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联合区域国家“去美元化”进程,

将再提速

石油、天然气、食用油、粮食、化肥,欧美多国的一切都在涨价,民众钱包持续缩水。“西方国家出现通胀,但他们认为 普京 是罪魁祸首 ,普京应为一切负责。”近日,白俄总统 卢卡申科 在与俄总统普京会谈时,指出这一点。

普京则称,虽受到西方制裁,但俄罗斯经济状况依然良好,西方的排挤,不会让俄退出世界经济舞台。俄不会为西方自己的错误“背锅”,但愿为缓解粮食危机,做出贡献。

此外,5月26日,普京还提出一项重磅倡议,被视为反击西方经济制裁的“大动作”。这项倡议,包含什么内容,又意味着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罗斯总统普京。

“普京涨价”, 拜登 干的

几个月前,由于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持续走高,美国总统拜登创造了一个词“普京涨价”(Putin's Price Hike),并开始公开使用 ,将美国的高通胀“甩锅”给俄罗斯。

拜登称,“美国物价上涨的70%都应归罪于普京提高汽油价格”,而俄在乌的军事行动,是导致全球天然气和食品价格上涨的原因。“这是市场对普京激进行动做出的反应。美国家庭开始感受到‘普京涨价’的影响”。

对此,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发文回应称,“一会说普京影响美国总统选举,一会说他们物价高是普京造成的。”“拜登应表达得更清楚一些:美国通胀原因在于自由主义经济没有经受住疫情考验,而他和团队的百般‘努力’助长了这一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美国奶粉荒

伴随高通胀,美国民众一路走来,心情的确很糟糕。调查显示,近半美国人因燃料和食品涨价面临经济困难。不止如此,供应链“掉链子”,还导致美国近来爆发了“奶粉荒”,父母四处抢购,婴儿们喝不上奶,民怨高涨。

这究竟怪谁?美国《华尔街日报》就在社论中指出,在俄乌冲突爆发前,2022年1月份美国的通胀率就已达7.5%。

“拜登可以将许多事归咎于普京,但不能将通货膨胀怪罪到他头上。”该社论还认为,导致通胀的根本原因在美国自身:“政府实施了两年宽松的货币政策,爆炸性的联邦支出刺激了经济需求”。

纵观半年多来美国的CPI数据,一切有迹可循:↓↓

2021年

10月,CPI同比上涨6.1%;

11月,同比上涨6.8%;

12月,同比上涨7%;

2022年

1月,同比上涨7.5%;

2月,同比上涨7.9%;

3月,同比上涨8.5%,出现美国40年来最快增速;

4月,同比上涨8.3%,比3月略有回落。

且不论这样的涨幅是否“平稳上升”,就看看俄乌冲突发生前,美国CPI是不是已经出现半年多来的最大涨幅,答案是肯定的:0.7个百分点。

何况,冲突发生后,拜登政府还启动了对俄经济制裁,禁止从俄进口能源,这才导致能源价格飙升。

粮食危机,“普京干的”?

普京早已回应称,西方能源价格上涨,“是他们自己错误的结果,没什么可责怪我们的。”他指出,美国一次次欺骗自己的人民,而俄石油对美国市场的供应微乎其微,甚至没有超过3%。

眼看甩出去的“锅”快飞回来了,美国又发起了新的指责。近日,美西方称“俄阻挡乌出口粮食”,一顶“造成全球粮食危机”的帽子,又扣到了普京头上。

美国务卿布林肯、五角大楼发言人柯比、英外相特拉斯等人,纷纷指责俄“不顾世界各地最贫穷者的饥饿问题”,以经济工具、粮食和援助“作为武器勒索世界”,“导致全球食品供应萎缩、价格飙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布林肯还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呼吁俄停止封锁乌港口,允许乌方出口被阻拦在黑海港口的粮食。

5月26日,克里姆林宫对造成全球粮食危机予以坚决否决,并指责西方的对俄制裁才是问题源头。 普京亦指出,将国际市场的农产品供应问题归咎于俄罗斯是“毫无理由的”,“当前困难与产业链、供应链运转失序以及西方国家在疫情期间的金融政策,均有关系”。

俄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则形容,“全世界把所有的苦难,都归咎到俄罗斯头上”。

普京能帮,但有前提

虽然又飞来一个“锅”,普京仍在与意大利总理德拉吉通电话时称,俄愿通过出口粮食和化肥,为缓解全球粮食危机“做贡献”。

结合普京在欧亚经济论坛全体视频会议上的讲话,以及俄官员表态,大致可明确三点:

一、俄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普京指出,俄仍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有绝对的国际市场竞争力。不久前,俄还在采购小麦,而现在已开始出口。美、英等国产的小麦更多,但问题在于,其国内消费量也大。

二、俄不是“祸根”,西方才是。

俄方认为,与西方所说的相反,正是西方制裁阻碍了乌粮食出口,这些粮食正在被“掠夺”。基辅政权不配合放行困在港口的外国货船,也加剧了危机。

三、俄愿出力,前提是西方“给力”。

俄副外长鲁登科25日表态称,莫斯科已准备好提供人道主义走廊,让运粮船只离开乌克兰,以换取西方解除部分制裁。

普京说,为确保航行安全,俄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便民用船只从亚速海和黑海港口出港,但乌方阻碍了相关安排。俄准备克服困难,为缓解世界粮食危机做出自己的贡献,但前提是西方解除出于政治动机对俄实施的制裁。

重磅倡议,争取支持

当地时间5月26日,欧亚经济联盟国家举行首届欧亚经济论坛。普京在全会上发表视频致辞时,指出了当前俄罗斯面临的情况。普京的发言包含这么几层意思:

第一,西方想把俄排挤出局,俄不会让其如愿

普京承认,在高科技方面发达经济体有优势,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俄罗斯并不打算就此退出世界经济舞台。“如果我们自己不用某种墙把自己隔开,那么没有人能够把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隔开。”

第二,办法有了,他倡议俄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

普京表示,目前全球传统的经贸联系和物流链条正在被破坏,俄有关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倡议,具有特殊意义。

第三,这一倡议不是随便说说,已经得到了国际支持。

普京强调,落实“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的“时机已经成熟”。按普京的说法,目前至少四个国际组织的成员支持这一倡议,它们是:

欧亚经济联盟

金砖国家

上海合作组织

东盟

普京认为,基于该伙伴关系,各国将发展平等合作。他称,“大欧亚伙伴关系呼吁改变现有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将成为欧亚大陆稳定与繁荣的保障”。

“大动作”要来了?

怎么看?这可能才是普京真正的反击“大动作”之一。↓↓

首先看普京的场合选择。

普京在公开场合提倡议,必然经过深思熟虑。2015年成立的欧亚经济联盟第一次办论坛,本身就是一个新的信号。该联盟成员国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5国。

此次论坛为期一天,5月26日在比什凯克举行,主题是欧亚经济一体化、投资新机遇。来自15国的2500多名代表,参加论坛。

普京选择在这样一个与俄关系较紧密的地区性国家聚会的场合提倡议,有较大把握,能得到良好回应,意义特殊。

其次看俄方的各类表态。

对于一些外国企业撤出俄罗斯,此前,俄外长 拉夫罗夫 声明,俄罗斯可不会坐等外国公司自己回来,“指望麦当劳等回来给我们提供备件、部件、半导体”,等于坐以待毙。普京指出,俄企业将占据从本国撤出的公司的位置,什么都不会变。

按照拉夫罗夫评价,欧亚大陆正在成为“世界上最有前途的地区”,俄应参与其构建。西方企图“损害”有俄参与的地区性国际组织框架内的联盟关系,以加强在中亚的影响力,俄当然不可能无视。因此,俄“已大幅增加以伙伴国家本币提供服务的贸易份额,如与中国、印度、伊朗,以及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

俄工贸部长曼图罗夫指出,西欧和美国正发生恶性通货膨胀,这些“提示我们需要怎样重组物流和生产协作,发展我们的经济——这就是去美元化,现在又增加了去欧元化”。俄方建议欧亚经济联盟、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的伙伴国扩大本币结算。

俄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沃尔瓦奇也表示,在欧亚经济联盟内部结算中改用本币,不需任何外力或者激励措施。当今“世界正在自行多元化”,“市场自行选择那些其认为可靠的合同和货币。”

还要看区域国家的说法。

吉尔吉斯斯坦担任2022年欧亚经济联盟轮值主席国,吉总统扎帕罗夫就表示,尽管面临外部不利因素和防疫限制,该联盟2021年GDP增长4.6%,联盟内贸易额增长32%。

哈萨克斯坦总理斯马伊洛夫在与俄总理米舒斯京的通话中,表示两国有意深化欧亚经济联盟的一体化。

此外,在这届经济论坛上,与会者已签署了17个合作项目协议。

总体来看,此事或许预示着三个信号:

第一,俄联合区域国家“去美元化”进程,将再提速。

这不是喊口号,而是落到实处了。欧亚经济委员会发言人马尔金娜表示,该联盟成员国内部的本币结算比例已达75%。这说明,意识到要削弱美元控制力的,远不止俄罗斯一国。美元的霸权地位,将遭到进一步挑战。

第二,俄正和周边国家抱团,以寻求深化联盟关系 ,增强抗压力。

按普京所说,欧亚经济联盟、金砖国家、上合组织、东盟都支持俄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这不仅意味着俄经济政策正进行重大调整,也凸显地区国家认可与俄“抱团取暖”的必要性。

第三,亚太地区地缘政治压力将上升。

在西方包围下,在欧洲被“堵死”的俄罗斯,被迫加快“东进”突围。而从中亚到远东,整个亚太板块可能将因俄美各自施加影响力,遭受更大地缘政治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