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因教材上的插画引发争议

“人教版数学教材”登上热搜

该教材副页显示

插图(含封面)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设计

27日,记者发现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4月1日公布的

一份判决书显示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

并没有“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这一实际的单位

教材“丑”上热搜

据《中国新闻周刊》消息

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引发争议

部分网友表示

插画人物眼神奇怪、毫无美感

对比其他版本的教材插图

存在明显审美差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媒体报道,日前,有网友反馈,人教版数学教材配图审美堪忧,图片中展示的无一例外都是小眼睛、宽眼距、五官比例严重失调、目光呆滞、两眼无神。

反观经典课本插画:瓜田刺猹的少年闰土、杜甫像,这些配图都是符合审美且紧贴课本内容,让人印象深刻,深深地影响了一代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26日中午,@人民教育出版社微博 发布“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数学教材插图的说明”称,已着手重新绘制有关册次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网友的热议

关于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

更多的问题被曝光

对于家长而言

童书的选择费心费力

他们一直在努力去筛选

但他们也直言

自己从未想过教科书内

也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

业内人士直呼

有些错误有些离谱,匪夷所思

有网友提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二年级数学书下册》的目录部分,有一张男生乘坐飞机的插图。网友称,插图中的飞机,机身编号为“N33K”,这一编号疑似为日本飞行中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教材插图中男孩佩戴红领巾吐舌头(图源:网络)

除此之外,更多网友指出了教材中的问题插图,例如:穿星条旗服饰的儿童、穿印有日本品牌服饰的儿童,穿着丝袜、戴着兔耳的儿童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教材插图中男孩佩戴红领巾吐舌头(图源:网络)

插图设计工作室疑似不存在?

教材副页显示插图(含封面)

由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设计

事发至今

吴勇及吴勇工作室

均无正面回应公众的质疑

记者检索发现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

4月1日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

并没有“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这一实际的单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判决书内容,厦门一公司在未经人教社公司许可的情况下,在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分别上传了1-6年级人教版电子数学教材,公众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取上述教材,侵犯了人教社公司对此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处该公司赔偿人民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2000元。而所涉数学教材的插画正是人教社公司委托吴勇设计制作。

这份判决书的当事双方是厦门一公司跟人教社公司的纠纷,跟吴勇并没有关系,但意外的是,在判决书中,透露了有关人教社公司与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的合作细节。

据判决书显示,2011年10月27日,人教社公司作为甲方与吴勇(乙方)签订的《委托设计制作合同》,内容是甲方委托乙方承担委托事项所涉及的《义务教育教科书数学》(一至六年级)12册教科书的插图、封面的创作以及12册教科书的版式设计和排版制作工作,乙方接受甲方的委托。乙方拥有委托作品的署名权,作品的其他著作权权益和版式设计属于甲方。乙方无权以任何方式自己或许可他人使用委托作品,也无权转让委托作品。人教社公司称教材封页中标注的“版面设计: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插图: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并没有“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这一实际的单位,实质上就是《委托设计制作合同》中的吴勇

公开信息显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是一名设计师,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创始人。他曾为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视觉传达专业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

又有儿童绘本配图引争议

“舔漂亮姐姐汗水”的儿童绘本已经下架!

26日

有网友发布孩子的读本图片

也引发很多网友关注

在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流汗啦》绘本中,两个男生双手抱着女生的手臂,伸出舌头舔着。

男生一边舔着手臂,一边说,姐姐,你好漂亮,你的汗是什么味道呢?另一个男生说,呃,也是咸咸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该绘本由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系《东方娃娃》原创绘本系列中的一本科学图画书,旨在从孩子的视角来发问和作答,解答人体流汗的相关知识

5月27日,《东方娃娃》编辑部发布有关图书《流汗啦!》插图的说明,称对于出现争议插图的《流汗啦!》,已进行下架处理,并组织专家重新审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版社回应绘本中“扁鹊治病”插画被指暧昧:有过修改

5月27日

有网友反映

一名为《三个医生》的儿童绘本中

“扁鹊治病”的故事插图

疑带性暗示

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回应

三语版本非本社出版

川少社版已对插图进行修改

东方快评:

教材插图不妨“问计于学生”

教材插图引发争议,许多人觉得教材中的插画人物眼神奇怪、毫无美感,“给人一种故意丑化的感觉”,这当然只是“一种观点”,可能有的人觉得现行的教材插图挺美的。其实,所谓的争议,都是“成年人”的热闹,却是将主角——学生抛在一边了。教材插图为何不问问学生?为何不听取学生的意见?画教材插图时,可曾事先了解过学生的喜好?

教材插图,一方面要保证正确性。另一方面,教材插图要让学生喜欢。应该说,出版社对于教材插图也是慎重的,这次引次争议的教材插图由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设计。公开信息显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是一名著名设计师。显然,人家不是故意画得“丑”,也并非是没有专业水平,只能说,风格所致。以后出版社可能也会换一家画室,改变画风。但有疑问的是,重新画出来的教材插图就能够获得大家认可吗?在我看来,恐怕也未必。毕竟对于教材插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支持或反对,都是凭自己的个人喜好。在我看来,教材是给学生用的,他们一个学期都要伴陪教材,如果插图是他们喜欢的,既能够从中获得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能够增加喜爱的程度。

再进而一问,教材插图是不是一定需要一些“画家”去画?学生能不能画?小学生中绘画技术一流的,放眼全国,也不是少数。如果出版社能够向全国征集,相信能够收到许多好作品,然而从中筛选,未必就比画家画得差。最重要的是,因为是学生画的,他们更知道同龄人喜欢什么,可能更容易产生共鸣。

对于教材,我们要给予尊重,要保证其科学性,要保证其水准,同时,我们也没有必要过于神化教材,对于教材插图,不妨听听学生的意见,他们喜欢什么样的风格,然而,再选择画家创作,也可以选取一部分学生的作品放入教材,让教材也接接地气。教材编写放下身段,无妨从教材插图问计于学生开始。

来源:东方网、极目新闻、光明网、济南时报、澎湃新闻

快评作者:王军荣

编辑:柚子、shirley

审稿:卞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