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日本,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成员包括了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13个国家,人口近14亿的印度也在其中,没有中国。不少人认为这是当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翻版。今天小巴就和大家一起复习一下TPP、CPTPP、RCEP和IPEF的概念、发展和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01

01

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由新加坡、新西兰、智利和文莱于2005年发起,美国、越南、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8个国家随后加入。2019年该组织正式改名为TPP。12个参与国加起来的GDP,占到全球经济的40%。

TPP是高标准的自贸协定。普通贸易协定的主要目的是降低关税,允许商品自由流通,TPP则是涵盖投资、劳工保障、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多领域的开放协定。显然,这些标准代表了发达国家的利益,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恐怕是壁垒。

关于TPP的性质,最明显的特征是排除中国,它被国内主流媒体视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经济领域的核心手段。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明确表示:“TPP协议将让美国而不是中国主导制定21世纪亚太地区的路线和规则。”

经济方面,一些国外经济学家表示,TPP造成的贸易转移会使中国每年损失大约1000亿美元的出口,越南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不管是美国高官的“遏制中国论”,还是诸如《比股市崩盘更可怕的是TPP》的激进言论,当年无一不给公众带来惶恐。

当然,TPP涉及美国制造业外流和工人失业问题,美国民主党党内就出现了严重分歧。例如希拉里·克林顿卸任国务卿后一改往日对TPP的吹捧,称不相信TPP能够创造新的就业、提升薪资和保护国家安全,并在大选期间极力撇清和TPP的关系。

甚至连奥巴马也改口了,说希望中国能适应TPP制定的规则。哪些规则呢?比如,有一项条款是要求缔约国接受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

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仲裁程序。2003年,墨西哥某城市拒绝允许美国公司梅特克莱德将一个有毒废物设施建设在环境敏感区域。梅特克莱德公司于是通过ISDS向墨西哥政府发起仲裁。最后墨西哥败诉,向这家跨国公司赔偿1620万美元。

像这种明显倾向跨国公司,甚至凌驾于本国法律的规则,中国在当时是不可能接受的。另外汇率自由化、取消国企补贴、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工条款,摆明在“劝退”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特朗普签署退出TPP总统令

总之中国达不到标准,美国国内也出现了众多反对声音,TPP直到美国大选都没被国会批准。等到大选期间,高举贸易保护主义旗帜的特朗普横空出世,对TPP穷追猛打,炮轰它是对美国制造业的“持续强奸”。后来特朗普当选总统,在就职当天就宣布美国退出TPP。

02

02

TPP对中美两国经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没法预测。但普遍的观点是,TPP对美国经济影响有限,重点是地缘政治。加上美国在欧洲主导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两者包含了全球70%以上的贸易,并把中国排除在外。

美国退出TPP后,群龙无首,亦无羊毛可薅,日本就接替了美国,成为TPP的主导国,TPP也更名为CPTPP,全称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CPTPP的框架基本上和TPP没太大差别:95%的货物实行零关税,有高标准的准入条件,且保留了95%的条款。但是,它对原有的22项美国主张但一些国家反对的条款进行搁置处理,比如投资仲裁、环境保护、政府采购、知识产权等等——大部分是当年“劝退”中国的条款。好像就差一张对中国的邀请函了。

事实上,中国高层也没有对TPP和现在的CPTPP持否定态度。高标准的规则意味着更高层次的开放。加快开放和转型、顺应世界潮流,对中国的“倒逼式改革”有重大意义。

所以多年来,建设“一带一路”、创立亚投行,特别是上海自贸区的成立,中国在贸易便利化、金融体制改革、政府职能转变上做出一系列创新改革,这些改革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TPP框架下的规则。

201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41%,到了2020年已经变成了70%。此时的中国,在硬件上和时机上皆已成熟,是时候需要一个国际沟通渠道,方便扩大自己的“朋友圈”了。

在这一年,中国正式签署了经贸规模最大、涉及人口最多的自贸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在RCEP框架下,成员国之间90%的商品在十年内逐步实现零关税,能享受本国商品的待遇,同时全面取消数量的限制和进口的许可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RCEP、TPP、CPTPP成员国关系

更重要的是,中国将首次和日本、韩国处在同一个自贸框架中,中国在高端产业链上和日韩两国有高度互补性,RCEP不仅意味着中国将绕开美国的经济封锁,中日韩还可借着经贸关系升温,在未来建立一个没有美国人插手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

当然,RCEP这个圈子里没有美国。2021年,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CPTPP,这个圈子里也没有美国。

03

03

不论是RCEP,还是CPTPP,美国都缺席了。为了夺回亚太地区的经贸主导权,更好地推进印太战略,美国顺势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并拉上同样没有加入RCEP的印度。IPEF的成员共有13个,基本是RCEP的成员国,除了中国,以及和中国关系比较好的柬埔寨、缅甸和老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乍眼一看,IPEF和TPP十分相似:由美国主导、成员国经济总量占到全球40%、没有中国、较为浓厚的地缘政治色彩。

不过小巴认为,IPEF强调了美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制定公平、高标准和有约束的规则的主导权,以此试图“肢解”中国供应链,这是比较可怕的地方。

比如要求企业设置服务器,将数据“本土化”等跨境数据移动规则,意味着美国很有可能通过贸易数据的识别、选择、储存和引导来分配资源,把原本流向中国的美国订单导向IPEF的成员,建立不依赖中国的“弹性”供应链。

美国实际上是怎么做的呢?

2021年9月,美国商务部以应对芯片危机为名,要求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的主要企业在45天之内提供包括库存、产能、原材料采购、销售、客户信息等数据。统计到截止日,台积电、SK海力士、思科、美光等70多家实体“自愿”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商业机密和数据。而美国商务部正是主导IPEF事务的部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拜登访韩第一站是参观三星半导体工厂

从条款来看,美国允许成员国任意选择四大类别——贸易标准(针对数字经济领域)、供应链弹性、清洁能源、反腐败中的一项,但如果选择了第一条,就要同时满足接下来三条的相关要求。

还有人说,IPEF就是翻版的TPP,这种说法稍微欠妥。

和TPP、CPTPP、RCEP不同的是,IPEF并不是一份区域自贸协定,它是由美国政府单方面出台的,完美绕过了国会。而一个正常的多边贸易机制主要基于相互开放的原则,但美国已明确表示不向成员国开放市场,也不降低关税壁垒。

当年的TPP好歹有美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成员国或多或少能分一点肉,但IPEF实际上是缺乏利益基础的,美国也没有像马歇尔计划一样对这个组织投入巨额的资金,所以很难用经济框架的思路去理解今天的IPEF,其他国家和美国做生意有何好处,不得而知。当然,暗地里是否有共识、妥协,甚至威逼,谁也不知道。

就连IPEF本身的命都无比脆弱,它仅仅是一项行政命令,即使拜登不遗余力地推广,也不能保证获得下一任总统的支持。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说不定那个系着红色领带的男人又回来了呢。

音频策划 | 徐涛

音频运营 | 常秀娟 | 主编 | 郑媛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