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宋名扬:为卧底破案染上毒瘾,判处有期徒刑,落得家破人亡

2022-05-27 17:33:14 山东 李砍柴
0人跟贴

2010年,曾因破获数起大案,立功受奖的北京市公安局刑警宋名扬锒铛入狱,

罪名竟然是贩毒

昔日的同事扔过一副镣铐问他:“还会戴吗?”

他尴尬地笑了笑,曾给无数罪犯戴上镣铐的他,如今却默默地铐上了自己。

妻子已经疯了,在他进监狱前,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儿子也患上了轻度自闭症,和他最多的交流就是问他:“除了吸毒,你还会什么?”

公安部曾为他开出一张“因公染毒”的证明,但残存在他体内的毒品始终张牙舞爪,让他的生活和身体严重脱轨。

毒品,在他最辉煌的时候,将他一步步推入深渊,如今的他成功摆脱毒品的控制了吗?现状如何?

1963年,宋名扬出生在辽宁抚顺一个农民家庭里。

像许多男孩子一样,他也有一个当警察的梦想。但高中毕业后,他并没考上大学,只好进首钢,当了一名工人。

就在他以为要和自己的梦想渐行渐远时,北京公安局发布了一则向社会招聘人才的公告。

他飞跑着去报名,没想到,竟然被直接录取了。

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欣喜若狂,也郑重地写下了誓言:

“从今天起,我要为我热爱的事业去奋斗了,是狗熊,还是英雄,走着瞧吧!”

那一年,他才20岁。

意气风发,对警察事业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期待。

虽然不是警校科班出身,但进入公安局后,宋名扬的成长速度特别快,同期应聘的同事还在熟悉工作流程时,他已经能和老警察谈讨案情,并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1986年的一天,警局接到一起报案。

大白天,一名小流氓流窜至检察院小区,以口渴为由诱骗一名小女孩开门为他找水喝。

没想到门一开,歹徒就尾随进家,不但抢走一部照相机,看到女孩儿长得白白嫩嫩,竟起了色心,扑上去将其玷污了。

接到报案,局里十分重视,当即派宋名扬等人去现场勘察。

可办案人员搜寻半天,除了泪流满目的受害人母亲、瑟瑟发抖的受害女孩儿,现场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当时也并没有指纹提取的侦察手段,案件一下进入了僵局。

回到警局,宋名扬满脑子都是受害人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不断质问自己:

找不出这种败类,你还当什么警察?

第二天,天一亮他就又去了女孩儿家。这次他只问了女孩儿一个问题:你告诉叔叔,那个坏人的样子你还记得吗?

女孩儿死劲地点了点头。

“好,跟我走!”

从那天开始,宋名扬天天骑着自行车,载着小姑娘指认罪犯。案发现场附近的大小胡同、广场都留下了这一大一小的身影。

40多天后的一个下午,小女孩突然指着一个穿背心的男人说:“叔,他就是那个坏蛋!”

宋名扬二话不说,扑上去就将其按倒,一道冰凉的手铐铐了上去。

经过审讯,歹徒全部招供,这起差点成为陈年积案的恶性案件终于宣布告破。

宋名扬也因此荣立三等功

初出茅庐就立功受奖,领导开始对其刮目相看,陆续将许多重要案件交由他处理。

而他果然不负众望,凭借缜密的心思,干练的工作作风,接连破获了好几件大案。

在同事眼里,他已成为警界冉冉升起的一颗耀眼的新星,未来不可限量。

就在同事都认为他会平步青云,成为警界“杠把子”时,组织上的一个秘密决定,彻底打乱了他的工作节奏,他的生活也迎来了180度大转弯。

1990年,局里因宋名扬各方面表现突出,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任务——做“卧底”。

为了方便开展工作,局里专门给他配备了一辆奥迪和一辆公爵王,又专门拨出经费给他置办名牌衣服,打造出富二代的人设。

从此,他就像两个极端世界的人,白天开豪车、戴名表,出手阔绰,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夜晚又卸去一切伪装,到指定联络点和上级汇报工作情况。

在同事眼里,他是聪明绝顶的破案高手;在罪犯眼里,他是出手阔绰的富家公子,双重身份的加持,让他办起案来如鱼得水。

也因此,那些年经宋名扬手破获的大案、要案多达数十起,光北京市公安局给他颁发的奖章就有七八个。

但常在黑白两道混,哪有不翻船,六年后,一件大案让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1996年3月到4月,北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白宝山大案。悍匪白宝山连续作案多起,杀害警民15人,抢劫步枪3支,性质极其恶劣。

北京市公安局立刻派出大量干警侦查此案,却始终进展缓慢。

5月,宋名扬手下的线人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一个叫“黑子”的贩毒分子可能与白宝山一案有牵连,并且他手里还藏有一批手枪和手雷。

事不迟疑,宋名扬迅速将此事汇报给领导,并申请深入毒窝,亲自会会这个“黑子”。

得到领导应允后,他摇身一变,化装成一名无恶不作的毒贩子,利用积攒起来的黑道人脉搭上了黑子身边的人。

一个月后的一天,宋名扬以买毒品为由,堂而皇之地走进了黑子的别墅。

推开别墅的大门,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不堪入目的画面随之映入眼帘。

几位半裸女郎正围坐在一个男人身边,眼巴巴望着男人施舍东西,周围还有几个男女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嘴里正在吞云吐雾。

来之前,宋名扬就知道这里是个毒窝,没想到竟然这么嚣张,现卖现吸!

那股特殊的气味让他胃里开始翻江倒海,他强做镇定,刚点着烟,就听黑子说:“既然来了,先抽两口再谈买卖。”

说话间,便有三四个小混混围了上来,宋名扬甚至清晰地听到了背后拉枪栓的声音。

宋名扬深知,此刻不吸,自己非但永远进不了这个圈子,可能还会给线人找麻烦,自己也会遭遇不测,案件更不可能有任何进展,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来,快上东西,早他妈憋不住了。”宋名扬大声嚷嚷道。

一个小混混立马把装毒品的盘子摆在他面前,宋名扬也没客套,几下就把盘子里的毒品吸得一干二净,看着他娴熟的吸毒手法,黑子确信他就是个毒贩子。

为了取得绝对信任,吸完后,宋名扬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果断利落地扎向了自己的小腿,顿时鲜血直流。

这一招不仅让周围的混混相信了他的身份,更让他们认为这个人是个狠碴子。

事实上,宋名扬见过太多的毒贩吸完毒丧心病狂,无法控制自己,他担心自己说出不该说的话,只能狠扎小腿,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一番较量之后,黑子终于哈哈大笑起来,剑拔弩张的局面瞬时解除。

从那之后,宋名扬隔三差五出现在黑子的别墅,混在一堆混混里吸毒、耍狠,和黑子称兄道弟,没过多久,黑道上宋哥的名号就叫响了,鞍前马后的小弟跟随一片。

刚开始吸,他还觉得臊得慌,恶心地想吐,心想这玩意儿怎么会上瘾,可是随着查案的需求,他去黑子的别墅次数越多,吸毒量越大。

直到有一次他在外地办案,突然身体特别难受,腿部肌肉出现了抽搐,身体就像有万只蚂蚁在啃,他连夜跑回北京,找线人买了一包毒品,贪婪地吸起来。

那一刻,伴随着快感的同时,巨大的恐惧也不断向他袭来,宋名扬意识到:自己彻底染上毒瘾了!

他没敢耽误,找借口逃回老家,和家人说了自己的情况,恳请家人帮他戒毒。

整整八天,家人们挨个轮流看着他,每次他毒瘾犯了,大家都狠下心捆着他,绑住他,不管他如何嚎叫、如何发疯,如何打人,家人都默默承受,甚至有人差点被他掐死。

值得庆幸的是,八天过后,毒瘾果真没那么骇人了,轻了许多,他迅速回到北京,来到大兴精神病医院戒毒大楼,主动接受治疗。

如果当初一直住在戒毒大楼,或许他的生活还会重回正轨。

可是,看着即将有点眉目的案子,想想肩上的责任,戒毒一段时间后,宋名扬还是咬咬牙,带着巨大的希望,一次又一次深入毒窝,盼着破案了再回来戒毒。

1997年,经过一年的卧底,宋名扬发现黑子身边有一个叫“新哥”的人和白宝山关系密切,他迅速上报线索,顺藤摸瓜,终于和公安部配合一举破获这起震惊全国的大案。

宋名扬也因此被公安部授予三等功荣誉称号,而这竟成为他此生获得的最后一个荣誉。

由于一次又一次违心地复吸,他的毒瘾越来越大,甚至从吸食变成了注射,在享受荣誉的同时,他也在不断经受炼狱般的折磨,时刻濒临在崩溃的边缘。

案子结束后,宋名扬一边戒毒一边开展工作。

但因为依然在卧底的岗位上,他不得不继续和毒贩、混混打交道,这让他的戒毒工作变得异常艰难。

1996年到2006年的10年间,宋名扬始终在戒毒、吸毒、复吸再戒的恶性循环中挣扎,身体遭到严重透支,精神也越来越差,甚至出现了抑郁的倾向。

1999年,宋名扬主动将自己染毒的事情汇报给了上级,恳请组织帮助戒毒,但因为毒瘾太大,领导想尽办法,也没取得太多成效。

2001年,警局实行末尾淘汰制,当时宋名扬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已无法胜任一线刑警工作,被调整到了预审科,成为了一名文职人员。

按说,这个岗位让他彻底摆脱了和毒贩打交道的环境,应该是好事。

然而,新岗位要求会操作电脑,而他从未学过,工作几乎无从下手。

吸毒已经让他和警局格格不入,如今又变得没有用武之地,敏感而自卑的宋名扬,渐渐活得像一个异类。

同事们对他表面如常,客气相待,但背地里也难免传出闲言碎语,他多少次想去争辩:“我不是败类,我是因公染毒!

可是,谁又会真正在意他的感受呢。

2006年,无奈之下,宋名扬办理了病退,彻底离开了他热爱的警察事业,公安部门也给他开具了因公染毒的证明,似乎毒品与他彻底可以划清界限。

然而事与愿违,2010年2月,他曾经的一个线人鞠某,为了立功,在特勤的引诱下,故意让宋名扬给他送毒品。

重义气的宋名扬带着毒品前去交易,没想到被躲在暗处的刑警人赃并获,藏匿在宋名扬身上的2.31克海洛因也全部搜出。

证据确凿,百口莫辩。

宋名扬因此事,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2011年7月份,刑满释放一年的宋名扬再次因为给线人送毒品,锒铛入狱,这次他变成了累犯,判刑一年。

此时,宋名扬的家庭也已经摇摇欲坠。

多年黑白两道的经历,宋名扬身边自然有不少仇人,虽不敢动他,却会吓唬他的老婆和孩子。

家门口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出现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妻子经受不住一次次的惊吓,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

宋名扬的儿子,因为父亲总是冷冷冰冰,经常犯了毒瘾发狂,孩子渐渐身心俱残,也患上了轻度自闭症,几乎失去了和人交流的能力。

三口之家,在宋名扬做卧底吸毒后变得支离破碎。

2012年7月19日,北京某看守所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神情落寞的宋名扬从里面缓缓走出来。

再次出狱的宋名扬,只有78岁的老父亲在监狱门口等着他,佝偻着腰,步履蹒跚。

老人怎么也想不明白,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怎会落得这般田地。

父子二人相顾无言,只是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入狱前,宋名扬的退休金和医保就都停了,出狱后,他变卖了家里的电器,自己则搬到了父亲60多平米的旧楼房里。

因常年吸毒,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跑医院,虽然是因公染毒,但产生的费用却无人报销。

有时候,宋名扬真的想一死了之,尽快结束这耻辱的一生,可每次看着父母双亲为帮他戒毒奔波劳累,看到妻儿因他过得如此凄惨,他觉得自己连死的资格也没有。

有人问他:“你后悔做警察,后悔去卧底吗?”

宋名扬坚定地摇了摇头说:

如果再重来,我还会这么选择,缉毒这件事总要有人做,只是如果当初我因公殉职就好了,至少给亲人留下的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或许,他就是孤勇者,因为不是每个英雄都能站在光里。

. END .

【文|姬维珊】

【编辑| 剩草】

【排版 | 黑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