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乌克兰是著名的“欧洲粮仓”,就算乌克兰的工业无法振兴起来,但是结合本地发达的农业,实现自给自足至少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北约与俄罗斯的政治夹缝之间,如果乌克兰政府不能在外交上做到很好的“平衡”,那么整个东欧都很可能会面临频繁的军事冲突与政治对抗。不过,就算乌克兰政府在稳住局势的基础上,不想挑起事端,美国也不可能坐视不管。毕竟,如果要削弱俄罗斯,最优先的选择就是利用乌克兰挑起俄罗斯的政治失误,为之后美国介入乌东局势打下政治基础。

于是在进入2022年以后,美国政府以乌克兰的名义,不断挑衅俄罗斯,试图让普京做出有利于美国介入当地局势的失误行动,抑或是让美国有借口对俄罗斯进行更多军事、经济制裁。所以我们之前能看到,美国媒体诈称“俄军入侵了乌克兰”,抑或是美国对俄强硬派的高官也叫嚣称“俄国将在这个月内,侵略乌东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无论俄罗斯有没有对乌克兰展开军事行动,美方都有两套自成一系的说辞。如果俄罗斯真的打了乌克兰,那美国人就可以说自己“预言成真”,对俄罗斯的真实情况了如指掌;如果俄罗斯没有打乌克兰,那美国人也可以说是因为美国对乌克兰的保护,所以让俄罗斯放弃了入侵打算,是美军“又一次捍卫了东欧地区的和平”。

也就是说无论俄军打不打,美国在自认的逻辑中是绝对占理的,至少他们绝对不敢想象,俄罗斯能够通过其他比较“和平”的方式占领乌克兰,或者将乌克兰肢解成好几个国家。然而,这一次普京的奇谋妙计,确实让这帮美国佬大开眼界了。在2022年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通话时,表态称会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共和国”和“卢甘斯克共和国”的独立。这个时候,美国人就幡然醒悟了过来:俄罗斯已经在着手“肢解”乌克兰了,但不是靠战争,而是靠和平的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紧接着,在2月21日发生了乌东政治剧变后,乌俄对抗的实时动态成为了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包括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国家态度不一,虽然在表面上都没有口头支持俄罗斯,但是也没有用实际行动对乌克兰进行支援。而诸如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在内的国家更是屏气凝神地注视着这次历史性事件(日本之前对俄罗斯的叫嚣很狂妄,然而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在很多人看来,俄罗斯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对乌克兰进行军事行动了,毕竟,在外交上将乌东两个共和国承认独立后,下一步,就可以派遣俄军驻扎在这两个国家中,对乌克兰首都基辅形成战略威慑,最终促成乌克兰政府从政治、外交上自乱阵脚,反逼美国采取行动,让美国从乌东局势中原有保持的“对抗主动权”转移到俄罗斯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真的会打乌克兰吗?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一下2008年的俄格战争。自从苏俄建立以来,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的政治矛盾就屡见不鲜。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格鲁吉亚曾从沙皇俄国中挣脱出来,短暂独立过一段时间。然而好景不长,在1921年,格鲁吉亚又被苏联吞并,成为了苏联加盟国之一。

不过,苏联时期有不少政治、军事领袖都出自于格鲁吉亚,比如著名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贝利亚元帅等。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大约有30万格鲁吉亚籍的苏联军人阵亡,90名格鲁吉亚籍的苏联军人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虽然格鲁吉亚人战斗能力较强,但是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服从苏联的统治,一直都有分离主义倾向。为此,同为格鲁吉亚出身的斯大林为了保证苏联的稳定,“清洗”了一大批格鲁吉亚分离主义者。就算其中一些人曾是斯大林的朋友,他也照抓、照杀不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了苏联解体前夕,也就是1989年的时候,格鲁吉亚成为了最早那部分在苏联内部闹独立的加盟国(立陶宛、爱沙尼亚等国家也早就对苏共中央心怀不满了)。为了再一次保证苏联内部的政局稳定,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亲自带兵镇压了格鲁吉亚。但是到了1991年苏联解体后,格鲁吉亚还是正式独立了。有趣的是,在独立后,格鲁吉亚选择了和乌克兰类似的亲西方路线,这给格鲁吉亚未来被俄罗斯军事打击埋下了伏笔。

要知道,俄罗斯可以容忍部分温和的异见分子,但是绝不可能容忍有任何邻国、内部加盟国选择与欧美国家狼狈为奸,在此其中,他们尤其憎恨美国。所以针对格鲁吉亚亲美的外交政策,俄罗斯高层是极其重视的,这和现在乌克兰政府亲美同理。为此,俄罗斯应该如何行动,才能让格鲁吉亚不再亲美?常规的做法一般都是给点经济、政治上的好处,从而拉拢目标国家。但是俄罗斯显然“不喜欢走寻常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且在2004年格鲁吉亚爆发“玫瑰革命”以后,大量亲美政客与反俄NGO愈发在格鲁吉亚活跃了起来,格鲁吉亚政府和北约之间的联系也变得十分紧密。这让俄罗斯高层极其关注,毕竟,格鲁吉亚的位置就在俄国高加索地区南边,而该地区除了之前与俄军打过两次战争的车臣共和国外,还有印古什共和国、达吉斯坦共和国、北奥塞梯共和国等与俄罗斯主流宗教、文化不尽相同的联邦加盟国。这些国家如果被格鲁吉亚的亲美势力所渗透的话,会对俄罗斯边疆的稳定产生不小的影响。

于是,为了让亲美的格鲁吉亚政府“安分守己”一些,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境内的奥塞梯人进行了一系列经济、军事上的支持(中国奉行对外互不干涉政策,但俄罗斯可不是,作为前苏联最大的加盟国,俄罗斯政府也有自己的雄心壮志)。在这些支持对格国境内的奥塞梯人产生了重要扶持作用后,“南奥塞梯共和国”的逐步呈现,就让格鲁吉亚人感到恐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了2008年以前,在格鲁吉亚境内出现的“南奥塞梯共和国”,名义上还受格鲁吉亚管辖,实际上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军队,有着自己的政府,并且还多次发起“全民公投”,大多数南奥塞梯人都要求并入俄罗斯,这让格鲁吉亚人感到了恐慌。“曾经属于自己的国土马上就要转移到俄罗斯去了,而且还是以和平的方式。”这让时任格鲁吉亚的总统萨卡什维利非常担忧。

在这关键时刻,格鲁吉亚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口头”支持,于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天,格鲁吉亚对南奥塞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在战争初期,格鲁吉亚的进攻呈现出了较为明显的优势,然而,或许是格军感觉攻势太过于顺利,以至于认为就算攻击俄军,也能保持“优势在我”,于是在攻占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后,格军竟极其莽撞自大的攻击了俄罗斯在当地的维和部队,打死打伤俄军数十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按照俄罗斯人的性格来看,普京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从政治上讲,格军的攻击给了俄罗斯出兵干涉的充分理由;从军事上讲,在俄军此次对外作战中可以检验俄军实战能力;从文化上讲,俄军此次出兵若及其顺利,能够让俄罗斯境内各联邦加盟国被军威震服,不敢造反的同时,也能够振奋国内百姓民心,增加普京支持率,威慑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各国。

所以,在格军的莽撞攻击给俄罗斯一次战争机遇后,俄罗斯北高加索军区第58集团军迅速赶到了茨欣瓦利,在增援驻扎在当地的俄军维和部队同时,用强大的火力压制了格军的攻势。格鲁吉亚陆军因伤亡惨重,丢盔弃甲地逃离了战场,俄军之后还出动了强大的空中力量大量摧毁了格军坦克与装甲车。最终,格军大败而归,萨卡什维利要求美国帮助,也只得到了一些口头支持,无助于战局逆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俄格战争结束后,不仅南奥塞梯共和国保持住了事实上的独立,而且在2015年,南奥塞梯还并入了俄罗斯联邦。可以说,格鲁吉亚在俄罗斯旁边亲美,而且还主动攻击了俄军,最终却“赔了夫人又折兵”,未免有些自取其辱。格鲁吉亚应该掂量好自己是一个小国的分量,应该在外交上做出有利于本国安全稳定的正确决定,而非选择被欧美国家所利用。

从格鲁吉亚的教训中,我们可以预见到乌克兰未来的下场。在美国的政治操弄下,乌克兰试图加入北约的行动已经触及了俄罗斯的底线。而且在美国不断在乌东地区拱火、挑起事端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北京冬奥会结束后做出的举动,确实是一次强有力的回击,而且很像是翻版的“俄格战争”前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俄格两国开打前,俄罗斯支持了南奥赛梯共和国的独立,而在这次俄乌两国对抗进一步升级前,俄罗斯迅速承认了乌东境内的卢甘斯克共和国与顿涅茨克共和国的成立。这样来看的话,或许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很有可能会爆发一场类似于俄格战争那样的军事对抗?

其实也不一定,俄罗斯这次行动虽然看似对乌克兰造成了很大的军事压力,但就现实情况来看,俄罗斯是以兵不血刃的政治方式解决了部分乌东危机,让乌克兰从内部的方式被和平的“肢解”掉,从而最终让乌克兰问题向着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向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毕竟,“发动一场战争,而且要在这场战争中获得最终胜利”的成本,要远高于通过政治言论与外交行动、经济制裁所获得的和平胜利。如果能通过兵不血刃的方式解决这些困扰在普京头上的争端,那打仗就属实没有必要了。

反观拜登那边,美国政府真正想让东欧出现局部战争的目的,无非就三个比较清晰:一是通过军事、经济手段暗中支持乌军及其盟军,争取经此战争削弱俄罗斯实力;二是拱火军事冲突成功后,大量增加美国军火向东欧及其周边地区出口,为美国军火集团带来巨额经济效益;三是通过东欧局势混乱,带动整个欧洲局势不稳定,迫使大量在欧洲投资发展的美企回流本国,有助于改善美国“实业空心化”现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在乌东地区逐步倒向俄罗斯后,这场“乌东危机”很可能将在未来变成“基辅危机”。俄军可能会以兵不血刃的方式,逐步推进到乌克兰首都基辅,只要这样,美国期望的战争就打不起来,最多也只是零星的冲突。而任何假借乌克兰名义对俄军进行的攻击,都可以被俄罗斯拿来从政治上声讨美国的好借口。

现在像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这样的人,虽然表面上稳如老狗,但估计要不了多久,只要俄军离基辅越来越近,他们也可能会逃亡西欧的。要知道,凡是被美国扶持或利用的小国,其政府或领导人多半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古巴独裁者巴蒂斯塔、南越最高领导人吴庭艳、韩国总统李承晚、阿富汗前总统加尼等,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而乌克兰这样的国家从政治上来说就已经烂透了,更何况泽连斯基还是前喜剧演员,美国想必也自知指望补上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随着局势的发展,可能还会有很多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如果乌克兰未来像格鲁吉亚那样主动进攻俄罗斯支持并保护的共和国,那么以乌俄两国的军事实力对比来看,届时泽连斯基可能真的得准备跑路了。毕竟去年阿富汗加尼政府多次请求美军支援都没效果,最终阿富汗塔利班攻进了首都喀布尔。有这样的前车之鉴,泽连斯基应该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值得一提的是,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在俄格战争失败后下台,之后竟成为了乌克兰敖德萨州的州长,由此可见乌克兰政坛是多么垃圾。

无论乌东问题最终如何解决,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事实:“美国的实力相比起十年前,已经走向了不可逆转的滑坡。”去年美国失去了阿富汗盟友,今年美国可能还会失去乌克兰盟友,而且就算美国最终在乌克兰找回了一些所谓的优势,但是在中国全面崛起,欧洲心怀鬼胎,俄罗斯长时间敌对美国的情况下,美国究竟又能动用得起那些有用的盟友?更别提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也只是嘴上亲美,日本对美国的仇恨还埋藏在心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现在的困境,其实就是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给自己带来的反噬。虽然掌握全球霸权能够让全球不少国家在一段时间内听从美国,但是长远来看,美国终究也逃不过国家兴衰的周期率。一旦美国失去了霸权,越来越多国家不再受美国摆布,那么凭着单边主义的美国也只能将自己隔离在亚欧非大陆世界岛以外,沦落为下一个苏联。

不过这一周期还有几十年的过程,在此之前,乌东局势的变化就是美俄博弈最直观的表现。只要普京继续在乌东拿到更多政治收益,那么拜登很可能会调转之前不断拱火的措施,改用其他方式来削弱俄国。将来,只要乌东的局势继续保持在俄罗斯的可控范围内,普京就可以继续用兵不血刃的方式来击败拜登,最终让拜登“无牌可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