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用了多年,全国各地亿万小学生的启蒙教材。因为近期爆发出的人教版插图问题,引来了全国师生家长的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已被孩子教育问题压的喘不过气的家长和准家长们,从诧异到不解再到愤怒。

继而开始翻孩子书包,翻书柜,查孩子教材教辅阅读目录。

越来越多的家长发现,不查不要紧,一查乱七八糟问题一大堆。

人教版教材的插图问题,涉及丑化,洋化,歪曲,甚至少儿不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后又发现各地不同版本教材,教辅,指定书刊,推荐书籍,假期阅读目录等不同书刊存在各种莫名其妙的严重问题。

有把日军作秀背战俘老太的照片当做雷锋素材。有把日军轰炸中国的战机和飞行员当封面。有把中国地图缺台湾,把中国国旗倒画。有详细描述自杀方式,描述代入式自杀场景的儿童读物。有赤裸裸不堪入目污言秽语的指定儿童读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林林总总,出现在最应该严格审查的儿童教材书籍中。很多是强制使用的教材,学校强势推荐购买的指定书籍,学校强烈推荐的读物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现这么多奇葩的问题,有的人说小题大做,看起来也没多严重。有的人说是插画师故意行为,有的说是作者是出版社审核不严甚至存在利益传输等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我觉得,这不仅仅是艺术眼光问题,不仅仅是各级审核问题,也不仅仅是潜在的国外势力资助问题。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想多了,说白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钱”字在作祟。

教育产业化在作祟,是全民唯利是图在作祟,是金钱至上在作祟,是富豪榜是有钱就是成功在作祟,是全民走了歪路的信念在作祟,是没有信仰的时代在作祟。

以前,给孩子编教材,给孩子写书,是很神圣很有使命感,是很光荣的工作和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什么都与钱挂钩,教材怎么编谁来编,用谁的文章,用谁的插图,谁来审核谁主编的书,谁揣摩圣意来给下面打招呼推荐谁的书。

一切可能都跟关系都跟钱有关,里面门门道道都很重要。反而教材质量成了不那么重要的环节,反正一个小学教材,我一个清华教授,我一个哈佛海龟,我一个处级厅级干部怎么可能编不好,小儿科了。

他们不会去想他们写进教材的每一个字都会影响亿万学生亿万家庭。他们只会关心他们编的教辅卖的怎么样,只会关心签售的课外书卖的怎么样,pad卖的怎么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旦初衷不再是认真为孩子们出好审核好每一本书,那么各种牛马蛇鼠,各种奇葩鬼神就会群魔乱舞,把教育这潭水搅和的乌漆嘛黑又金光闪闪。

这不再是一个人几个人的错,树苗已经种歪了,已经不是修剪修剪就能掰正了的,需要把周围杂草好好拔拔干净,有必要的话甚至需要重新挖个坑重新种过。平时浇的牛奶可乐茅台拉菲别浇了,小树苗需要的只是水,纯粹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