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用我的人品做担保发出呼救声。——郭秀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3月13日,上海新增新冠病例169例。

Sandriver创始人郭秀玲与几名研发部员工连夜收拾行李,搬进位于上海金山区的厂区。这一住,就是76天。

3月28日,Sandriver厂区彻底封闭。

生活上的问题好解决,最初还未被封控在家的公司员工、保洁阿姨会趁做核酸的机会,将自家种的菜、超市抢的食物等物资放到厂区门口。

当上海管控渐严,员工“接济”便有些力不从心。郭秀玲不得已联系到一位做供应的朋友,跨区为他们送来了一卡车食物,他们靠着这车物资,一直生活到现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朋友给郭秀玲他们送的物资

“我自己苦点没关系,少吃点甚至饿肚子都还好,但现在企业面临的,不是我一个人挨饿的问题,是公司一百多人的就业机会,和一个深耕30余年品牌的生死存亡。”面对物资上的匮乏,郭秀玲并没有怨言,真正让她痛苦的,是公司的困境。

她创立的艺术羊绒品牌Sandriver是吴晓波频道第一批关注的国货品牌,也是第一个被奢侈品百货“天花板”——LVMN旗下的乐蓬马歇商场相中,成功入驻的中国品牌;同时还是唯一一个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作为在全球商学院中传播的经典商业案例,Sandriver被赫尔曼·西蒙教授称为“中国的隐形冠军企业”。

而如今,这个中国品牌正在经受考验。

这76天里,占据全国80%线下销售份额的Sandriver上海门店全部关停,大货生产也处于停滞状态。仓库里价值上千万元的货因物流原因,无法顺利发出,线上渠道也被迫停滞。Sandriver的资金流,无法正向流转。

“万幸,我们还有这五六个员工一起,可以做做研发设计,没有彻底停摆归零。”提及封控,郭秀玲仍努力保持看向积极的那一面。

而疫情呼啸着席卷上海,受影响的何止Sandriver一家。

我们联系到另一位企投会会员,上海天复检测的创始人龚卫星,他表示自3月10日起,便有员工陆陆续续因封控无法来公司上班。担心疫情传播影响到公司及园区被封控,创始人龚卫星干脆在20号左右给公司放假。只有少数管理层及有车的员工仍在跑业务,彼时公司尚未完全停摆。

3月31日,上海浦西施行静态管理,龚卫星及公司员工全部封控在家。原以为4月6日便能恢复,却一直被封到现在。

“我们这个行业一般到过年就休息了,一直要到过完年才开工。”龚卫星表示,公司直到2月15日才正式开工,也就是说,今年上海天复检测真正运作的时间不足一个月。

以上是上海企业的常态。在我们调研的8家上海会员企业中,仅有1家自3月份以来未停工,但物流、快递运输仍成为最大资金压力来源。产业链方面,7家会员企业表示此次上海疫情已对所处行业整条产业链造成连带影响。今年同比收入减少10%的企业占7成以上,其中3家会员企业表示今年收入减少将达到50%以上。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上海共新注册公司48万家,2021年共新注册53万家,同比增长10.37%。可以看出,在2021年,上海仍是企业家创业的优质土壤,大家对疫情后的市场依旧抱有美好预期。

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上海企业数量达267.24万,相当于每千人拥有企业107.4户,位居全国第一。

然而,这也使在此次疫情下受到损失的企业数量更多,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企业,甚至来不及呼喊。企查查数据显示,仅2022年前四个月,上海注销企业已达4.7万家。

对于上海企业的此次困境,郭秀玲曾向德国著名管理学思想家、“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教授寻求解法。西蒙教授告诉她,要像冬眠的动物一样,把呼吸和能耗降到最低,但一定要活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老师在《吴晓波:企业自救十项纪律》中的第7条纪律也写着:保持组织的最小单元化,颗粒度越细的管理越具有反脆弱性。

疫情下,身处上海的企业们,仿佛在一座座孤岛上,眼看着周围潮水退去露出礁石,船只无法远航。

01.“心脏”骤停

01.“心脏”骤停

郭秀玲被封控的厂区,是Sandriver的心脏。

研发设计、非遗手工工坊、全球销售网络中心、工厂、仓库……除远在内蒙古牧场的原材料基地,Sandriver品牌所有产业链都聚集在已被封控两个多月的厂区中。

自3月起,Sandriver上海门店陆续被要求关闭,线上小程序与天猫旗舰店的销售也因物流原因无法完成发货,Sandriver的销售网络全部停滞。

这意味着,70多天里,Sandriver没有任何收入。但上海100多名员工、内蒙古整片牧场的牧民还要继续生活。

最低消耗的情况下,郭秀玲每月仍需在薪资、社保、房租等方面固定支出至少150万—200万元。这也是Sandriver目前最主要的压力所在。

心脏无法正常跳动的同时,周身的血液也流通不畅。

以游牧部落传统工艺“擀毡、植物印染、王府刺绣等多项富有中国特色的古老技法来创造独特品牌文化的Sandriver背后,是郭秀玲创立的“乡村妇女支持计划”,其旨在为乡村妇女提供灵活就业机会。其中,王府刺绣项目已有超2万名蒙古族妇女参与。

而从牧场到工厂的全产业链布局,在疫情之下,成为一种羁绊。

4月—8月是牧场的羊脱毛产羊绒的时间,如今由于现金流断裂,公司无法向牧民支付收购优质羊绒的费用,价值600万—800万元的羊绒,沉甸甸得压在牧民手中,远在1600公里外牧区人民的生活开支成为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Sandriver内蒙牧场

在月收入为零,支出却分文未少的情况下,像Sandriver这样扎根上海20年,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品牌,生命线只有短短3个月:“我们的现金流其实在疫情封控这3个月差不多都耗完了,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而上半年只开工了1个月的天复检测每月在房租及人力上的固定开支也超过100万元。业务停摆的第二个月,龚卫星不得不将员工工资分为两个等级,有房租压力的外地员工,仍全额发放薪资。而上海有房的本地员工,则暂时只发放3000元/人。

至于5月,龚卫星表示,已无力承担员工薪资:“只能等开工了再发,现金流已经撑不住了。”

调研的其他会员企业,现金流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仅有3家企业表示现金流能维持3个月以上。

作为对比,2020年年初清华、北大联合995家中小企业,调研武汉疫情对企业的影响,结果显示34%的企业账上现金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91%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3月1日上海通报第一例新冠病例算起,此刻疫情已延续近3个月。

02.四处卡BUG

02.四处卡BUG

针对上海企业的零收入高支出问题,4月13日,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保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因受疫情影响,上海市社会保险参保单位、灵活就业人员和城乡居民可缓交社保。

按理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可减轻企业们的压力,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郭秀玲发现无论是缓交社保、减免房租还是复工等政策,都充满BUG:“社保是每个月银行自动扣款。我们现在被封控在工厂,无法出去办理缓交。即使我们能出去,银行也关门,依旧无法办理。”

至于房租,上海市曾明确,承租上海市国有企业房屋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无须提供受疫情影响的证明材料,全部可以免除2022年6个月租金。此次减租涉超8万户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但开篇提到,截至2021年年末,上海企业数量达267.24万,更多企业的店面、办公室都是承租私人房产。“我们的店面租金一直没有减免,商场甚至来催租了。”提及房租,电话那头郭秀玲的声音又高了一些。

除此之外,复工复产政策在销售渠道、物流、人员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同样是个“伪命题”。

4月19日,特斯拉上海工厂复工,为减少疫情的影响,特斯拉上海工厂选择闭环复工,即返工的400多名员工吃住都在公司。因员工宿舍位置不够,部分工人需睡地板,特斯拉对这部分工人每人每天根据不同职位、级别进行补贴。

而疫情期间一直未停工的光明乳业华东中心工厂,自3月16日工厂实施封闭管理后,850多名员工寸步未离。据了解,该工厂并没有员工宿舍,800多人的吃住、药物、精神需求,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特斯拉和光明都如此艰难,对于那些体量更小的中小微企业来说,复工复产或许会引发更多新问题。

5月29日上视新闻综合频道《新闻夜线》发布短视频,视频中一些小微企业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以张江政策为例,员工每两天需进行一次核酸检测。6月22个工作日,每次核以半小时来计,6月员工实际工作时间下降16.8%。
与此同时,复工后的核酸及抗原检测成本,逐步需企业承担。每天的抗原6.5元一个,核酸25元/人,再加上核酸服务商每次上门服务费约1000元,公司400多名员工,在防疫上的成本便增加13万元/月。
除此之外,为减少感染风险,企业需为员工包吃住,添置淋浴房、马桶等设施。在餐食上,每天每人约100元餐费,公司所有员工每日就餐成本便是4万元。

在现金流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复工后的防疫支出,无疑是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郭秀玲也因为恢复的产能销路尚未打通,以至于无法兑换成现金流而苦恼:“我有货,仓库有几千万元的优质羊绒制品放着,但门店不开,快递不通,都销不出去。”

虽然部分快递在5月8日已恢复,但工厂货物进、出都需要通行证。更重要的是,目前物流仍以保障生活物资、运输滞留快件为主,企业及个人的订单,依旧无法顺利揽收。

而天复检测在建筑工程、环境和卫生等行业未启动时的复工复产,同样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整个上海大概有1500万个打工人,上海甚至全国整个商业环节是一个整体,相互服务、相互依存,一部分一部分的有序复工,其实作用不大。”龚卫星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我现在每天就站阳台上看空公交车开来开去。只能盼着早日全面解封,早一天我们(上海企业)能少奋斗一年。”

更重要的是,在经历了近3个月的疫情打击,未来人们的消费力、行业的生命力能否继续支撑这些企业的营收,仍是未知数。

03.呼救

03.呼救

吴老师的《吴晓波:企业自救十项纪律》一文中,还有一条是:痛了就要大声叫出来,也许会有人来救你。春暖花开拼才智,天寒地冻拼人品。

在尝试了所有自救方案后,郭秀玲决定呼救。

5月19日,Sandriver对外公开发布倡议书,将自己所遇到的困境展现在大众面前,以预存优惠的方式进行新一轮自救。

倡议书发出后,郭秀玲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帮助,海尔上海、清华、复旦的教授当即安排采购充值。

当这封倡议书传到吴晓波频道,我们以频道的名义充值5万元之外,会员们也纷纷发起救助,一同来拯救这个中国品牌。目前890社群、企投会会员已向Sandriver充值十余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发求救信)是违背我内心的事情,正常情况下我绝对不做,我绝对不会麻烦任何人。”提及发求救信的缘由,郭秀玲格外郑重地对小巴说,“我在用我的人品做担保发出呼救声。”

企业呼救,或许会像郭秀玲一般经历挣扎、纠结、痛苦,显得不那么“体面”。但在当下,保护中国品牌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西蒙教授面对上海企业的此次重创,表示许多隐形冠军品牌在发展历程中,同样会经历众多生死存亡的考验。

比如著名的摩托车品牌哈雷,在10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同样经历了战争、经济衰退、萧条、罢工、买断和回购、国外竞争以及市场变幻的重重洗礼,在屡次危难时刻,都被热爱、认可它文化的客户群体挽救。

呼救,或许会有无数水滴汇聚,淹没裸露的礁石,载起品牌,重新出发。

另一边,沉睡的城市,也在逐渐清醒。

据中新网报道,自5月16日起,铁路逐步增加上海虹桥站、上海站等的到发列车数量,逐步恢复正常运行。航空也逐步恢复国内航班执飞上海,适时调整国内外航司执飞上海航班的客座率。

5月22日起,上海公交轨交有条件逐步恢复运营。

依据上海对外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上海铁路部门单日发送乘客已经超过了万人次。

5月25日,央视网消息:目前,上海正在加快复商复市的步伐。上海市商务委介绍,6月1日之后购物中心、百货商场将全面恢复线下营业。

5月2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从“对市场主体纾困解难”“推进复工复产复市”“稳外资稳外贸”“促进消费快速恢复”“发挥投资关键性作用”“强化资源和要素保障”“加强民生保障工作”“保障城市安全有序运行和优化营商环境”8个方面制定了50条扶持政策,推动经济加快恢复和重振。

以上消息密集传来,明确传递着这样一个信号:大上海正在加速恢复正常。

“我现在就像被勒住了,只要帮我把绳子一松,我就能活过来了。中国人民勤劳智慧,吃苦耐劳,也温良谦卑,再大的困难,大家埋头干几年就过去了。”对谈接近尾声,龚卫星如是说。

本篇作者 | 季一奥 | 当值编辑 | 何梦飞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 主编 | 郑媛眉 | 图源 | 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