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此刻孤单

不妨抬头看看月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丨李月亮

每晚八点半 陪你看世间

01

李月亮 ☽

这两天,小学课本的插画,引发了众怒。

人教版的数学教材,孩子们已经用了9年,但昨天忽然就在热搜爆了。

真是爆了。

一天多的时间,嗖嗖嗖地上了几十个热搜,状况很罕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多条热搜的阅读量都高达几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底咋回事?

我们来看看。

“出了事”的课本插画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画里的孩子,眼距很宽,目光呆滞,发际线高得离谱,毫无美感可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网友说,像得了什么大病 ,或者是被核辐射变异了,看上去已经做不了数学题的感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们纷纷吐槽,这死鱼眼、马脸,好像在密谋什么坏事。

动漫里的反派都比这好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课本的插画,为啥要画得这么丑?

这肯定要对孩子的审美产生负面影响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之前没在意过的家长,回家仔细看了看,觉得很不对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人觉得丑,孩子们其实也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只是丑,倒还不至于太让人愤怒。

而人们随后又发现了更多匪夷所思的细节。

不止一幅插画里,突出了小男孩的生殖器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副,有小女孩被拉拽裙子,甚至被秃顶男搂胸。

两个女孩都神色慌张,完全看不到玩游戏的快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孩子们正在价值观形成的阶段,而且小孩往往格外喜欢看图片,又格外细心,他们总能发现大人关注不到的点。

教材给他们看这些是什么意思?

平时,只发行几千本的儿童读物都要严格审核。

而人教版的教材出现这种图片,实属不该。

而同样不太对劲的还有:

三年级下册封面,正中间的男孩还穿着星条旗(美国国旗)服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内文里也有个穿星条旗衣服的小男孩,出现了两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课本里也有中国国旗,但是给画错了。

本应画在左边的四颗星,被画到了下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大堆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粗心,还是?

故意

是审美差异,还是居心不良?

是思想开放,还是意识形态渗透?

02

李月亮 ☽

一片声讨中,人教社很快回应了。

他们表示,看到了网上的意见,已经准备重新绘制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改进画法,提高艺术水平。

画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教社微博,本来就是个几万粉丝的小号。

但这条微博非常火爆,几小时就有4万条评论,几乎都是质疑和指责 。

最高赞的一条是很犀利的质问:

为什么当初没有看出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人猜测,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插画,是因为现在出版社不肯出钱请厉害的插画师。

20年前他们拿多少钱买,现在还想拿多少。

但同样的钱,20年前可以请个高手画,现在只能找些艺考班的学生,质量肯定跟不上。

但是这种遭到了大部分人的驳斥。

说法

就算钱少也不至于画得这么丑吧?

故意画出男孩器官,是因为钱少吗?

更有网友表示,7岁女儿画的画,都比课本上的更阳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们很快找到了这套课本的插图作者: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显示:

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是著名设计师,设计过2008奥运会纪念钞,获奖很多,可以说是业界翘楚。

今天有网友扒出一段之前他的采访视频。

他说自己以前在政治思想教育编辑室,会做一些“打擦边球但又可以出版”的东西,然后别人会夸他“有理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有讽刺的是,吴勇也曾是汕头大学视觉传达专业的硕士生导师。

他带的研究生,还曾专门写论文赞美导师这组插画的设计。

论文里说“在小学教材中,数学教材的插图设计可以说是最严格的”。

而吴勇工作室设计的这套插图“精美程度堪比商业绘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不是特别理解。

第一,教材受众如此之大,插图比商业绘本精美,不是很正常吗?

第二,就这五官分散、眼神奇怪的小孩,哪里精美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管怎么说吧,这样一个著名设计师的工作室,收费肯定都不低。

出版社找他们,应该不是图省钱。

而他们把插图画成那个鬼样子,应该也不是“水平有限画不好”。

——就算不是吴勇本人,他工作室的整体艺术水准肯定也是在线的。

那么,是审美问题?

是不是设计师的审美和大众不一样,他们更高级?

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

小学生课本不是艺术品,应该符合大众审美,而不是去追求另类的先锋艺术。

只要设计师是个正常人,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应该知道,要以大众的审美,去设计小学课本。

而退一步说,就算设计师跑偏了,出版社也应该把关啊。

出版社人员的审美,应该跟大众类似。

我们都觉得丑,他们肯定也觉得。

所以问题应该不出在审美上。

03

李月亮 ☽

如果不是水平问题,不是审美问题。

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态度问题和思想问题。

态度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管是设计师,还是出版社。

我们看一下苏教版的数学课本封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抛开艺术水平不说,起码孩子的精神状态阳光健康,看起来令人舒适。

对比之下,人教版这种阴郁、病态的画风,感觉就明显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凡插画师或者出版社认真考虑、严肃对待,想必也不会在整体画风上出这么大问题。

这些年,很多人吐槽教材插画质量下降。

因为当年我们读书时,的插画真是精雕细琢啊。

课本

还记得《飞夺泸定桥》吧?

这是广东画家雷坦的。

油画

我后来听说,画家为了创作这幅作品,曾用近三个月的时间,重走了红军长征路线,切身去感受红军战士们的艰险和勇敢。

然后才有了这幅现场感十足的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这幅工笔重彩的武松打虎图。

作者刘继卣是著名连环画大师,新中国连环画奠基人,泰山北斗,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代宗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杜甫像,被人恶搞了无数次。

其实作者也很厉害,是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蒋兆和。

当年还是周总理指示,需要历史人物画像就找蒋兆和

而因为杜甫没有半点肖像资料流传,谁也不知道他长啥样,所以蒋兆和只好照着自己的像画了杜甫。

外形到底像不像不好说,但这悲悯、孤寂、又带着淡淡哀愁的表情,真是神合杜甫的精神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很多插画,作者可能不是大师级,但水准也非常高。

《周总理的睡衣》,邓奶奶戴着老花镜,安详又认真地给总理补睡衣。

小凳子上的笸箩里,剪刀、线团都仔细地画了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少年闰土月光下捕猹的画面,是一代人的记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色的鱼钩》,老班长快要不行了,舍不得喝最后一口鱼汤。

小战士的悲伤和老班长的坚毅神情,画得精准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时画风虽然有点土,但看得出来,功力是实打实的,态度更是极认真的。

这些年,教材出版社很少再费力去约名家的作品,而是把插图直接外包给其他公司。

很多商业化的公司,求速度,求效益,把接到的活当成“赚钱的商品”,而不是“影响千万孩子的作品”。

这种态度下,最后出事,也不足为奇。

04

李月亮 ☽

而比态度问题更重要的,是思想问题。

思想问题,应该有两种:无意,或故意。

先说无意。

这些年,因为西方更发达,设计理念也更先进,所以设计师们大多很崇尚西方的东西,审美渐渐西化。

而西方人最推崇的“中国脸”,就是眯眯眼、眼距宽、吊眼角、塌鼻梁、浅眉毛。

据说这种刻板印象的来源,是当年很多华人去海外做劳工,长期在漆黑的船舱里干活,偶尔出来看到阳光,就很不适应,不自觉地眯起眼睛。

天长日久,“眯眯眼”就成了中国人的标志性形象。

有些白人常会以模仿他们取乐。

这种带有歧视、偏见和嘲讽的符号,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甚至在很多大品牌的“高级”创作里,都喜欢用眯眯眼的中国人。

2018年D&G辱华事件,之所以令人愤怒,就是因为他们找了一个细长眯眯眼的模特,轻蔑地说“如何用小棍子(筷子),吃他们伟大的披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国内的摄影师陈漫,去年也曾因为一组给奢侈品牌DIOR拍的照片,被骂得不轻。

片子里的女人,也是眯眯眼、宽眼距、浅眉毛、死鱼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引发众怒后,陈漫道歉了,我觉得说得挺真诚:

“批评我全部接受。

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应当肩负起记录和传递中华民族文化的使命,用自己的作品展现出中国美。

我早期艺术观尚未成型,使得当时的作品欠缺思考,现在已经深刻意识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忽略创作的严肃性和视角的全面性。”

其实作为国内顶尖的摄影师,陈漫不知道啥是美吗?

肯定知道。

她只是对自己的文化不够自信,受了西方审美倾向的影响,不自觉地去迎合他们,结果就丑化了同胞。

客观说,西方确实有很多优秀的东西。

但我们中国人长什么样,什么是中国人的美,不应该让他们定义。

说回数学课本那些丑的奇怪插画,长相其实也很迎合西方的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想可能性之一,大概也是插画师艺术观没有成型,潜意识里还是自卑,受了西方审美的影响,画风就出了问题。

而出版社方面,有可能也是对自己的审美不自信,觉得设计师对美感有更好的把握,还是要尊重专业人士。

结果最后就搞成了这个鬼样子。

当然,这是可能性之一。

还有一种可能,是这些插画不是“无意间出现了偏差”,而是怀着某种目的,有意为之。

这就细思极恐了。

这两天很多网友也在质问 :

在课本上用那么丑的人物插画,是不是故意扭曲小孩子的审美观?

突出男孩子的生殖器官,到底是画师思想开放,还是心理有问题,还是恶意引发孩子的好奇,让他们早早分心到另一个世界?

星条旗衣服,孩子平日里穿穿无妨,但出现在课本封面C位,合适吗?在美国的小学生课本封面,也会出现穿五星红旗衣服的小孩吗?

教材不是一般的东西,它是我们文化的核心。

课本里的插图,会让孩子形成深刻印象,根植在记忆中。

可能时隔多年后想起来,还会唤醒童年读书时的往事。

而我们肯定不希望,根植在孩子们心里的课本画面,是死鱼眼,病态脸,裸露的下体,错误的国旗。

所以,希望教材的创作者和出版方,都懂得自己肩负着极重要的使命,懂得以非常严肃的态度去对待。

而现在这一套插画出了这么多问题,我特别希望吴勇和出版方能给出有诚意的解释。

到底是钱不够,还是责任心不够。

是审美不行,还是创作水平不行。

是思想出了问题,还是立场出了问题。

也希望有关部们能认认真真彻查此事。

孩子用了快十年的课本出了事,不能重画就完了。

背后的种种,一定要搞清楚。

不要踢皮球,不要和稀泥,不要避重就轻,不要敷衍了事。

要真正查出到底怎么回事,给公众和孩子们一个交代。

点亮【赞】,期待事情的调查结果。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李月亮。高人气作家,新女性主义者,扎实写字的手艺人。以理性和智慧陪万千读者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