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苏州李女士收到来自法院的资料和 传票 ,这让她感到非常疑惑。法院称 李群 和其丈夫吴迎庆,共同借贷银行款项35万元逾期未还。

李群和吴迎庆在2008年就已经离婚,这笔银行借款发生在2012年。李群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和离婚四年的前夫在银行共同贷款呢?

银行拿出了证据:2012年11月李群在银行亲笔签字的贷款合同书。李群坚持称合同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签的,申请司法鉴定笔记

企图瞒天过海抵赖不还?还是李代桃僵被冤枉?这笔钱到底在谁手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银行贷款逾期未还

2012年,吴迎庆一家三口想在银行贷款30万元用于买车,银行要求他们签订家庭共同借款期限为三年。手续全部走完后,这笔款项很快就下来了。

还款期限快到的时候,吴迎庆一家却没有将贷款还清。银行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3月期间进行多次催收,却无人回应

在银行走完所有的催收流程,吴迎庆一家还未还清贷款后,银行将本案当作诉讼案件移交给当地的律师处理。

本以为这是一场简单的借贷纠纷,没想到接下来的发展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苏州法院的法官陆荣寿:“她把我们所有寄过去的东西都退还了。”按照正常的程序,法院在接到原告的诉讼请求之后,会先给被告邮寄资料和传票。

本案的传票却多次遭到被告李群拒收,法官称在当地没有退回法院资料的人,李群还是第一位。

在法院传票遭到多次退还后,法官决定亲自上门了解一下被告的情况。让法官没想到的是,李群首先给他反映了一个大问题。

李群称自己和吴迎庆在2008年的时候,就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但这个借款事情发生在2012年,已经离婚四年的前妻会和吴迎庆共同借款吗?

李群坚称自己没有借贷过这笔钱,看到她坚决不承认的样子。法官拿出了一份银行提供的证据,这是一份2012年11月李群在银行亲笔签字的贷款文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群:“我看到以后,我就觉得莫名其妙啊,这个签字不是我签的,还有一个我跟他早就离婚了,不存在跟他共同向银行贷款。”

除了对这份签名合同表示疑惑,李群还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找主要承担人吴迎庆承担责任呢?

法官向李群解释了情况,吴迎庆已经失踪一年,因为找不到他的还款责任才落到了李群和吴迎庆的儿子吴克身上。

在知道吴克也是贷款人后,李群更为惊讶。吴克和李群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他是吴迎庆第一任妻子的孩子,和李群的关系一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院进行字迹鉴证,是李群亲笔签的吗?

在看到这份合同的复印件之后,李群依旧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亲笔签名主动向法院提出字迹鉴定的要求,她希望可以还自己一个清白。

法官:“尽管李群一直强调自己和吴迎庆早就离婚,哪怕真的贷款,也不可能提供正常的夫妇共同承担还款责任,但是如果她实施这个行为,是应该承担责任的。”

现在非常关键的一点,是需要查询清楚,李群到底有没有实施这个行为。

随后,李群非常积极配合法院做字迹鉴定。与此同时吴迎庆的儿子吴克,居然也称合同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签的,要求做字迹鉴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克的代理律师称,吴克反映称没有印象签过这个字,分期付款买车都自己没有关系。自始至终吴克都没有见到过这辆车,也没开过这辆车。

银行的借款合同上总共有三个人的签名,吴迎庆、李群、吴克。主要承担人吴迎庆失踪一年不见身影,两个次要承担人都不承认是自己签的字。

陆法官表示,对证据提出异议可以,但是必须举证。因此李群和吴克进行字迹鉴定,对司法鉴定的结论承担后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群坚决不承认鉴定结果

2015年2月,法院将被告双方签名的合同书跟他们的笔迹,送到字迹鉴定处进行了第一次司法鉴定,通过技术手段来鉴定真伪。

法院对他们所有的书写样本进行采集,李群和吴克当着法官的面,进行正写、快写、慢写,抄写一段相应的文字,和书写自己的名字。

最后将他们书写的样本,和原来文件上的样本进行比对。最后的鉴定结论:合同上的签名,是李群和吴克本人书写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在得到司法鉴定的结果之后,李群的反应变得异常激烈。“我当时就懵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字迹跟那个比较完全是两码事,这个结果我是不认可的。”

李群之前认为,贷款合同上的签名不是自己写的,为什么会鉴定为是自己的笔迹呢?

相对于李群的坚决不承认,吴克在看到字迹鉴定的结果之后,表现得非常平静。

吴克的代表律师称,吴克到现在称自己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印象,但他也拿不出更多的证据推翻激发鉴定的意见,证明自己的清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份证 被前夫偷走去贷款

李群在看到银行的贷款合同时,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合同上的电话不是自己的,身份证的复印件是之前丢失的旧身份证。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李群的脑海中,会不会是吴迎庆偷了自己的身份证,拿去银行进行了贷款呢?

李群回忆道,贷款合同是在11月签订的。在同年9月份左右,吴迎庆曾邀请自己吃了顿饭。

过了两天,李群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见了,随后去派出所补办了身份证。

李群在向律师讲述完之后,律师认为吴迎庆有很大可能拿走身份证,去银行进行了贷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李群的这些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证明。面对司法鉴定下的贷款合同书,李群感到一阵阵的心累。她再次找到负责本案的法官,希望能找到新的证据。

陆法官:“我跟她将近一个半小时沟通下来,我觉得她的陈述有可信的地方。”法官在仔细观察李群的签名后,发现一个新的线索。

李群在很多地方的签名,都是偏艺术化的,失去了她原有的个性。这种艺术化签字,很有可能导致在科学判断的过程中,有近似地方的出现。

陆法官告诉李群,已经过去两年,她的签名发生了变化,哪怕李群再次进行司法鉴定,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如果想推翻第一次司法鉴定的结果,最好是找到李群2012年左右的同期签名。同期的笔记是在毫无准备下写出来的,更具有真实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找到同期并且可以当作证据的笔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份笔记不能由李群提供这样不存在公正性,只能由司法鉴定机关去找。

这样的签名笔记,只能去行政机关或者李群的单位查找。法院的两名工作人员,到李群的工作单位,提取了她2012年的四份签名资料

2015年四月,法院拿到了2012年的签名笔迹,准备进行第二次司法鉴定。这次的鉴定结果为:贷款合同上的签名,不是李群的亲笔签名。

本案的法官组织的合议庭经过讨论之后,法院采取第二次司法鉴定的结果。

李群:“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整个一个人都活了过来,非常感谢法官做的那些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是谁假冒李群到处贷款?

既然贷款合同上的签名不是李群本人,那到底是谁冒充她签了这个名字呢?

在李群以为事情终于结束的时候,李群居然又接到了其他银行的催款电话,这笔数额庞大的贷款到底怎么回事?

李群称自己没有在银行办过任何 信用卡 ,为什么会有这些催款电话呢?银行的工作人员称,当时李群办理贷款的时候拍有合照

合照?李群一听到这个就更生气了,钱都不是自己贷的,怎么会有照片呢?李群立马赶到这个银行,查看所谓的合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张所谓的“李群”和业务员的合照,根本不是李群本人,“你们看这个人是不是我?”李群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假李群的手里,拿着的是李女士之前丢失的身份证。

为了避免类似的被贷款再次发生,李群来到当地的派出所报警,希望找到这个“李群”。

合照中的业务员称,当时吴迎庆和照片中的“李群”自称是夫妻关系,需要共同贷款。他们向银行提供了相关的房产证、结婚证,贷款成功后拍照储存

民警根据银行提供的照片和电话号码等材料,迅速找到了合照中的“李群”。她是吴迎庆原来单位的一个会计金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假“李群”出现,她是谁?

金某称,自己当时在吴迎庆的公司上班。有一天,吴迎庆对她说自己想办张信用卡,但老婆李群白天一直上班没时间,想让她帮个忙。

金某和李群的年龄差不多,长相也有些神似。金某刚开始一直在拒绝吴迎庆的请求,但吴迎庆是顶头上司,拒绝多了怕被穿小鞋。

在几次推脱之后,金某同意代替李群,和吴迎庆去银行进行贷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民警的询问,是否可以模仿李群的笔迹时,金某给予了否认。“没有,我是按照我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没有让我模仿任何人的笔记。”

假冒李群签字的人找到了,那这笔贷款签字的金某有责任偿还吗?

法官解释道,还款在这个案件中,原来是三个被告吴迎庆、吴克、李群,没有金某。

在调查之后,李群不用承担民事责任,那么应该承担民事责任的就是主债务人吴迎庆和他的儿子吴克。

金某在一定意义上讲是触犯了法律的,但她与这笔贷款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案件结束,还李群一个清白

目前案件的进展是全力追捕失踪的吴迎庆,他的儿子承担部分责任,李群已证明清白与本案无关。

金某因为对案件不知情而且是受老板委托,她也没使用过这些卡,所以并未对她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千万不能再去,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我从来没进过派出所,那天晚上真的是终生难忘。”金某回忆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本是一件简单的金融贷款案,但是在案中却是案中案,跌宕起伏。

利用身份证诈骗的案件时有发生,我们应当加强对身份证的保管意识。万般小心,才能避免类似案件发生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