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上周,上交所一口气决定终止六家公司的股票上市。

退市,不是什么新鲜事,随着退市制度改革的大力推行,最近一段时间退市公司数量显著增加,经营不善的公司将资本市场的位置让给更好的企业,理所应当。

但在退市公告发出后,几乎所有的相关新闻都会单独把*ST游久拎出来说一句。原因无他,只因这只股票有一个显赫的前身——上交所“老八股”之一,爱使电子。

退市本不是新闻,但曾经叱咤风云的股票退市就是新闻了,这就好比曾经的武状元沦落成了苏乞儿——反差,总是惹人唏嘘。

01.老八股的威风岁月

所谓老八股,指的是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时率先挂牌上市的8家公司。除了爱使电子外,还有申华电工、飞乐股份、飞乐音响、豫园商城、真空电子、延中实业和浙江凤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今天,已经没多少人听过这八个名字,但在30年前,这八只股票可都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1992年1月10日,飞乐股份股价达到1007.4元,成为A股史上首只千元股,而当年全国国有单位职工的平均月薪才240元。

在飞乐成为千元股之后3个月,真空电子的股价也突破了千元。又过了一个月,真空电子涨至2587.5元,飞乐股份则涨至3550元,这两个价格即使放到今天,连贵州茅台都要往后稍稍,但这仍然不是当年老八股的股价天花板。

1992年5月,老八股之一的豫园商城股价突破万元,以至于上交所当时只有四位数的显示屏无法正确显示。很显然,这个价格才是中国股市至今无法突破的纪录。

当年,随着老八股的股价不断创新高,第一批抢先进入股市的股民获得了巨大的财富,比如在老股民中颇有名气的“杨百万”,就是从投资“老八股”开始打响的名气。

在刚开始的那几年里,老八股几乎就等于摇钱树。每当有其他公司对老八股进行举牌收购时,股价就会狂飙突进;每逢公司发股或者配股,都会引发广大股民通宵达旦地排队,连公安局都不得不派出人手维持秩序……

1994年上映的电影《股疯》,生动展示了当时上海人民炒股的热情:连公交车售票员都会跟乘客聊起自己是“电真空的股东,买了他们好多股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股疯》公映时,沪语版场次一票难求,而剧情里提到的“电真空公司”,便是老八股之一的真空电子。

02.老八股的混乱年代

02.老八股的混乱年代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八家公司最先吃到了中国金融改革的红利,照常理推断,后续发展应该不会差吧?八家企业中有几家成为后来A股的中流砥柱了呢?

答案是0。

老八股中,目前有两只已经退市——浙江凤凰(退市博元)、爱使电子(退市游久),两只在退市边缘挣扎——飞乐股份(*ST中安)、延中实业(*ST方科),其余的几只,市值和业绩也大多表现平平,只有豫园商城(豫园股份)稍强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继续细究其30年来的业务变迁,老八股更可称得上是面目全非。

生产复印机起家的延中实业,在1998年被方正集团控股,变成了“方正科技”;

生产漆包线为主的申华电工,在2003年被华晨汽车集团收购,简称变为“申华控股”;

生产电子元件的飞乐股份,在2014年正式重组,变成了从事安防产品制造的“中安消”;

生产音响的飞乐音响倒是没改名,但多次转型,先从生产音响转为销售IC卡,后来又辗转进入了照明行业。

至于两位“电子”,经历更是坎坷:

真空电子,历史上经过多次重组,先后变更为“广电电子”“仪电电子”“云赛智联”;

爱使电子,则先后从事过电器元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煤炭开采、游戏研发等,最终退市。

老八股中唯一不在上海的浙江凤凰,则堪称老八股各类症结的集大成者,经营不善、股权分散、地方政府筹划混乱等问题在它身上一览无遗,名字先后换了七八个,但是大多数时候总绕不开ST这两个字母。

老八股中,唯一称得上稳定的只有豫园商城。在1992年短暂退市后,豫园商城的股票代码由其母公司豫园股份承袭,并一直经营下来。在2017年和复星集团重组后,实力更获得提升,从而成为老八股中业绩和股价表现最好的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跌宕的30年,背后还是周期

03.跌宕的30年,背后还是周期

平心而论,企业经营并非易事,能屹立30年的企业本就少之又少,老八股没能基业长青也不足为奇。

不过,如果仔细推敲,就会知道,老八股的威风和颓唐,其实早已注定。

老八股的威风,并不基于企业本身的价值,而是受益于当时独特的股市制度设计。

1990年,就在上海交易所草创的关口,有匿名群众来信寄到中央,信中认为,“股票市场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关得越早越好”。

这种舆论压力一直持续到1992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南巡讲话,认为证券市场“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才算是完成了资本市场改革的心理“破冰”。

这个基调,决定了最先上市的老八股不可能是什么“大国重器”,也无法具有很完善的股权架构。它们清一色是地方的中小公司,好几家是注册资本在50万元左右的区属企业——作为试验的小白鼠,这个体量很合适。

那么,上市以后,这些股本小、流通股多的投资标的,便一下子暴露在大量的资金面前,必然引发哄抢。就好比一个小池塘突然引入了长江水,水位怎能不高?

老八股的颓唐,也不全是自身经营的问题,时代的力量同样不可忽视。

正是由于当年的股市制度各种不健全,很多决策都是在“坚决地试”,比如,1992年5月,上交所贸然决定取消涨跌幅限制,当天几只股票就一飞冲天,被爆炒到突破千元。

很显然,中国的股市制度不会一直不健全。随着时代的发展,问题逐渐被修正,老八股也就失去了爆炒的基础。

回顾老八股的兴衰始末,贯穿其中的其实是周期的力量。

国家在危急存亡时刻,需要在经济体制改革理论和战略上有所突破,老八股们站了出来,或者说,时代选中了老八股,让它们得以享受追捧、掌声和财富。这是一段周期的开始。

但是,命运即使对它最喜爱的宠儿也不是永远慷慨无度。A股现在正加速新陈代谢,淘汰跟不上时代的上市企业,曾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先行者的老八股自然也不能豁免。这是一段周期的结束。

在周期的浪潮面前,没有辉煌可以永恒,我们只能尽力跟上时代。

本篇作者 | 林克 | 当值编辑 | 李梦清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 主编 | 郑媛眉 | 图源 | VCG