瑞典与芬兰达成和解。他说:“他们故意提出来瑞典和芬兰不可能同意的严苛条件。” 这里指的是土耳其外交部长Mevlut Cavusoglu要求瑞典和芬兰为了土耳其而修改其法律的要求。

Alaranta认为,考虑到Erdogan之前所表达的支持,芬兰领导层对土耳其现在的太对是没有准备的。但是瑞典是不同的,因为瑞典和土耳其在库尔德问题上的争执已经很久了。所以Alaranta认为瑞典在递交申请之前就应该想过对目前这种情形的应对方式。

同一研究所的芬兰安全政策专家Charly Salonius-Pasternak也同意这个看法。他说:“Niinistö总统是一个有经验的外交家和政治家,所以他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惊讶。土耳其选择的时间点告诉我,这是经过精心安排的,Erdogan就是要等瑞典和芬兰递交了申请之后才表达反对意见。”

芬兰外交部长Pekka Havisto认为,土耳其不能为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而制定新的规则。他说:“北约有自己接受新成员的规则。这个规则不能一直不停的变化。”

Havisto此前还曾表示过土耳其认为瑞典比芬兰问题严重。那么,Erdogan是否有可能只允许芬兰加入而不允许瑞典?

Alaranta说:“土耳其对瑞典更反感,但是我认为即使芬兰单独申请,他们也是一样会尝试阻止的。”

如果真的发生真的的情况,芬兰和瑞典还会保持团结吗?Salonius-Pasternak认为,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的话,芬兰政客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即使北约邀请芬兰单独加入也坚决要站在瑞典的一边。但这可能会随着时间改变。

他说:“民意是会发生变化的。芬兰加入北约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因为人民改变了主意而发生的。人们之前不愿意加入北约,但现在又要加入了。如果民意要加入北约,但国家领导人却表示我们因为要跟瑞典抱团而拒绝邀请的话,那就可能导致国家分裂。”

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Salonius-Pasternak认为政客可能会表示芬兰加入北约之后才能更好的从北约内部帮助瑞典争取申请通过。如果芬兰得到单独加入北约的邀请的话,要自愿放弃这个机会是很困难的,俄罗斯和北约其他国家都会觉得芬兰很奇怪的。

Salonius-Pasternak认为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芬兰对瑞典和土耳其的冲突有感到愤怒。他说:“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说有人抱怨瑞典破坏了芬兰加入北约的机会,但是这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改变。”

Alaranta认为目前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式是美国和土耳其进行认真的谈话。他说:“这样Erdogan必须得到一些可以向民众展示的东西。但这会是一条漫长而又曲折的道路。”

芬兰外交部长Havisto称芬兰会继续和土耳其进行平静的谈判。他说:“耐心是最要的药物。我们在认真聆听土耳其的担忧,并且在积极寻找瑞典和芬兰可以帮助的事情。”

参考新闻:

https://www.dn.se/sverige/kan-finland-ga-med-i-nato-utan-sver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