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是个人人都谈之色变的地方,是个大家都不情愿去的地方。然而今天我去了,去看望我那还未满十六岁的堂弟,他患有严重的皮肤病,手脚肿得比馒头还大,还溃烂得让人不敢直视,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内脏指标也多项不合格,白蛋白没有我们正常人的一半。到现在我都没办法把这么严重的病跟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病床上的堂弟表情有些冷漠,看到我去他也不怎么说话。只是一个人斜躺在病床上安静地听着手机里我叫不出名字的歌。婶婶泪眼婆娑地说:“这孩子什么事情也不愿意跟我们说,怕我们担心,现在都那么严重了才说。不知道这么严重的病得花多少钱啊……”

回想这些年叔婶二人为了生计,一直在外面打工而忽略了孩子的身心成长。由于严重缺爱,十五岁的堂弟性格孤僻内向自卑,不愿与人沟通。看得出来他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缺乏自信的。我想但凡我叔叔婶婶他们即使平时不在孩子身边,如果能和孩子多多沟通和给予适当的关心和关爱,孩子可能也不会造成今天这样严重的后果。

我把叔叔婶婶拉到病房外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责怪孩子的不是,做父母的也有责任。并简略地告诉他们因果的关系,让他们一定要到佛堂来礼佛学习,请求佛菩萨的加持让堂弟快点好起来。因为这个本不富裕的家真的经不起这样的“风雨”。

一月十九是佛陀日,在这样殊胜无比的日子,我带着叔叔婶婶一家来到佛堂恭敬地礼佛闻法,叔叔婶婶和堂弟无比虔诚和恭敬地礼佛闻法,发愿戒杀而学佛,祈请佛菩萨的慈悲加持,让堂弟的病能好起来。不曾想,第二天早上堂弟那肿得比馒头还胖的手脚奇迹般的消肿了,堂弟竟然可以不用婶婶喂饭,自己拿勺子慢慢吃饭了。脚也能下地走路了。一切都在神奇地好转中。

看着堂弟,我不禁想到两年前得了肺癌去世的大伯母,从她得知发病到她离开加一起不到半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想想堂弟,若不是佛法的力量,后果是不敢想象的。人间的生老病死真的是太可怕了!无常的让人猝不及防!每时每刻,没有一刻停息,而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无常世界中的一员,随时都会如此这般地无常消失。

以前从没有认真坐下来想一想,如今遇到自家的亲人,才觉越想越可怕。我正在无常的链条里被输送着走向生命的终点,过一天就少活一天了。可能很多人听到这样的话会觉得很丧气,但仔细想一想,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我们能不死吗?想想我的伯母再也见不到了,再也不能和她聊家常了,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切在我的生命里飘渺得就像一场虚无的梦,而我也终将成为别人生命中一场虚无的梦,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一种浑身被抽空了的无力感,悲怆苍凉又茫然恐慌。回顾自己走过的岁月,也不过是梦一场,放眼整个世间又有哪个生命不是在虚无的梦里,除了得道的佛门圣者,又有谁真正逃脱得了死亡!叹亘古以来,有多少人能看透这人生的虚无?世人昏昧,看不透飘渺的人世即便机关算尽也是一场空空!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深刻地感到佛陀说的真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是啊,佛早就把世间的真相,人生的真相告诉我们了,把脱离无常的法教给我们了,我们再不能这样糊涂下去了,我要听佛陀的话如法修行修法了,我要在无常到来之前成就解脱,不然,等待我的只有无常这个结果。

祈愿所有的众生,都能明了无常,精进修学如来正法,跳出六道轮回的束缚。

撰文:慈琳

编辑:篱菊半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